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一个哥哥的责任

    校医便是被司徒月夺魂的可怜人,校医本人是个存在感极低的中年妇人。
    平时的工作就是给感冒的学生拿点冲剂,或者给痛经的女生弄点布洛芬。夏天比较忙,学生容易中暑,那也只是弄进室内休息休息罢了,基本不需要她干什么,日子很清闲。
    按理说除非有特殊情况,校医不会来教学楼,更不会在放学之后过来。
    方兴见她不听话还趴在窗户上望,给狗腿子使个眼色,让他们把这个不懂事的校医弄走。
    “站住!”校医怒喝,“你们在干什么!一个都别走!你们是哪班的?你们班主任是谁!学生证拿出来!”
    经典教职工三连,一套连招下俩,再牛逼的学生也会被唤醒灵魂深处的恐惧,没有人不怕被追究责任。
    狗腿子们纷纷后退,“我不知道,我来玩的,老师再见!”
    众人四散逃跑,跟富二代当跟屁虫的人,对校规校纪尚有一丝敬畏之心。他们不是白痴,万一真出了事,富二代有家里保着不会受到惩罚,他们几个就是替罪羊了!
    平时玩玩就算了,脑子抽筋了能干出帮富二代猥亵女同学的破事,但真被人抓现行,对方还那么头铁,还不跑就是铁憨憨!
    方兴一手捏着裤腰,呼喝狗腿子回来但没人理他,气得他脸色青紫……也可能是憋得,想泻火没泄出来。
    他哆哆嗦嗦指着校医,“老女人你给我等着!我爸是德修校董!我让他炒你鱿鱼!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多管闲事!”
    说完狠狠盯着角落里的吴槿,“小贱人你也给我等好了,迟早有一天让你变成我胯下的母狗!”
    校医把方兴吓退之后连忙进去查看吴槿状况,发现她衣服全在,说明方兴没有得逞,还没等她松口气,小姑娘一抬头露出红肿的脸颊,校医的魂儿差点吓飞了!
    “吴……你没事吧,要不要我帮你报警?”校医……司徒月也就是随口一说。
    吴槿捂着脸摇头,“我没事,谢谢老师。”只要是学校里的教职工,管他是不是老师,叫就完事了。
    司徒月心想你没事,我有事!要是让你哥知道我头一天上班还没能护你周全,天晓得我是什么下场!
    她小心翼翼的问,“你最好把这件事告诉你的家人,女孩子不要一个人承担这种事情。”
    “谢谢老师关心,但我不想说……”吴槿擦擦眼泪,“我哥也很不容易,他在医院上班特别累,我不想因为我的事情给他增加压力……”
    司徒月暗自松了口气,这样最好了,小姑娘怪懂事的,“可你脸上的巴掌印怎么办。”
    吴槿拿掉头绳放下马尾,用左侧的头发挡住半边脸,女孩侧着脑袋,眼眶泛红眼角嗪泪,眉头微蹙楚楚可怜。
    司徒月蓦地怔住,她今天才明白什么叫我见犹怜,吴槿这模样太让人心疼!她眼神变得坚定,仿佛下了什么决心。
    “同学跟我来!”司徒月护着她出学校,正好看到吴桐的车停在路边。
    这会儿学生都回家去了,学校门口十分清冷。
    吴桐下车看到妹妹跟校医一起出现,心往下一沉,“怎么回事。”他用命令的语气跟司徒月说话,妹妹立刻提醒他态度有点不好。
    司徒月深吸一口气,如实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说了出来。
    吴桐眉头紧锁,他轻柔撩开妹妹的长发,女孩肌肤粉嫩白里透红,此刻却高高肿起真正的白里透着红!
    “谁干的?”
    “我不认识那个学生。”司徒月咳嗽一声,“这件事你们还是回家说吧,我那边还有点事……”
    吴槿冲司徒月鞠了个躬,“谢谢老师救我,真的十分感谢!”
    司徒月大为感动,同时深恨欺负妹妹的那几个混账小孩,情不自禁真将自己代入校医的角色中,“吴同学你不要怕!以后有谁欺负就来找我,我最恨在学校欺负女同学的混账东西!”
    “行了,你忙你的去吧。”吴桐挥挥手把司徒月打发走。
    “哥哥你今天怎么回事,要不是她救我,我说不定就……”吴槿脸色发白,显然是回忆到了被方兴霸凌的恐惧!
    吴桐若有所思的眨眨眼,快步走到商店给妹妹买了一只她最爱吃的咖啡口味榛仁雪糕,丫头口味重……
    “谢谢哥哥。”吴槿接过雪糕。
    “跟我还说什么谢谢,我照顾你宠你是应该的。”吴桐笑道,仿佛没有把妹妹被欺负的事情放在心上。
    小姑娘也放松不少,“唔!好甜!哥哥你最近变化好大,只有刚才给我雪糕的时候才是我记忆中的你。”
    吴桐的笑容凝滞片刻,旋即恢复‘正常’,“呵呵!你这个丫头,只有给你买吃的才是你哥,不给你买吃的就不是呗!”
    “我才不是这个意思!诶呀!哥哥你跟以前一样讨厌!”吴槿大窘,终于彻底放松下来。跟一个还记着自己喜欢吃什么口味雪糕的哥哥在一起,她就会很安心。
    两人在车上闲聊一阵,吴桐冷不丁把话题拉回去,“刚才欺负你的人是谁?”
    “还能是谁,方兴!”吴槿下意识的脱口而出,紧接着意识到自己被哥哥套路了。小姑娘恼怒的用拳头捶他两下,不疼不痒的。
    吴桐呵呵笑道,“我就是随口一问,又不会把他怎么样。你照样上学不要有心理负担,我会跟他父母交涉,保证让他不会再纠缠你欺负你,绝对不会……”
    他的脸色逐渐阴沉下来,绝对不会!
    深夜,刚从酒店出来的方兴醉醺醺的打车回家。
    因为好事被搅和了,方兴有火没处撒,从学校出来直奔常去的那家夜店,泡了个拜金女带到酒店泄了火。
    现在他胸口脖子上全是草莓印,既然今天撕破脸了,以后在学校也就没必要再装痴情男生,索性放飞自我!
    方兴一家并不是花都人,他爸方月星是隔壁登云市的物流大亨,半个南方的物流系统,方月星独占三成市场。
    别看是半个南方的小小三成,其中的利润已经是天文数字!要知道整个龙国,物流最发达的地方就是南方沿海。
    本来方月星的物流公司跟吴天豪有项目往来,所以才默许了方兴对吴槿死缠烂打式的追求。
    至于现在么,呵呵!
    方兴到了别墅区门口下车,因为外来车辆进不去。下车吹了风,本来就醉的方兴顿时顶不住胃里的翻江倒海站在路边呕吐起来。
    隐约间……
    他看到不远处的路灯下面有个人影,一晃一晃的向他走来……

猜你喜欢: 《神控天下》 《高冷大叔,宠妻无度!》 《奥特世界传》 《重生娇妻太狂傲》 《腹黑萌宝:侯爷,军医娘亲是我的!》 《网游之魔尊智者》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