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葬礼

    矮胖子王宝就是王友年的儿子,王友年虽然老了,但年轻时候也是个相貌堂堂的俊秀青年,老婆长得也不赖,生出来的儿子却油腻得让人恶心!
    王宝当着吴桐的面,丝毫不收敛色心的上下打量吴天心的身子,让人忍不住想狠狠的给他两拳!
    “哟哟,你还以为你是大少爷啊,你现在就是个屁!穷光蛋一个横什么横!”王宝很不屑,“看到我这辆是什么了吗?四百多万的大G,开大G才有豪横的底气!小甜心~只要你跟了我,以后照样过公主一样的日子……”
    吴桐勃然大怒,他跨步上前逼近矮胖子。对父母离奇死亡的悲愤,对妹妹受到调戏的狂怒,化为极端的精神力量释放出去!
    随着他的逼近,王宝仿佛被什么重物撞了一下猛地向后摔倒!
    不仅如此,矮胖子被吴桐一眼瞪得胆寒不已,有种老鼠见到猫,猴子见到毒蛇,斑马见到狮群的天生压制般恐惧。
    王宝瑟瑟发抖,打心底深处涌出的恐怖是无法用胆量消除的,看着很壮实的胖子,软下去就像一滩烂泥,扶都扶不起来!
    “滚!”吴桐眼珠子通红,爆喝一声如重锤猛击王宝的心脏,胖子一翻白眼,裤裆湿了一大片!
    胖子屁股底下积蓄着一滩温热液体,骚气顿时弥漫开来。
    吴桐冷笑,“你先回家换片尿布再来学人泡妞装逼,什么东西……”
    等吴桐兄妹俩走了,王宝才能哆哆嗦嗦的站起来,他的两条胖腿不停打颤,膀胱收缩时不时的挤两滴尿出来。
    周围一圈吃瓜群众看戏,有不少人掏出手机录像。
    一个大男人被当街吓尿了裤子可不是天天能看到的,他们没有经历王宝的恐怖,自然当成了一起笑话。
    王宝找回他的底气,指着拍照的人大骂,“拍拍拍!拍你妈拍!手机给你砸了!草!”他知道自己丢人了,连忙上车溜之大吉,在地上留了一滩骚臭的尿。
    吴槿愤愤骂道,“王宝太可恨了!我第一次觉得一个人能这么讨人厌,恶心。”
    “小人得志,如果不是父亲,王友年一家怎么可能有今天的地位和财力,一群白眼狼!”吴桐神情缓和,“妹妹你回屋睡觉吧,我把屋子收拾一下。”
    兄妹俩其实不算一无所有,他们现在住的房子虽然老,但处在老城区中心,真正的寸土寸金地段,旁边有两个旅游景点和两条商业街,更有四个大型商场,这里的房价简直上天。
    不到一百平的三室套,卖的话怎么都要八九百万,只不过应该没人会买……
    他们今天搬进来之后,大箱小箱全堆在客厅,吴槿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而且吴桐不忍心让妹妹干收拾屋子这种粗活。
    等妹妹洗过澡回房休息了,他才开始动手收拾。
    吴桐想起今天正面硬怼王宝的场景,如果真的动起手来,凭他现在的身体素质,收拾一个王宝十拿九稳。
    他轻而易举的搬动放满了沉重书籍的箱子,忽然纸箱承受不住重量从底部裂开,里面的书哗哗落下,吴桐一着急向后退了一步躲闪。
    “卧槽?”
    落下的书居然齐刷刷定在半空,随着吴桐精神的绷紧放松,它们也在空中上下晃动。
    意念力!
    吴桐瞪大眼睛,他一挥手,尝试主动控制那些书。难以置信的一幕再次出现,悬空的书一本本飞到书架上,自动排列整齐书脊朝外。
    “真的是念力……”吴桐的手发抖,倒不是他不能接受眼前的神奇事件,而是使用念力太消耗能量,晚饭吃的肉串跟进了异次元空间一样消失无踪,他现在饿得够呛。
    匆忙吃了一堆牛肉干和巧克力,令人焦躁的饥饿感才有所缓解。
    吴桐意识到念力不能随意动用,一旦透支身体使用念力,他肯定会虚脱。平时还好,如果是危险状态下虚脱了,无异于自杀!
    目前他还不清楚怎么解决能量的问题,总不能每天带大量的零食在身上一刻不停的吃。
    吴桐有一件事情想不通,那就是他父母在跳楼之前的被监控拍摄到。两人都是很理智清醒带着绝望的神情。
    很符合自杀人的特征。这是让警察下自杀结论的主要原因。还有就是网络赌博的事情等等。
    吴桐和吴槿两人在车头上扎了一朵白纸花。在车门把上缠上了黑纱。两人披麻戴孝进了殡仪馆。
    吴桐没为父母举行追悼会什么的。现在他们也没有亲人朋友了。以前的那些亲戚朋友躲的好远。吴桐打电话给几个人,能接电话的都没有几人。
    和父母遗体告别后,不过是等了三四十分钟。吴桐和吴槿两人就各捧着一个骨灰盒上车,两人眼睛通红却没有了泪水。
    公墓就在殡仪馆边上,两人各捧着一个骨灰盒过来。这里买好了墓位迎准备好了。有工作人员把骨灰盒放在水泥板砌成的墓坑中给封起来。至于墓碑就要有几天才能到位。
    吴桐和吴槿两人紧紧依靠在一起。看着父母骨灰盒被封入墓坑中。两人都在索索发抖,这时候才有一种恍然大悟。今生今世再也看不到父母的笑颜了!
    一切结束后已经十一点多了。两人跪下来磕头后,解下披的麻戴的孝。按照风俗这些到这里为止。
    “爸妈我们会经常来看你们的!还有你们的大仇我一定会报的!”吴桐抹了一把眼泪道。
    “啧啧,我们来迟了。但也还来得及送李兄夫妻俩。”张建成的声音响起来。他身边还跟着那个一脸阴沉和刻毒的王友年。
    “你们就不用来送了。我刚刚发了毒誓,一定会把凶手剥皮抽筋!”吴桐看向这两人,丝毫不掩饰心中的杀意!
    在吴桐心中,父母出事一定和这两人有关联!
    王友年装模作样的拜祭一番,“大侄儿,警察那边已经定性成自杀,你还能怎么查,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表明你父母是死于他杀……”
    “我什么时候说过是他杀?”

猜你喜欢: 《情深几许,蚀骨难眠》 《木叶之影流》 《本尊夫人有点狂》 《穿越之奸邪毒妃》 《点亮一棵技能树》 《绝代天主》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