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戏未免太多了些!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龙凤双宝:总裁爹地请关灯 九桃小说(9txs.com)”查找最新章节!
    女人的眼眶,一下子红了,浸满了委屈的眼泪,配上她那张媚中带纯的漂亮脸蛋,怎一个楚楚可怜了得。
    “摆出这副白莲花的样子给谁看,是嫌我抽你不够狠吗?”
    孙娆娆嚣张跋扈惯了,气势汹汹的挽起袖子,又朝黎晚歌抽去。
    只是,她的手腕,突然被一道大力,重重遏制住。
    “闹够了没有?”
    孙娆娆一回头,正对上慕承弦那张英俊,却冷酷的脸,瞬间吓得魂飞魄散。
    既不嚣张了,也不跋扈了。
    “承……承弦,你怎么出来了?”
    “滚开!”
    慕承弦俊脸冷漠,声音凉薄,宛若一座散发着森森寒气的万年大冰山,让人害怕。
    “承弦,你误会了,是她……”
    “同样的话,我不想说第二次。”
    男人加深了命令的意味。
    孙娆娆深知慕承弦的个性,也不好再纠缠,只能负气离开。
    临走前,她狠狠瞪了还跌坐在地上的黎晚歌一眼,低声威胁道:“你给我等着!”
    黎晚歌还是那副无辜可怜的样子,甚至还往后缩了缩,活像一只受惊的小白兔。
    这些年,她学会了一个道理,会哭的姑娘,运气总不会太差!
    “人都走了,你还要在地上坐多久?”
    慕承弦双手插兜,以高高在上的姿态,冷冷注视着黎晚歌。
    黎晚歌咬了咬嘴唇,朝男人露出纯良无辜的笑容,“慕总,我腿麻了,您能拉我一把吗?”
    说完,她朝男人伸出手。
    下一秒钟,慕承弦的大掌,握住她的小手,轻轻一拽,便轻而易举的将她拽入他的怀中。
    突如其来的亲密,让黎晚歌方寸大乱。
    他的气息,他的温度,甚至他身上散发的淡淡香水味,依旧和从前一样,让她情迷。
    “慕总……”
    她有些不适,想要挣脱。
    “既然是来勾引我的,这样的速度,不正合你意么?”
    慕承弦结实的臂膀,将她小巧玲珑的身子,环得更紧,薄唇在她耳边,吐出滚烫的字句。
    “慕总,您可真会开玩笑……”
    黎晚歌巧妙的推开了慕承弦,将散落的发丝拨到耳后,刻意岔开话题。
    “自从上次跟你共进晚餐之后,我有好几天没有看到您和小包了,我和欣欣都挺想他的……”
    “所以呢?”
    慕承弦淡淡的问道,眉宇间是不近人情的冷漠。
    黎晚歌有些挫败,不过一想到儿子,她又充满斗志。
    女人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委屈巴拉的凝望着男人,“看在我这么可怜的份儿上,您若是肯带上小包,请我吃顿饭,我这相破得也值啊,您说对吗?”
    慕承弦微眯着狭长的眼,用探究的目光,注视着黎晚歌。
    然后,薄唇勾起戏谑的弧度,“和陌生男人吃饭,黎小姐就不怕老公吃醋么?”
    “慕总放心,我老公很开明的,绝不会乱吃飞醋。”
    “是么,那就让我见识见识,他有多开明。”
    慕承弦说完,眸色一沉,忽然毫无征兆的将女人拉进身后的办公室。
    “慕总,您这是干什么……”
    一阵天旋地转之后,黎晚歌根本来不及反应,身子便被男人强势的压在了宽敞的办公桌上。
    肌肤与肌肤的紧密贴合,让黎晚歌方寸大乱。
    她怎么也没有料到,他们之间,会发展得这么快,以至于她毫无招架的能力。
    慌乱之中,她在倒掉的笔筒里,胡乱抓起一把剪刀攥在手里,随时准备和男人拼了。
    慕承弦的长臂,绕过她的头顶,似乎在找寻什么东西。
    然后,他漫不经心的将一张创可贴,贴在黎晚歌被孙娆娆指甲划破的脸颊上。
    “我讨厌看到血。”
    男人面无表情的说道。
    黎晚歌瞬间松了口气,“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
    “你以为什么?”
    慕承弦看着身下的女人,深邃的眸底,透着意味不明的情绪。
    黎晚歌以为自己总算逃过一劫,慕承弦的大掌,却一把扼住她还攥着剪刀的手。
    “怎么,刚才是想和我同归于尽?”
    男人眼神锐利,似乎早就看穿一切。
    “看来,黎小姐虽然有个开明的老公,自己却很保守,明明费尽心机的想勾引我,真到那一步,却又摆出视死如归的样子,戏未免太多了些!”
    他一脸冷漠的放开黎晚歌,修长的身躯靠在办公桌上,燃了支烟,袅绕的烟雾之后,俊脸深不可测。
    “直说吧,你的目的是什么?”
    黎晚歌站正身子,理了理有些乱的衣襟,抬眸看向男人,“慕总,我只是单纯的想跟您和小包吃顿饭,其余的我没有多想,也不敢多想。”
    “黎小姐应该知道,这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想吃我的饭,总得付出点代价。”
    “慕先生这是什么意思,我不太懂。”
    “马上你就懂了。”
    男人薄意味深长的说道。
    黎晚歌并没有料到,慕承弦会带她去维也纳会所。
    这地方,被称作‘有钱人的天堂’,尤其是二楼的私密包厢,独属于VIP客户,普通人无法踏入。
    “进去。”
    慕承弦高大的身躯,仿佛一尊完美的雕塑,停驻在某间包厢门口,回头朝黎晚歌命令道。
    黎晚歌探身朝里面看去,只见里面清一色坐着的全是男人,她心里微微有些发怵。
    “不乐意的话,可以离开,我不喜欢勉强谁。”
    黎晚歌并没有让自己怂下去,“慕总肯带我来见您的朋友,是我的荣幸,怎么会不乐意呢?”
    说完,她大大方方的开门进去。
    慕承弦看着女人从容不迫的背影,冰冷的眸色暗沉了几分。
    突兀的闯入者,让本就剑拔弩张的包厢,更加紧绷。
    所有人都虎视眈眈的盯着她,视她为靶子一样。
    唯有正中心的男人,英俊的脸庞,挂着阴冷邪魅的笑。
    乔司南长指摇曳着手中的酒杯,目光绕过黎晚歌,直直对峙站在黎晚歌身后的慕承弦,语气带着几丝玩味,“慕总,说好的男人局,你带个女人来,就有点不厚道了吧?”

猜你喜欢: 《天禄星今天又在水群》 《快穿姻缘女神:病娇鬼畜,超可爱》 《豪门有喜,鬼医娇妻有点冷》 《第一夫人:总统请入赘》 《新妻高高在上》 《盛世婚宠:余生独宠一个你》 《三才道士》 《时光与你不可得》 《老家谱》 《首席轻宠:总统夫人十八岁》 《贵女灵泉:盛世九王妃》 《头号鲜妻:大佬,别玩火》 《重生之木槿花开》 《我在斗罗玩卡牌》 《洪荒至尊》 《僵尸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