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一个响指

    八人互相交换眼神,确定各自攻击角度和彼此配合,然后毫无征兆的纵身上前,六个对付吴桐,两个准备抓司徒月。
    赵传奇露出得逞的奸笑,他已经能想象到女人被捂着嘴按着双手,痛苦承受他的蹂躏时发出的动人惨叫!
    吴桐不慌不忙,抬起左手打了个响指。
    啪~
    一瞬间,巷子里安静的掉根针都能听见……
    那八个没脑子的跟班有一个算一个,全部定在原地动弹不得!
    赵传奇一愣,“你们摆什么poss!给我干死他!”
    吴桐微微一笑,“别喊了,他们动不了的。赵传奇你真有种,你是第一个在被我严重警告之后还在我面前晃悠拉仇恨的人,你当之无愧是个蠢货。”
    他闲庭若步穿过雕塑一般的八人,“你啊……我爸以前就说过,你们老赵家的人都飘,要不是吃了大时代下的红利,你现在还不知道跟你爸在什么地方刨食呢。他曾经点评,等你们家把运气用光,家业必丧!”
    赵传奇畏惧于吴桐展现出的气势,他不禁后退两步,嘴上仍旧不饶人,“放尼玛的屁!你也配教训我,还你爸你爸的,你爸人呢!吹牛逼把自己吹死了!妈的活该!早他妈该死了!”
    吴桐眼睛眯成一条缝,巷子里没风,可他的裤腿无风自动。不仅如此,他的头发随‘风’飘动,仿佛他本人就是一台鼓风机!
    如此诡异的场景吓到了赵传奇,他终于明白酒吧里被他踹的跟班不是怂,跟班说的对,吴桐是他惹不起的存在!
    没等他考虑好是否认错求饶,莫名其妙的感觉自己开始喘不上气。
    这感觉像急了被人用透明塑料袋套着脑袋,袋中氧气迅速耗光,立时让他失去行动能力和思考能力!
    缺氧窒息的痛苦简直是世界上最可怕的刑罚,令人闻风丧胆的水刑就是窒息让人生不如死!
    “你对我……做了什么……”赵传奇眼珠子暴突,说完这句话他就接近意识崩溃的边缘了。
    这同样是司徒月想问的!
    没看到吴桐念咒,没看到他掐诀,更没看到他有施法的准备,直接一个响指,就把所有人都定住了!
    ‘难道是传说中的仙术定身咒?’
    在吴桐眼中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精神力使用方式,在司徒月眼中则是仙术!
    就像用精神力控制器物一样,定住人的区别只是对精神力的消耗更加巨大。
    仅仅是短短的这么一会儿功夫,吴桐的精神力已经被抽干,开始转化真气填补消耗。
    吴桐对赵传奇的操作就更简单了,直接精神力压迫,增压再增压,不仅能让人呼吸不能,还能让人大小便失禁……
    大小便失禁可能是窒息的原因而不是精神增压……
    “救……”赵传奇白眼一翻华丽丽的晕倒,同时空气中出现了屎尿的味道,真就失禁了。
    吴桐目光凶狠,“真想直接杀了你,我有什么必要再给你一次机会……”
    “前辈,他晕过去了,听不到你说话。”司徒月脸色通红,她知道吴桐这个人平时很温柔很暖,但狠起来真的能面不改色的把一个人活活掐死。
    从某种程度来说,吴桐现在就是要‘掐’死赵传奇。
    司徒月壮着胆子道,“前辈算了吧,他虽然很贱,但罪不至死啊……”
    吴桐扭头看了她一眼,目光凌厉狠辣,司徒月腿肚子一软差点尿出来,同时一股奇怪的感觉从小腹直冲上脑门,她身体软软的站立不住,只想贴在吴桐身上使劲蹭。
    “呼……”吴桐目光逐渐变得柔和,“谢谢了,我差点没控制住杀了这家伙。”
    “前辈~唔~你好像有心魔。”连司徒月都看出来他的情况不对劲。
    可吴桐不想过多讨论自己,“ivy的身体已经没用了,今晚过后还回去。”
    “前辈我有一个提议,王宝对我这个身体的色心极其强烈,恐怕是得不到手绝不甘心的程度,我觉得可以故技重施,再勾引他一次,想办法抓住他,从他口中逼问出是谁把他变成阴尸。无论是谁干的,对方绝对不简单!”司徒月恨声道。
    吴桐沉吟片刻,“我不太了解阴尸,你跟我说详细点。”
    “阴尸是半死不活的人,死而未僵的尸,这种东西本来就不应该存在,所以需要避人耳目,只有晚上才能出来活动。避免被白天的阳气烧灼,可谓是最阴毒的东西……”
    “等等,它有毒?”
    “当然了,尸毒!不过不是电影里那种把人变僵尸的尸毒。阴尸半死不活,它的毒就让人必死无疑,中毒者往往会在几天内生机断绝,药石无医!”
    吴桐脸色一变,“药石无医……”
    “没错,所以这玩意儿出现后往往会被人追杀,就算我们不管它,等其他修仙人注意到它也会找机会干掉,为民除害!”
    “你确定中了尸毒的人没办法救?”
    当然……不确定!
    司徒月很不好意思的承认刚才那么说是夸张手法,为了形容阴尸的可怖稍微夸张了一点。
    “救肯定是能救的,尸毒严格的来说不是毒,而是死者对生者的诅咒,属于咒术的一种。解咒的方法比较麻烦,但强行破咒很简单。杀了诅咒者或者被咒者,自然破解。”司徒月说的很轻松,果然是药石无医,因为根本不靠药石医治。
    吴桐愕然,“杀被咒者?”
    司徒月解释道,“因为有不少咒术会传播开,一传二二传四,跟传染病一样,这时候不能浪费时间寻找解咒的方法,就要杀!”
    “残忍……”吴桐啧啧摇头。
    女人低头,赵传奇屎尿一裤裆,也不知道谁残忍……
    吴桐心情好了不少,至少方兴的事情有门路了,现在的问题是怎么解咒。
    他在电话里跟肖秋华沟通信息,对方听到阴尸的消息愣住了,吴桐催促两声才反应过来。
    肖秋华厉声道,“解什么解!杀!以杀止乱!”
    “我去……你是医生吗……”吴桐人傻了,他万万没想到性格温婉的秋姐有如此杀伐果断的一面!

猜你喜欢: 《神控天下》 《高冷大叔,宠妻无度!》 《奥特世界传》 《重生娇妻太狂傲》 《腹黑萌宝:侯爷,军医娘亲是我的!》 《网游之魔尊智者》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