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杀人犯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龙凤双宝:总裁爹地请关灯 九桃小说(9txs.com)”查找最新章节!
    夜,旖旎,深沉。
    黎晚歌闭着眼睛,浑浑噩噩的躺在大床上,粘稠滑腻的液体在指尖流淌,散发着刺鼻腥气。
    她是被肚子里的宝宝踢醒的。
    即将临盆的她,似乎还没经历过这样大阵仗的胎动。
    “啊!”
    睁开眼睛,视线立刻被一片血红浸染,吓得她魂飞魄散。
    好朋友顾芊芊,躺在她旁边,脖子被拉了条口子,喷涌的鲜血将床单都打湿了。
    那张苍白的脸上,表情扭曲,原本美丽清澈的眼睛,此刻狰狞的瞪着,甚是骇人。
    这震撼的一幕,让黎晚歌头皮发麻。
    “芊芊,你怎么了,醒醒……”
    她推了推顾芊芊的肩膀,才发现女人早就没有了呼吸。
    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房间的门,突然被撞开。
    一群扛着长枪短炮的记者,疯狂按着快门,记录着这血腥的一幕。
    “劲爆,慕氏集团总裁慕承弦新婚不到一年的妻子,杀人啦!”
    “这女人,顶着‘北城第一丑女’的称号,和她父亲设计爬上慕总的床,已经够恶毒了,没想到还心狠手辣到杀人……”
    记者们七嘴八舌的充斥在房间,让局面更加混乱。
    “我没有杀人,我没有!”
    黎晚歌挡着脸,挪动着因为怀孕而发胖的身体,不断往角落里退缩。
    恐惧夹杂着不安,还有被误解的委屈,几乎快要让她崩溃!
    “都让开!”
    门口处,传来黎晚歌熟悉的声音。
    慕承弦高大的身躯,赫然立在那里,尊贵挺拔,只是周身散发着冷酷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
    他拧着眉头,看也没看黎晚歌,径直朝躺在血泊的顾芊芊走去。
    男人的长指,已经探不到顾芊芊的鼻息,那张冷峻的脸庞,呈现出可怕的模样。
    “承弦,我没有杀人……”
    黎晚歌鼓足勇气,去拉慕承弦的手,颤抖的说道:“我……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一定要相信我……”
    “滚开!”
    慕承弦铁青着脸,眼眸猩红的朝女人吼道。
    “我原以为,你只是长得不好看,本质也坏不到哪里去,没想到你竟然这般狠毒,连自己的好朋友都能下得去手!”
    男人仿佛一只失控的野兽,大掌钳住黎晚歌细瘦的肩膀,力道不断收紧。
    “你和你那狡猾的父亲一样,让我恶心,你们都该去死!”
    愤怒让慕承弦失去了理智,他狠狠将女人摔在了一边。
    “痛!”
    慌乱之中,黎晚歌高高隆起的肚子,撞到了茶几的一角。
    她皱紧眉头,表情痛苦,身子弓成一团。
    能感觉到,有温热的液体不断从两腿间流出,
    紧接着,黎晚歌两眼一黑,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她躺在手术台上。
    头顶明亮的手术灯,晃得她眼睛疼。
    她似乎被麻醉了,身体完全动不了,也发不出声音,仿佛一条可以被任意宰割的鱼。
    “糟了,慕先生,情况很危险,大人和小孩,可能只能保住一个……”
    助产医生慌乱的喊道。
    “我只要孩子,大人的死活,与我无关。”
    慕承弦无情的声音,冷冰冰的落下来,仿佛来自冰窖。
    黎晚歌的心,像是失重一般,轰隆隆的往下沉。
    小腹处,钝钝的,像是在被各种切割,拉拽,黎晚歌的脸色越发的苍白无力。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随着一声婴儿响亮的啼哭声,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七斤二两,恭喜慕先生,是个儿子!”
    孩子!
    黎晚歌用尽全身力气想起身看看孩子,哪怕只是一眼也好。
    可她被麻醉了,根本就动不了。
    “黎晚歌,别以为你捡回一条命,就万事大吉了,我会让你生不如死,余生你都要替芊芊赎罪!”
    男人冷冷睇着她,绝情的话语,仿佛一枚枚利刃,恨不能将女人打入十八层地狱。
    “……”
    黎晚歌咬紧牙根,身子因为太紧绷,微微战栗。
    猩红的眼眶,泪水不断滑落,仿佛决堤的洪水,没有停止过。
    她没有杀人,她真的没有杀人,为什么慕承弦,就不肯相信她?!
    三天后,几个穿白大褂的人,将她五花大绑的,塞进一辆车子。
    “进去吧,杀人犯!”
    他们把她推进一间黑漆漆的屋子。
    屋子肮脏,潮湿,散发着阵阵恶臭,那味道比垃圾堆还要恶心。
    “放风筝!放风筝!”
    几个举止怪异的男男女女,涎着口水,披头散发的冲出来,围着黎晚歌兴奋的大吼大叫。
    那眼神,仿佛饿久了的野兽,看到了美味的食物。
    “你们是谁,别过来……”
    黎晚歌吓坏了,身子贴着铁门,瑟瑟发抖。
    她很虚弱,剖腹产的伤口,才刚开始愈合,有种撕裂的痛。
    “救命啊……放我出去!”
    看着朝她缓缓靠近的这些人,黎晚歌疯狂的拍打着门呼救。
    “嚎什么嚎,慕总说了,像你这种蛇蝎心肠的人,就是个疯子,疯子就应该待在疯子该待的地方,精神病院是你最后的归宿!”
    门外,有人冷漠的说道。
    下一秒钟,那几个精神病患者,痴痴笑着,朝黎晚歌扑了过去。
    他们抓住黎晚歌的头发,仿佛真的在放风筝一样,拖拽着,踢打着,拍着手又跳又叫。
    “不,不要!”
    黎晚歌毫无还手的余地,嘶吼着,哀嚎着,疼得快要死去。
    眼前一阵阵发黑,仿佛整个世界都崩塌了……

猜你喜欢: 《天禄星今天又在水群》 《快穿姻缘女神:病娇鬼畜,超可爱》 《豪门有喜,鬼医娇妻有点冷》 《第一夫人:总统请入赘》 《新妻高高在上》 《盛世婚宠:余生独宠一个你》 《三才道士》 《时光与你不可得》 《老家谱》 《首席轻宠:总统夫人十八岁》 《贵女灵泉:盛世九王妃》 《头号鲜妻:大佬,别玩火》 《重生之木槿花开》 《我在斗罗玩卡牌》 《洪荒至尊》 《僵尸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