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冤家路窄

    “不是男人的定性有点宽泛,不能生育还是没有能力,或者是两者都有……”
    王琳琳夹了一片肥厚的牛肉,小嘴吃的油光光,“如果他认识人,说不定会找到我爷爷那。”
    肖秋华笑骂,“你爷爷擅长的又不是不孕不育,应该找你才对。”
    “哦~原来琳姐擅长的是不孕不育。”吴槿偷笑。
    “小丫头,擅长不孕不育怎么了,造福普罗大众懂不懂,你知道现在的年轻夫妻里有多少人存在不孕不育的困扰吗?为什么现在的人想怀孕都要提前调节身体备孕,以前都是一发入魂就怀上了,老一辈五年生四个的比比皆是。”
    王琳琳骄傲的说,“我可是个天才,小时候翻看爷爷的笔记本自学了治疗男女不孕不育的医术,治愈率不敢说百分之百,七成还是敢打包票的!”
    肖秋华一脸认真,“光靠药物调理的话,七成治愈率真的很高了,那三成里面应该有需要手术才能治好的病变。”
    “那要这么说的话,方兴也可能会找到你这里喽?”吴槿咬着筷子。
    说话间王琳琳手机响,“我接个电话……”说曹操曹操到,正好是爷爷王玉春打过来,显示家里的座机号。
    吴桐早就对这个‘十大国医’神往已久,毕竟人家一本笔记本就让自己受用无穷,他悄悄用超级听力听电话里说些什么。
    “爷爷!”王琳琳冷不丁换了声线,从温暖的御姐音变成欢脱的孩子音,一听就年轻十几岁不止!
    旁边二女偷笑,吴桐却发现这个技能他可以复制!
    变声音说白了就用对喉咙肌肉的完美控制,提高或者下沉喉软骨,综合其他的小技巧来达到模仿不同性别,不同年龄段声音。
    然而这不是高级伪声,真正的高级伪声是口技,模仿不属于人类的声音,枪炮,打雷,龙吟马嘶等等。
    吴桐一边听王老师打电话,一边观察她把自己声音变年轻稚嫩的喉部变化……
    “孙女在外面玩呢?”王玉春的声音出乎意料的年轻,哪像是八九十高龄的老者,从声音还原出的模样最多五十。
    “昂,跟朋友聚餐。”王琳琳示意他们不要说话。
    简单的寒暄后,王玉春直奔主题,“刚才来了对母子,怪得很怪得很,说是登云一个专治男性不育的权威推荐来的,这个年轻人把男性不育能有的症状全攒齐了,我一辈子都没见过他这样的病例!”
    王琳琳下意识看了一眼吴桐,试探着问,“他们姓什么?”
    “年轻人姓方。”王玉春继续说,“他这个角度以我所学难有建树,我看需要中西合璧,给他制定一系列的治疗方案,慢慢尝试,不过希望不是很大。因为他是花都人,所以我让他找你和秋华了,你们俩配合一下,看能不能帮到这个年轻人……待会儿我给你发几个方子过去,你做一下参考。”
    “好的爷爷我知道了。”
    王琳琳挂断电话,左手伸到桌子下面一把拧住吴桐大腿根的肉,“虽然没有证据,但我怀疑这事儿跟你脱不了干系!”
    吴桐微笑,开口时的说话声居然和王琳琳一模一样,是很温柔的成熟女声!
    “没有证据就不要乱说,等王老爷子把方子发过来,你让我也看看。”
    三女同时呆滞,强烈的诡异感油然而生,她们齐刷刷的打了个冷颤。
    还不止如此,吴桐轻咳几声,又变成了唐建的声音,“这种感觉真诡异,自己的嘴巴说出别人的声音。”
    “哥你别这样,我害怕……”吴槿从来不知道哥哥会伪声,她打破头都想不到吴桐刚学会!
    王琳琳松开手,她掐吴桐大腿的时候离某处太近,感觉到蠢蠢欲动后连忙松手,她把王玉春的话转述给肖秋华听。
    刚好老爷子开的方发过来了,她大大方方的点开给大家一起看,没什么好隐瞒的。
    “嘶~”肖秋华惊叹不已,“时隔多年,师傅的医术依旧神鬼莫测,开方不拘一格!这个方子恐怕只有方兴一个人能用。”
    王琳琳皱着眉,“不补肾补脾,走的还是调和五行的路数,可这张针灸方案我没看懂,几个穴位之间没有任何关联,吴桐你看看。”
    吴桐已经看完了,他眉头上挑,对老爷子的敬佩更深!
    王玉春给的针灸方案,恰好能缓解吴桐那三针造成的严重后果,但并不能根治。即使如此也能看出老爷子的医术功底,恐怕老爷子已经怀疑有人搞鬼,但是不好直接说出口,所以反复强调方兴的症状百年难遇,全世界都找不到如此奇葩……
    “我也不太懂,我对针灸的理解还是从老爷子笔记里学到,自然没有老爷子的深厚功底。”吴桐一撇嘴,开什么玩笑!
    事情就是他干的,还想让他帮忙出主意治病?不可能!
    “给我看看。”肖秋华把手机拿过去,研究半天缓缓摇头,“看不懂……有空你请教一下他老人家,理解透彻再制定医疗方案。”
    王琳琳点头,“我知道了,今晚我熬熬夜,估计他们母子明天就来找我。”
    半天没动静的吴槿突然小小声,“方兴他活该……”
    “妹妹你说什么?”王琳琳真没听到。
    “啊!没什么!”吴槿夹起一筷子辣锅里的宽粉吸溜吸溜。
    吴桐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除了他没人知道方兴的病因。
    还有,除了他和妹妹,别人不知道方兴干了什么。
    为了保护妹妹的心理健康,吴桐不可能主动把那件事说出来。
    后来他全程黑着脸,就跟这桌上有人欠了他多少钱似的……
    王琳琳和肖秋华熬到夜里一点多,制定了两个治疗方案,算是把计划拿出来了。
    第二天一早,方家母子满脸疲惫的赶过来找到王琳琳。
    “你就是王玉春的孙女?”方母对她充满质疑,“你刚医生才几年,能不能靠谱……”
    王琳琳低头整理方案,“你儿子的情况我已经知道了,昨晚我从你们在登云看的医生那拿到了诊断报告,现在我整理出两种方案治疗,你们看一下。”
    方母看了两眼看不懂,“你直接跟我说。”
    “第一种是纯中医治疗,针灸加汤药,后期通过西医手术解决其他问题。”
    “第二种是同步进行,详细的步骤我都列出来了。”
    方母又看了两眼,“就这?你的水平就这?两种方案有什么区别,说白了就是中西合璧,别以为我不懂!”

猜你喜欢: 《并州李义》 《刀痕1933》 《军婚小媳妇:首长,请立正》 《随身农场:猎户娘子有点甜》 《复联中的铠甲勇士》 《亿万首席的娇宠甜妻》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