第一章 飞来横祸

    末陵市殡仪馆停尸房,工作人员从冰柜中抽出两格,里面停放着一男一女两具冰冷的尸体。即使被冻得变了颜色,也能看出尸体上惨不忍睹的伤痕。
    难以想象他们是怎么死的……
    工作人员离开,这里还有三个人,吴桐吴天心两兄妹,以及五十岁上下的王友年。
    “小吴,事已至此,你们兄妹节哀顺变吧。”王友年叹息一声,眼中充满了友人逝去的悲伤。
    吴桐心中一片悲凉,妹妹在身边哭成泪人,他只能死死咬着牙强迫自己不让眼泪落下。
    “友年叔,我父母究竟是怎么死的?他们好好的怎么会从自己的公司楼上跳楼自杀?”
    “我们也不清楚,是警察过来调查之后得出的结论,是自杀,所以就……”王友年拿出早就说过的一番说辞。
    吴桐强硬打断对方,“我不要听空话,我要的是真相。”
    王友年无奈,“吴董夫妻欠下一大笔外债,其中大部分还是本公司张董的债,可能是因为资不抵债,实在没有办法所以……”
    “行了,友年叔你不用说了。妹妹我们回家!”吴桐牵着妹妹吴天心的手。
    “哥,爸妈怎么办。”
    吴天心擦擦眼泪,小姑娘的眼睛都哭肿了。
    吴桐低声道,“先回家处理更急迫的事,然后把爸妈的遗体下葬……妹妹,爸妈的死根本不是表面上那回事,我们家的钱几辈子也用不完,他们怎么可能举债!”
    有些事不用跟妹妹说,大公司资金运转都是从银行借钱,怎么都借不到自己公司的董事手上。
    从停尸房出来,外面有几个人在等。
    其中就有持有吴家巨债的公司董事张建成,老张的年纪和王友年差不多,大腹便便十分油腻,绿豆大的眼睛闪烁贼光。
    “小吴啊,你父母他们真是,一把年纪了还乱折腾,诶……”张建成的眼睛在吴天心身上疯狂游走,丝毫不掩藏他的色心!
    他拦住兄妹俩的去路,“你们爸妈欠我的债是抵押了股份的,要么还钱,要么把公司的股份转给我,你们自己选择。”
    吴桐额头青筋暴突,忽然觉得脑仁生疼,仿佛有人用一根烧红的铁针戳进他脑子,并且拼命搅和用铁针把他脑子搅和成一团浆糊!
    他意识到了什么,强撑着自己不晕过去,咬紧牙关一字一顿,“张叔,我爸妈刚去世,你现在堵在停尸房门口跟我说这些,你觉得我有心情跟你讨论公司的股份这些破事吗!”
    张建成神色一冷,“这跟你的心情没关系,刚才我跟你好好说是看在我和你爸妈往日的情分上。我不怕坦白的告诉你,我知道你没钱还债!换言之,现在我是公司的董事长!”
    吴桐没理他,“友年叔,麻烦你跟我回去一下,我想问你一些事……”
    “呵呵,小吴啊,忘了告诉你,你家的山庄别墅也是我的了,你爸签的白纸黑字。一栋别墅山庄可不是小钱,我看你们……”张建成笑道。
    吴桐冷哼,“我知道,我看过那份抵押,是我的亲笔和手印……我们明天就会搬出去!张叔,你不会连一天的搬家时间都不给我们吧?”
    他低头一撇,发现张建成的左手包着厚厚的纱布,好像少了两个指头。
    “哪能呢,你们请便。”张建成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放肆!
    一行人上了吴桐那辆宝马Z4,他们开车到即将属于张建成的郊外山庄,吴桐把妹妹安抚上楼,自己单独跟王友年交涉。
    “友年叔,你是公司的总经理,我父母突然多出巨额债务,还是跟公司股份挂钩,你不可能一点内幕不知道。”
    “小吴……我已经跟你说了,是你爸妈他们借了张董的钱,前因后果……”
    “行了,你不用再说了。”吴桐冷冷的打断他。
    王友年看了一眼楼上,“你们兄妹俩现在要考虑的是尽快摆脱债务,把张董那份的债务清掉,同时还有我的五百万。”
    “呵,友年叔,我再叫你一次叔叔,你觉得我现在还有余力还你这五百万吗?你们真的都要做的这么绝?”
    “没钱的话还有一个办法,你妹妹到年纪了,我儿子正好也单着,如果把你妹妹嫁给我儿子,以后我就是你亲爸!”
    吴桐震怒,“放屁!我宁愿穷死都不可能把妹妹嫁给你那个猪一样的儿子!王友年别做梦了!我爸堂堂董事长,居然会找你一个总经理借钱,这里面有阴谋!”
    王友年冷笑两声,“怎么,真就连一声叔都不叫了。不还钱不嫁妹,行吧……你家在老城区还有一套房子,拿来抵债吧!”
    “没必要!五百万我有,欠条拿来,我现在就转给你!”吴桐当机立断,这是父母生前给他打的零花钱攒的,他在学校平时开销很少。
    “啧啧啧,你居然有五百万私房钱,看来你父母给你的零花你都没怎么动过,难怪二十四岁就成了医学博士。”
    王友年得到五百万转账,转手把欠条交给吴桐,再三确认的确是父亲的亲笔,下笔自然没有断笔,是自愿签的……
    吴桐咬牙道,“我不信父亲会欠你们的钱!我会把法律规定的债务还清,同时我会不遗余力的调查清楚这件事的真相!该偿还的人,一个都别想跑!”
    “你这孩子……事情的真相就是……”王友年被吴桐盯得心里发毛,吴桐的眼神仿佛是明晃晃的刀子。
    他没再说什么而是落荒而逃,王友年逃回公司的董事长办公室。
    原本属于吴桐父亲的办公室,现在属于张建成。
    “你慌慌张张的干什么,连门都不敲!”张建成呵斥道。
    王友年惊慌道,“吴桐怀疑我们了,他跟我谈话的时候眼神能杀人!”
    “慌什么,司徒小姐是高人,警察都找不到线索,他一个毛孩子能干嘛。”张建成说。
    “要不然……”王友年做了个手势,“请司徒小姐出手,把他也干掉!”
    张建成脸色一变,他缓缓举起包着纱布的左手,“一条命一百万屁都不算,但是附加一条命一根手指……再请她动手,你给她手指?你给?”张建成癫狂的咆哮。
    王友年不说话了,这时张建成收到吴桐发来的短信,他们兄妹俩已经把别墅里的东西收拾了,他明天就能入主曾经属于吴家的大豪斯!
    吴桐现在头痛欲裂,今天早上他还在滨海医科大的实验室里做他的疯狂实验,头痛就是从这场实验开始的……

猜你喜欢: 《并州李义》 《刀痕1933》 《军婚小媳妇:首长,请立正》 《随身农场:猎户娘子有点甜》 《复联中的铠甲勇士》 《亿万首席的娇宠甜妻》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