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冷血小吴

    吴桐有点尴尬,他知道对方为什么不高兴,医生的工资是固定的,但科室奖金是一起分的,多一个人就要少分到一点奖金,换了谁都不高兴。
    人民医院作为一家地方民营,外科八个人确实饱和了。
    副院长看到王琳琳笑着冲她招手,“琳琳来了,快进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
    吴桐这才注意到,副院长是个女人……而且是个中年美妇,气质韵味远飞年轻小女人所能相比!
    “喂……她跟你爷爷学习的时候多大?”
    “好像十来岁吧,怎么了?”
    “没什么。”吴桐惊讶是因为肖秋华太漂亮,相对的太年轻。
    美妇涂了口红描了眉,挑染红色的波浪长卷发盘在脑后,很古典的插着一根檀木的发簪,鼻梁上架着一副半框眼睛,桃粉色的镜架反射西沉的阳光,往那一坐有种令人心神安定的女性魅力。
    吴桐心中暗叹一声,肖院长是他见过的最有气质的女人,不禁让人心神向往。
    肖秋华站起身,白大褂敞开,里面灰色的衬衫,哪怕纽扣全系着也能看出她胸口的鼓胀,规模宏伟令人垂涎!最绝是她的腰臀比,细腰肥臀还穿着裹身的包臀裙,简直绝了!
    “你们认识一下,这位是医院外科主任唐建。”肖秋华盯上吴桐,“小吴是吧,你自我介绍一下。”
    吴桐不卑不亢上前与唐建握手,“滨海医科大临床博士吴桐,你好。”
    唐建起初眼神不屑,听他说是临床博士后明显有诧异神色,下意识问道,“你今年多大……”
    “刚满二十四。”吴桐说。
    “嘶……”唐建倒吸一口凉气,二十四岁的医科博士,这他妈的是什么概念!
    肖秋华很欣赏他,“小吴你去唐主任的外科怎么样?”
    吴桐微笑,“有别的科室吗?如果可以随便挑,我比较想去儿科。”
    “你在开玩笑吧?”唐建眉头一挑,现在很少有医生愿意主动去儿科。
    原因有两点,第一是给小孩子看病麻烦,不像大人可以描述出自己哪里不舒服,小孩子大部分只会哭闹,需要医生有相当的耐心。
    第二,带小孩子来看病的大人太危险……尤其是把孩子当掌上明珠的一类,孩子要是在医生这哭得大声点,家长就能掏刀来一出血溅问诊室的大戏!
    其实还有个第三点,儿科的工资并不会很高……
    吴桐耸肩,“我喜欢跟小孩子打交道,没什么不好的。”
    唐建看了一眼他身边的王琳琳,“你还是来我们外科吧,儿科的人也不少。”
    “也行,只要不勉强的话……”吴桐刚准备跟唐建握手去外科工作,走廊上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门外探进来一个油光水亮的地中海脑袋,“呼哧呼哧……肖院长……”
    肖秋华皱眉,“怎么了?”
    “王局长又来了!”地中海表情沉重,仿佛提到的是一个灾星!
    唐建脸色一变,“不是吧……”
    王琳琳好奇的问,“这个王局长是什么人?上面来检查的领导?”
    肖秋华急匆匆往外走,其他人连忙跟上她,“王局长是我们这里的病人,他不是领导……因为他长着一副当官的相貌,所以外号叫王局长……又是急性胰腺炎?”她问地中海脑袋。
    “可不是么!跟他说了多少次不能再那么吃喝,还是不听!昨天刚出院今天就送进来,我看这次是悬了!”地中海是icu的副主任,主任正在那焦头烂额的忙活!
    “到底怎么回事啊?”王琳琳拽住唐建询问。
    “这个王局长根本不姓王,他是本地的水产大王,外号叫成了水产局局长,然后又变成王局长……”
    “谁问你这个了,我问他的病!”王琳琳差点岔了气。
    唐建忙说,“饮食不规律引发的急性胰腺炎!他饭局多,酒量大,没日没夜的吃喝。第一次送进来花了在icu住了一个月,花了两百多万保住命。出院没几天又暴饮暴食,然后再进来住……这次已经是第三次了!”
    吴桐和王琳琳对视一眼,在学校里这种奇葩只会出现在教材案例上,现实里真的遇到一个其实挺无语的。
    他很清楚,急性胰腺炎属于急症重症,第一次发病能保住命是因为有钱加运气好。第二次发作的死亡几率大大增加,可能老天爷不想收,才保住两次。
    现在又硬作作出第三次,想活命太难!
    肖院长不希望王局长死在医院里,他们家人太难缠,上次出病危通知书,王局长的老婆和二奶就差点联手把院长办公室砸了!
    他们赶到icu办公室的时候,正主任用眼神示意人只剩一口气了,无力回天!
    “不行……”肖秋华眉头紧皱,“不能让他死在我们医院。”
    唐建悄无声息的消失了,icu的事跟他外科没关系,趁着王局长家属还没开始闹,赶紧溜之大吉,免得惹上一身骚。
    “让他们转去省院吧!”地中海出了个主意。
    吴桐看了一眼刚出来的检查报告,“不行,挺不到半路人就要死。”
    他的声音清冷,仿佛完全不把病人的生死当成一回事。
    王琳琳小声道,“你不是有超级精神力吗?能不能想办法救救这个病人?”
    “没办法,医生给了他两次活命的机会,他不珍惜。现在就算治疗,也只是让他在icu吊着命,还不知道能吊几天。”
    吴桐摇摇头,他的精神力又不是无敌的。那只是辅助,可以帮他辩证,又不能直接作用于病体。
    肖秋华问,“通知家属了吗?”
    “通知了,家属说尽全力救……”地中海表情古怪。
    “这样,跟家属说我们会尽全力,并且中医西医双管齐下,给他用清胰汤,同时穿刺引流吊着命。”肖秋华咬牙。
    地中海一愣,心想这还是不能解决问题啊,吊几天人没了家属还是要闹。
    说难听点,王局长这波必死!
    “然……然后呢?”
    “然后……”肖秋华欲言又止。
    吴桐轻声说,“先吊着,两天后通知家属清胰汤不好用了,改用大承气汤吴桐有点尴尬,他知道对方为什么不高兴,医生的工资是固定的,但科室奖金是一起分的,多一个人就要少分到一点奖金,换了谁都不高兴。
    人民医院作为一家地方民营,外科八个人确实饱和了。
    副院长看到王琳琳笑着冲她招手,“琳琳来了,快进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
    吴桐这才注意到,副院长是个女人……而且是个中年美妇,气质韵味远飞年轻小女人所能相比!
    “喂……她跟你爷爷学习的时候多大?”
    “好像十来岁吧,怎么了?”
    “没什么。”吴桐惊讶是因为肖秋华太漂亮,相对的太年轻。
    美妇涂了口红描了眉,挑染红色的波浪长卷发盘在脑后,很古典的插着一根檀木的发簪,鼻梁上架着一副半框眼睛,桃粉色的镜架反射西沉的阳光,往那一坐有种令人心神安定的女性魅力。
    吴桐心中暗叹一声,肖院长是他见过的最有气质的女人,不禁让人心神向往。
    肖秋华站起身,白大褂敞开,里面灰色的衬衫,哪怕纽扣全系着也能看出她胸口的鼓胀,规模宏伟令人垂涎!最绝是她的腰臀比,细腰肥臀还穿着裹身的包臀裙,简直绝了!
    “你们认识一下,这位是医院外科主任唐建。”肖秋华盯上吴桐,“小吴是吧,你自我介绍一下。”
    吴桐不卑不亢上前与唐建握手,“滨海医科大临床博士吴桐,你好。”
    唐建起初眼神不屑,听他说是临床博士后明显有诧异神色,下意识问道,“你今年多大……”
    “刚满二十四。”吴桐说。
    “嘶……”唐建倒吸一口凉气,二十四岁的医科博士,这他妈的是什么概念!
    肖秋华很欣赏他,“小吴你去唐主任的外科怎么样?”
    吴桐微笑,“有别的科室吗?如果可以随便挑,我比较想去儿科。”
    “你在开玩笑吧?”唐建眉头一挑,现在很少有医生愿意主动去儿科。
    原因有两点,第一是给小孩子看病麻烦,不像大人可以描述出自己哪里不舒服,小孩子大部分只会哭闹,需要医生有相当的耐心。
    第三,带小孩子来看病的大人太危险……尤其是把孩子当掌上明珠的一类,孩子要是在医生这哭得大声点,家长就能掏刀来一出血溅问诊室的大戏!
    其实还有个第三点,儿科的工资并不会很高……
    吴桐耸肩,“我喜欢跟小孩子打交道,没什么不好的。”
    唐建看了一眼他身边的王琳琳,“你还是来我们外科吧,儿科的人也不少。”
    “也行,只要不勉强的话……”吴桐刚准备跟唐建握手去外科工作,走廊上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门外探进来一个油光水亮的地中海脑袋,“呼哧呼哧……肖院长……”
    肖秋华皱眉,“怎么了?”
    “王局长又来了!”地中海表情沉重,仿佛提到的是一个灾星!
    唐建脸色一变,“不是吧……”
    王琳琳好奇的问,“这个王局长是什么人?上面来检查的领导?”
    肖秋华急匆匆往外走,其他人连忙跟上她,“王局长是我们这里的病人,他不是领导……因为他长着一副当官的相貌,所以外号叫王局长……又是急性胰腺炎?”她问地中海脑袋。
    “可不是么!跟他说了多少次不能再那么吃喝,还是不听!昨天刚出院今天就送进来,我看这次是悬了!”地中海是icu的副主任,主任正在那焦头烂额的忙活!
    “到底怎么回事啊?”王琳琳拽住唐建询问。
    “这个王局长根本不姓王,他是本地的水产大王,外号叫成了水产局局长,然后又变成王局长……”
    “谁问你这个了,我问他的病!”王琳琳差点岔了气。
    唐建忙说,“饮食不规律引发的急性胰腺炎!他饭局多,酒量大,没日没夜的吃喝。第一次送进来花了在icu住了一个月,花了两百多万保住命。出院没几天又暴饮暴食,然后再进来住……这次已经是第三次了!”
    吴桐和王琳琳对视一眼,在学校里这种奇葩只会出现在教材案例上,现实里真的遇到一个其实挺无语的。
    他很清楚,急性胰腺炎属于急症重症,第一次发病能保住命是因为有钱加运气好。第二次发作的死亡几率大大增加,可能老天爷不想收,才保住两次。
    现在又硬作作出第三次,想活命太难!
    肖院长不希望王局长死在医院里,他们家人太难缠,上次出病危通知书,王局长的老婆和二奶就差点联手把院长办公室砸了!
    他们赶到icu办公室的时候,正主任用眼神示意人只剩一口气了,无力回天!
    “不行……”肖秋华眉头紧皱,“不能让他死在我们医院。”
    唐建悄无声息的消失了,icu的事跟他外科没关系,趁着王局长家属还没开始闹,赶紧溜之大吉,免得惹上一身骚。
    “让他们转去省院吧!”地中海出了个主意。
    吴桐看了一眼刚出来的检查报告,“不行,挺不到半路人就要死。”
    他的声音清冷,仿佛完全不把病人的生死当成一回事。
    王琳琳小声道,“你不是有超级精神力吗?能不能想办法救救这个病人?”
    “没办法,医生给了他两次活命的机会,他不珍惜。现在就算治疗,也只是让他在icu吊着命,还不知道能吊几天。”
    吴桐摇摇头,他的精神力又不是无敌的。那只是辅助,可以帮他辩证,又不能直接作用于病体。
    肖秋华问,“通知家属了吗?”
    “通知了,家属说尽全力救……”地中海表情古怪。
    “这样,跟家属说我们会尽全力,并且中医西医双管齐下,给他用清胰汤,同时穿刺引流吊着命。”肖秋华咬牙。
    地中海一愣,心想这还是不能解决问题啊,吊几天人没了家属还是要闹。
    说难听点,王局长这波必死!
    “然……然后呢?”
    “然后……”肖秋华欲言又止。
    吴桐轻声说,“先吊着,两天后通知家属清胰汤不好用了,改用大承气汤,病危,再改成四逆汤,建议转院,让家属把人送出去,死在半路。”
    “齐活!”地中海激动到拍手!
    ,病危,再改成四逆汤,建议转院,让家属把人送出去,死在半路。”
    “齐活!”地中海激动到拍手!

猜你喜欢: 《龙少,你家逃妻又淘气了!》 《豪门禁宠:总裁老公太磨人》 《三国之绝世君侯》 《九转成魔》 《毒萌双宝:父王,娘亲又改嫁啦!》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