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怪事连篇

    老人慈眉善目,看上去真不像坏人。
    此时有个路过的学生想去扶,老人已经把手递过去了,吴桐突然说,“我扶吧,学生仔你赶快回家。”
    学生仔刚放学,怀里还抱了一摞书,听到这话似是想起什么,连忙跑走了。
    吴桐扶老人的时候很干脆,二女看到了但是拦不住,眼看着他把老人扶到旁边马路牙子上,“奶奶你确定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吗?”
    “不用不用,我没事,你有事你忙去吧,给我几百块钱买点好的补补就行。”老人突然话锋一转,不知何时,吴桐身后多了两个贼眉鼠眼的年轻人。
    来了来了!
    吴桐直起腰,二话不说掏钱包,把钱包里一千多块钱现金全部掏出来。
    这就是他目前的思维方式,直来直去不愿意拐弯,花钱能解决的事情就花钱解决,哪怕是被讹了,果断给钱完事,反正他不可能吃行车记录仪!
    老人看他掏钱如此痛快,开的又是宝马,明白他不仅钱多而且人傻!立刻狮子大开口,演技爆发往后一躺大声哭嚎!
    “撞死人啦!来人救命啊!你得赔我医药费……”老人一翻身,熟练的抱住吴桐小腿,死活不撒手!
    吴桐面无表情的问,“你要多少钱?”
    老人和旁边两个还没来得及说台词的年轻人都愣住了,今天遇到真正的土豪了?豪气冲天啊!
    “三万……不!三十万!”老人贪婪本性瞬间暴露,刚才很和善的眼睛里充满了扭曲人性的贪欲!她情不自禁的露出一丝狰狞笑容,似乎觉得自己吃定吴桐这个冤大头了。
    旁边那两个年轻人这才想起来还有自己的戏份,连忙帮腔道,“对对对!三十万!一分都不能少!要不然我们就报警了!”
    三十万……
    吴桐完全能掏出来,他卡里还有一百多万存款。家道中落不代表一贫如洗,他目前的经济条件依旧远胜于大部分年轻人。
    不过,在他的计算模型中,三十万远超处理这件事的极限预算,不值得!
    所以他选择了拒绝,“不,你们报警吧。”
    年轻人对视一眼,其中一个染了黄毛的破口大骂,“妈的你撞了人还尼玛的嚣张,老子现在就报警!草尼玛的!”
    另一个寸头动手推搡,揪着吴桐衣领怕他逃跑。
    说时迟那时快,寸头的脏手刚伸过来,吴桐本能的闪避还击,甩手将对方胳膊打开,动作不太潇洒但是效果到位了!
    寸头一愣,随即勃然大怒!
    他们这样的人就是有种怪脾气,他们可以动手动脚,别人只能忍着不还手,一旦表现的排斥,哪怕只把他们的脏手拂开,都会瞬间催发他们脑中的暴力欲望,用简单的话说就是‘没面子’。
    寸头甩手一耳光,“草拟吗的!”
    啪!
    耳光清脆响亮,却不是打在吴桐脸上,而是另一边的黄毛!
    两人面面相觑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从场面上看,吴桐掐着黄毛脖子,把他的脸送到耳光的落点上,正正好好!
    他么不明白怎么回事,肖秋华和王琳琳看明白了,两女异口同声的低喝,“腾云步?”
    肖秋华抓住王琳琳胳膊,“他怎么会你爷爷自创的步法?”
    “我不知道……”王老师满脸迷茫,腾云步是王玉春从形意拳里自己悟出来的一种步法。
    简单的说可以让拳法更灵活,应用在街头打架上就是灵活的闪避技巧。
    吴桐刚才就是用腾云步闪躲的技巧,脚步腾挪的同时掐住黄毛的脖子,借助推黄毛的力反向后撤!这一招动作相当骚气,与他一开始反手打落寸头胳膊的动作截然不同。
    而且不知何时,他挣脱了抱住他小腿的老人!
    王老师无比诧异,心中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难道是因为那天我控制妹妹的时候被他偷学了步法?怎么可能!”
    不可能也成了事实,吴桐松手再退一步,严肃的说,“你们不要太过分,不管是走公还是走私,我都不惧。”
    寸头推开黄毛,张牙舞爪扑上来,“装你妈的逼!今天不掏钱我他妈的弄死你!”
    吴桐冲二女喊了一声,“愣着干嘛,报警!”
    肖秋华扬了扬手机,表示正在报警。黄毛指着她鼻子大叫,“草拟吗的不准报警!我他妈弄死你!”
    “不对劲,他们不是简单的碰瓷。”肖秋华皱眉,她无视黄毛的威胁拨通警方电话,还没等她说清楚现场情况,寸头和黄毛掉头就跑,挤进人群一眨眼就不见了。
    至于始作俑者老太太,还在路牙子上坐着发呆,似乎刚才发生了一切都不在她预料之内。
    吴桐严厉询问,“那两个人是不是你的同伙?”
    这么问很蠢,傻子才会说真话,就算认识也说不认识。不过在吴桐的精神压力之下,老太太这种没受过专业训练的普通人根本扛不住压力只会说实话。
    老太太缩着脖子摇头,“我不认识他们……我就是看你车子好像讹一你点钱……”
    “拿上这一千块钱然后消失。”吴桐挥挥手,老人如蒙大赦,捡起红票子落荒而逃。
    王琳琳急了,“你怎么能放她走,他们肯定是一伙的。”
    肖秋华钻进车里,“先把车开到旁边,后面的车出不来!”
    他们挪了车,吴桐却拒绝讨论刚才那个小插曲的细节,他表示过去就过去了,没必要纠结。
    “是啊琳琳,一点小钱打发无赖,总比被缠上好多了。你在医院工作,一定要学会息事宁人,不能什么事都较真,尤其跟病人家属,会吃大亏的。”
    还是肖秋华老练,几句话把王老师的注意力拉走。美妇给吴桐使了个眼色,暗示他小心点。
    此时的外科办公室,唐建一个人站在窗边,角度正好看到医院西门,刚才发生的事情他看了个大概。
    唐建笑得嘴巴都合不拢,这件事跟他没关系,他不会幼稚到找人碰瓷恶心吴桐。可他看戏看得很开心,心想这人要是倒霉起来,喝凉水都塞牙。
    居然会在医院门口被碰瓷,连救护车都省了,推出一副担架直接送进来,随便查出点什么病,吴桐这辈子就被毁了。
    “可惜啊可惜,要是真讹上了,倒是省了我不少事。”唐建脸色阴沉,他忍不住幻想吴桐背上一笔巨额的债务,每天工作只为了养别人家的老人。一想到吴桐愁眉苦脸那个画面,他的嘴角就忍不住往上翘!

猜你喜欢: 《并州李义》 《刀痕1933》 《军婚小媳妇:首长,请立正》 《随身农场:猎户娘子有点甜》 《复联中的铠甲勇士》 《亿万首席的娇宠甜妻》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