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小试牛刀

    吴桐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王友年一愣,脸色瞬间变换然后恢复正常,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站到一边。
    张建成恨这个猪队友没脑子,居然能当人家的面露出破绽,万幸吴桐肯定找不到证据,就算他盯死王友年的破绽也没用。
    吴桐皱眉,他想了想决定先示敌以弱,逼迫太紧只会让对方加强戒备。
    今天他们来父母的葬礼,肯定是为了探听自己的虚实好为以后的变故做打算。
    张建成对着吴桐父母的墓叹气,“你们俩是何苦呢,好好的生意不做借什么网贷,诶……”
    妹妹吴槿听见这话气到小脸一阵红一阵白,居然对着死人的墓大放厥词,还在这污蔑自己的父母,换了谁都忍不得!
    王友年嘿嘿笑了两声,更是火上浇油,吴桐差点就忍不住对他们俩使用精神冲击!
    可要是让张建成和王友年在父母坟前尿裤子,实在对父母不尊敬。吴桐想要的不是让他们流尿,而是流血!
    “爸!我朋友找我有事,我先回去了……”王宝突然从小路上走出来,矮胖子看到吴桐的一刹那脸色就变了,两腿打晃膀胱收缩。
    王友年骂道,“懂不懂规矩,来了不给你吴伯伯磕个头?他们死的多惨啊!”
    吴桐冷声道,“不必了,你们可以走了。我不想父母地下有灵看到一头猪和两个小丑在这丢人现眼。”
    “小吴,你的礼貌呢,你爸平时怎么教育你的,你妈没教过你要尊重长辈吗?没教养的东西!”张建成怒声呵斥,把吴桐训得像孙子。
    “你少放屁!我哥怎么样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的!我哥说的对,你们不配来拜祭我爸妈,你们给我滚!”
    吴槿愤怒的大叫,小姑娘一向细声细语,今天突然爆发说明她积攒在心中的情绪释放出来了!
    王宝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不要磕头,他磨磨蹭蹭的走过来,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
    “你怎么回事,教教他们什么是对长辈的礼貌,还有对死人的礼貌。”王友年昂着头道,“跟我学,给死人磕头!”
    他站在吴桐父母坟前,微微点了一下头,幅度小到几乎看不出来。
    “别了吧……”王宝怂的一批,他当然知道这是吃果果的蔑视和挑衅!
    吴桐冷笑两声,“我数到三,你们从我面前,从我父母坟前消失。”
    “一!”吴桐刚数了个一,王宝想都不想撒腿就跑,连他老子都不管了,只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
    “我靠哈哈哈,你儿子胆子小成这样。”张建成大笑起来,他才不会把吴桐这个小辈的威胁放在心中。
    “二!”吴桐卷起衣袖。
    “呵呵,小吴啊,你该不会真的想跟我们俩动手吧?你应该知道我们俩都是练过武的,你一个玩笔杆子的,算了算了。”
    别看王友年和张建成现在大腹便便脑袋没毛,一个打五个不成问题,他们隐藏在脂肪下的肌肉量比一个天天进健身房的青壮年还多!
    张建成不屑的看了一眼吴桐,“带着你妹妹好好过日子,别想那些有的没的,容易惹祸上身知道吗。”
    “三!”
    吴桐暴起上前,没有任何花招的打出一掌,一看就没有任何功底。可是他这一拳不得不让张建成打起十分精神!
    ‘好强的拳劲!’
    张王二人大惊,因为拳头冲着张建成去,他大意之下错失躲闪的机会不得不硬碰硬的接吴桐这一拳。
    嘭!
    拳头打在张建成格挡的胳膊上,老张蹬蹬倒退两步发出低喝站稳脚步,下意识摆出防守架势,练过武的底子展露无疑!
    吴桐收回拳头,顿觉指骨剧痛。他并不会打架,不知道怎么挥拳才能保证自己受到的相对伤害更小。
    “滚!”吴桐没有怂,他只是不想在父母坟前打架。
    吴槿拽了拽哥哥的衣角,“算了哥,在这里不合适。”
    “我知道……”
    可张建成并不想就这么算了,中年男人狞笑道,“这可是你先动手!我今天就好好教育教育你,对待长辈的礼貌是什么样的!”
    吴桐皱眉,“妹妹闪开!”
    如果不是亲眼见到,很难想象一个五十多岁的老男人竟然有如此迅捷的身法。
    张建成企图掌掴吴桐,用打耳光的方式进一步羞辱他。可张建成怎么都想不到,自己的迅捷步法在吴桐眼里跟小孩子跌跌撞撞的蹒跚学步没区别。
    手掌的运动痕迹在吴桐眼睛里全是破绽,他不慌不忙的闪开,反手给张建成来了一耳光!
    啪~
    清脆响亮的巴掌震惊了所有人!
    吴槿惊讶的捂着小嘴,她万万没想到文弱的哥哥竟然这么能打。
    王友年惊疑不定,他以前深受吴桐父亲的信任,可以说是看着吴桐长大的,这孩子从来没学过武,连很多富豪家长都会要求儿子学的基本格斗技巧以及擒拿都没接触过。
    “臭小子!你竟然敢……”张建成经过短暂的愣神后勃然大怒,只见他周身气势大变,整个人相较于刚才充满了杀意戾气!
    王友年感受到他的气息变化,骇然变色道,“老张你疯了!会别人看到的!”
    张建成眼珠子通红,“放心!我不会打死他,我只会废了他的手脚,大不了赔一笔钱。我要他变成下半辈子躺在床上度过的废人!”
    吴桐的精神力疯狂飙升,他知道这是因为有极其紧迫的危险逼近,是大脑和身体的警报红灯。
    “妹妹快跑!”吴桐话刚出口,对方的拳头就以逼近他反应极限的速度直扑面门而来。
    拳速太快了,吴桐的大脑能反应过来,但身体跟不上离谱的速度。
    吴桐硬着头皮释放飙升到极限的精神力,只听得咔嚓一声脆响,保持前冲姿态的张建成无比诡异的倒飞回去,手腕翻转明显是骨折了!
    “怎么可能!”王友年瞪大眼睛,和他儿子一样,一看事不可为立刻认怂,他把张建成架起来脚底抹油,甚至不敢跟吴桐血红的眼睛对视。
    当两人小事在墓地尽头,吴桐紧绷的精神陡然放松,一瞬间瘫倒在地。
    吴槿惊呼着跑过来,“哥哥你怎么了!”
    “我没事……你身上有吃的吗,巧克力或者糖都行……”
    吴桐脸色苍白满头大汗,震飞张建成的精神力消耗,远超昨晚控制书本的消耗量!

猜你喜欢: 《情深几许,蚀骨难眠》 《木叶之影流》 《本尊夫人有点狂》 《穿越之奸邪毒妃》 《点亮一棵技能树》 《绝代天主》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