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1章 克劳恩想要营业额

    既不可能买东西,也大概率不可能数清楚小店里的所有物品数量,虞幸没有再和小丑对话,而小丑也变得悄无声息。
    “先随便逛逛吧。”他最先朝前迈去,曲衔青点点头,一转身就朝右侧一个货架走去,打算采取从近到远的策略——先记住一个货架的东西,再由这个货架为基点探索周围的货架。
    赵一酒默不作声地往里走,看样子是想先探测出整个杂货铺的面积,虞幸则显得随意很多,他像是凌晨一个人跑去便利店买简装零食的上班族一样,走马观花,任由自己的目光流连在各处。
    这是一个很现代化的杂货铺。
    大致上绕了一圈,他将这里的货物分为了五种,第一种是食物,包括薯片、袋装面包、方便面、三明治和酸奶之类的东西,第二种是食用品,比如扳手、镜子、毛巾、杜蕾斯。第三种则是玩具,从早就被淘汰了的指尖塑料小陀螺到科技感十足的电动玩具应有尽有。
    第四种是衣服,杂货店不是服装店,但是依旧摆上了帽子,墨镜这样小一点的服饰,在一个角落里还摆上了死寂岛文化衫,有点赶潮流内味了。
    第五种是虞幸觉得不太好分种类的杂物,比如纸钱、感冒药、不知道做什么用的木牌子等等,分散在杂货铺的各个角落。
    依旧没有明确的副本提示告诉他们要玩的是什么,现在只有一个规则浮出了水面,那就是他们不买东西,也不帮小丑盘货的话,估计就走不出这个店铺了。
    虞幸摸了摸下巴,将主意打到了柜台上,别看柜台表面干干净净一览无遗,但柜台后面的,空间他们还没有看过这个柜台长得有点任性,呈一个夹角将进门处的一小块空间封闭了起来,让人怎么也联想不到如果这家店还开着,柜台后坐着的工作人员该怎么从柜台里走出来。
    他朝周围看了看,曲衔青认认真真地对比着每个货架的区别,甚至会去翻物品的价格,以此尝试寻找规律,赵一酒则注重于寻找某一些特殊物品,看看有没有夹杂在里面的不该出现的东西。
    总的来说,两位队友非常的认真,暂时没有人关注到他这边。
    虞幸嘴角一勾,心想这样最好,他手掌拍在柜台上,手臂肌肉一绷,整个人以手臂为支点,撑着飞跃了柜台,一瞬间就来到了被封闭的柜台内部的空间里。
    既然进入杂货铺之后,只有小丑一个声音和他们交谈过,而从外表上来看,这件杂货铺其实非常的小,那他是不是可以猜测杂货铺里只有丑一个员工兼老板存在呢?
    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个柜台会是留给谁用的?只可能是克劳恩——和他们对话的东西。
    抱着这样的想法,虞幸才会第一反应以小丑原本的视角来观察这间杂货铺,结果他刚进柜台里面,脚下就被一个东西绊了一下,那东西圆滚滚的,害得他差点翻车。
    他饶有兴趣地低下头去,只见一个圆滚滚的小丑脑袋就在他的脚边,实际上并不只有一个脑袋而已,他伸手揪着小丑脑袋头顶上的马戏团尖角帽,将整个东西提溜了起来,才发现这是一个有他上半身这么大的小丑人偶。
    小丑人偶的头是圆形,帽子五颜六色,面部涂着白色的颜料,在两只眼睛的四周画上了星星一样的图案,嘴唇涂的过于鲜红,颜料往嘴巴的两边延伸,一直到腮部。
    在小丑人偶的鼻头顶着一个红色塑料球,完全盖住了原本鼻子的位置。
    小丑的脖子和各种关节都是球形,让他的四肢和头部可以随意晃动,身上穿着一件带卡通花纹的连体套衫,松松垮垮,脚上的鞋子鞋尖弯起,同样顶了一个球。
    虞幸眯着眼睛,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这样的一只人偶出现在柜台里面简直是惊悚,当虞幸将它拿起来仔细看的一瞬间,小卖部里明亮的灯光突然闪了闪,像是接触不良一般暗淡下去不少。
    虞幸怀疑这是这只人偶做的事情——又或者,这真的只是一只人偶吗?
    “触发什么了?”曲衔青探出一个脑袋问。
    “逮到一个小号店主。”虞幸笑嘻嘻地晃了晃手里的人偶,在曲衔青审视人偶的目光中将人偶以坐姿摆在柜台上,背朝着自己,然后蹲下来看柜台的抽屉里还有没有东西,果不其然,他在抽屉里发现了好几本营业相关的资料本,有进货单,愿望本,记账簿。
    “你发现了克劳恩的账本!”小丑尖锐的声音在于心耳边响起,虞幸拿着这几本本子直起身,突然就和小丑人偶来了一个四目相对。
    小丑的头转了180度,连接在自己的脊椎上,带着诡异笑容的脸,直勾勾的对着虞幸的脸。
    它嘴巴没有动,声音却依旧响了起来:“你是打算帮克劳恩做事吗?”
    “是啊。”虞幸从善如流,“我们打扰你的生意,当然得给你做点贡献,比如……帮你看店?”
    “账本给我看看。”曲衔青已经走到了柜台边,伸手抽走了虞幸手里的账本,比起虞幸正在出发的任务,她更关注账本里具体的信息。
    虞幸没有管曲衔青的东西,仍旧和小丑人偶对视着。
    “哈哈——哈哈——”
    这一次,就在他的注视中,小丑人偶的身体关节慢慢蠕动,一点一点将自己的身体也掰得朝向他,而自始至终,它的头颅都像是固定在这一处空间中一样分毫未动,如果去参加街舞比赛,他这一手身体分离绝对会赢得满堂喝彩。
    “感谢你,友善的客人,那么……今天店里就交给你了!”小丑人偶的眼眶中,那玻璃珠做成的眼球突然左右晃动起来,从人偶的体内发出一阵阵尖笑,特别的刺耳。
    赵一酒匆匆赶过来,他和曲衔青都听到了小丑说的话,看来是虞幸触发了这个副本真正的规则,而他刚从货架后走出来,就看见了令他不由自主停下脚步的一幕。
    他看见,小丑人偶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调色盘和一支笔,在虞幸和小丑人偶那涂满颜料的脸相互对视时,虞幸弯下腰来,面部和小丑人偶的脸凑得越来越近。
    而小丑僵硬地面举起了自己的胳膊,那沾上了红色颜料的毛笔尖,即将落在虞幸的嘴巴上。
    而对于这一幕,近在咫尺的曲衔青竟然像是没有看见一样,捧着账本正看得认真。
    “虞幸!”赵一酒冷呵一声,同时,脚步在微微一顿之后加速往柜台那边冲了过去,他一把扯住了小丑人偶的脖颈,将几乎没什么重量的人偶提在了手里。
    “怎么啦?”虞幸歪了歪头,赵一酒朝他看来,他的身体依旧挺直,像是根本不曾弯下去过。
    这让赵一酒意识到了什么,他转头又看向手里的小丑人偶,人偶双手空空,根本不存在调色盘这样的东西。
    不存在。
    没发生。
    可他看见了。
    赵一酒沉默一下,把小丑人偶放回柜台上,将刚才看到的一切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这让曲衔青也产生了一定的兴趣。
    曲衔青道:“这只有两种可能,一是针对你的,让你看到幻觉,这种凭空捏造的幻觉非常危险,你可能会看到有鬼物攻击你从而反击,结果现实里你攻击的其实是我们。”
    “二是针对虞幸,你看到的不是没发生的事,而是受害者本人及周围的人都可能看不见的真实事件,只有你阻止了它,它才会'没发生',这也很危险,总的来说,当推演者具备了自己的解谜和防御能力之后,幻觉永远是鬼物最好的攻击手段,没有之一。”
    曲衔青对此是最有发言权的经验者,赵一酒默默听着,然后点了点头。
    他对虞幸道:“总之你离这个人偶远点就对了,我没收了。”
    没收?
    虞幸正在想他要怎么没收,就看见赵一酒拎起小丑人偶,转身将人偶放在了离柜台较远的一个垃圾桶的里面。
    放是不能完全放下去的,小丑人偶滑稽又圆润的头颅露在了垃圾桶的外面,虞幸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发现这看起来倒是相得益彰,这种审美不在线的丑东西就该呆在垃圾桶里。
    “克劳恩想要营业额!”小丑的声音又在他们耳边响起,“你们三个都要好好工作哦~嘻嘻嘻嘻。”
    听起来不只是虞幸,虞幸触发的东西让他们三个人都被默认为了需要工作的员工。
    “还真是局势一转啊,作为客人的我们除了被口头威胁,并没有触发别的危险,那么作为员工的我们需要面对的又是什么呢?”虞幸在柜台后伸了个懒腰,往后一倒,直直地坐在了柜台后的椅子上,目光飘向了杂货铺的大门。
    “没猜错的话,是顾客啊……”
    这间杂货铺从外部看绝对不会拥有任何的顾客,因为街道上除了他们还没有见到的游荡的污染体之外就没有任何会活动的东西了,但从里面看,顾客会有多少,可就不一定了。
    虞幸往前一趴,用手撑着下巴,真像个无所事事的杂货店老板一样,开始盼望客人登门。
    拜托了,给他来点乐子吧,这家杂货铺卖的东西根本没有任何新意,现实里到处都是,没劲。
    看到他飞速入戏的样子,赵一酒阴冷地盯了小丑人偶一眼,转身更加迅速地开始记住货物的位置,以防这小副本会来一个规定时间内帮客人拿到货物的任务要求。
    曲衔青一页一页地翻过账本和进货本,将它们放回柜台上:“上面记载了一个月内的进货情况,现在看来没有什么异常,进货比较有规律,周三进新的玩具,每半个月进一次日用品,食物则是每天都进。至于账本,好像是个新的,只记了十页纸,大多数都是十鬼士以下的交易金额,好在数量众多,一天的营业额还算可观。”
    “愿望本呢?”虞幸斜眼过来。
    “愿望本是客人写的,看笔迹,会写这东西的大多数都是小孩子,要各种玩具什么的,偶尔会有大人的字迹在上面,提醒克劳恩某样物品快要没有了,催促他进货。我看了一下,催促的物品种类非常多,剪刀、某种口味的食物、药品,绷带之类的都有。可能其中蕴藏着某种规律吧,还需要更多的线索。”曲衔青将愿望本也放了回去,转身离开,“我先在货架上熟悉价格,这间杂货铺没有单独的仓库房间,所有商品都在货架上,算是比较好的消息了。至于你……看你当老板的架势还挺熟练的,就好好盯着大门吧。”
    这话说的着实委婉了一点,她就差说“看你懒到完全不想动的样子,你就在这儿瘫着当个高位截肢患者吧”了。
    “拿个镜子给我。”虞幸突然道。
    “干什么?”镜子位于赵一酒所在的区域附近,赵一酒随口问了一句,身体已经很诚实的帮他拿了一面下来。
    “我放我面前,这样万一待会儿有客人进来要和我说话,我也能从镜子的反射里看到小丑人偶的样子,不会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偷袭。”虞幸摆摆手,左手接过了赵一酒递来的镜子,将镜子放置成一个很完美的角度。
    他打了个哈欠,棒球棍被他放在了脚边随时可以拿到的位置,他看着忙碌的两位队友,默默笑了笑,放下了托着腮的右手。
    手掌上带着他一托腮就感觉到的奇怪触感,仿佛某种物质覆盖在了皮肤上,他毫不意外地垂眸看了一眼,在他的手掌心上,不知不觉……多出了一点白色和红色混杂的颜料痕迹。
    啧,什么时候。
    他的脸上……应该被涂了不少颜料吧。
    虞幸看向镜子,他找了个借口没让队友发现他想照镜子的真实意图,正是因为记住货物位置和价格确实是现在的当务之急,在不清楚“顾客”什么时候上门的情况下,这样的前期准备刻不容缓,他,不觉得让队友分心是个明智的选择。
    玻璃镜面中,虞幸看到了肉眼看不见的另一张脸。
    虽然还是他的长相,但他的下半张脸被涂白了——真真正正的纯白,比他苍白的脸色还要白好几个度的那种。
    他的嘴唇被涂得鲜红,从嘴角处拉出红色颜料,一直延伸到耳垂的位置,像极了只带了半张快乐面具的小丑。
    真是恶趣味的克劳恩,虞幸想。
    没事干给我涂口红干什么?还涂出去了。
    虞幸缓缓用大拇指的指腹擦过那红色的颜料,指腹被染红,可脸上的颜料却半分不曾褪去。
    

猜你喜欢: 《海王在修真界搞基建》 《重生爱上偏执薄爷》 《关于我转生OMG替补中单那些事》 《天庭扛把子》 《宠妻入骨:神秘老公有点坏》 《诸天神庭证道途》 《曼珠沙华之爱殇》 《大陆赞歌》 《制造文明》 《我妈不会也重生了吧》 《凤鸣在天》 《田园富贵小辣妻》 《高考满分,开局设计反重力飞行器》 《西游:开局和女王有九个女儿》 《男装大佬[娱乐圈]》 《权王掌心娇:王妃超难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