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不用求他,求我就行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龙凤双宝:总裁爹地请关灯 九桃小说(9txs.com)”查找最新章节!
    “也对哦,万一黎老爷子,惊叹于我的美貌,想爬起来跟我搭讪呢?”
    黎晚歌接过慕承弦的话,无下限的调侃道。
    只有这样,男人才会收起对她的疑心。
    “连个老头子都不放过,你可真是只很坏很坏的狐狸。”
    慕承弦拉过黎晚歌,大掌狠狠在她盈盈一握的腰间掐了一把。
    这样的动作,只会发生在亲密的男女之间,是他对她特有的‘惩罚’。
    “不说了,是时候展示我真正的魅力了,你前岳父要是被我唤醒了,我可是要找你讨赏的哦?”
    黎晚歌狐媚的朝男人笑了笑,不动声色间,便从男人的怀中挣脱,走进了病房。
    “……”
    慕承弦沉默的看着她妖娆的背影,如墨般的眉眼,渐渐舒展了些。
    呵呵,或许自己的神经,真的太敏感了吧,她和那个杀人犯,完全就是两个人。
    至少,他那个杀人犯前妻很尊重她的父亲,断然不会开出如此轻浮,乃至乱伦的玩笑。
    病房是医院最低等的规格,一间病房足足住了四个病人,男男女女混合。
    父亲的病床,在最靠里面的一张,用一张帘子遮挡。
    ‘滴滴滴’,医疗仪器发出沉闷机械的声响。
    父亲闭着双眼,一动不动的躺着,浑身插满了各种医疗管子,看起来很糟糕。
    “……”
    眼泪,一下子就浸满了眼眶。
    黎晚歌赶紧用手捂住嘴巴,生怕自己哭出来。
    爹地,天底下最爱她的男人。
    曾经那么高大,那么伟岸,像山一样给她保护,如今却成了这副模样……
    “父亲,你的住院费和医药费,暂时解决了,你要坚强啊,张医生说你情况在慢慢变好,极有可能醒过来!”
    黎景行握着父亲黎长海的手,声音哽咽的说道。
    他和徐徐,都没有发现,黎晚歌走进了病房。
    “公公,医生说,你能听到我们说话,我想告诉你,不要担心我和景行,我们都过得很好,还有小语……您的外孙女,明年就该上幼儿园了,您可要快点醒来,她天天念叨着,要让外公给她讲故事呢……”
    徐徐一边流着眼泪,一边动情的说道。
    公公脑溢血成为植物人之前,是个很能干,很受人尊敬的人,一直热衷于慈善,对她和景行也特别好。
    一生的污点,估计也就是找记者堵在酒店房间门口,想问慕承弦要个说法。
    女儿被欺辱了,当父亲的想让肇事者给个说法,也不过分吧?
    实在想不通,这么好的一个人,怎么会落得这步田地,老天不公啊!
    说着说着,黎景行的手机响了。
    “喂……王哥啊,我这几天医院有点事耽误了,那活儿我要做,麻烦你给我留着,我……”
    黎景行的态度很卑微,卑微到最后,变成了失落,哭丧着脸道:“行行行,没事儿的,你先叫其他小工吧,还有活儿您记得给我留一个就是,还有上个月的工资……喂,王哥,王哥!”
    电话那边,似乎已经挂断了。
    黎景行捏着手机,手指握成了拳头,表情很愤怒,却隐忍着没有发作。
    “老公,出什么事了?”
    徐徐很担心,将手搭在黎景行的肩膀上,轻声问道。
    “没什么,王哥急着赶进度,运水泥那活儿,给新来的小工了。”
    “那你呢?”
    “再说吧,有新活儿王哥会通知我的,我在他手底下勤勤恳恳,做了这么久,他不会忘了我……”
    “他是不会忘了你,脏活累活的时候,可都记着你呢,一到发工资,就装死,连着上个月,你算算他拖欠我们几个月工资了,要不是他拖欠我们工资,咱爸的住院费,至于欠那么多吗?”
    徐徐有些受不了了,红着眼眶抱怨。
    她也是千金大小姐出身,不想成为一个只会抱怨生活的祥林嫂。
    可是这些年,生活实在太苦了,磨去了她大小姐的光芒和耐性,成为了终日为柴米油盐操心的普通妇女。
    “钱这方面,我会想办法的,你别担心,王哥不要我,我再去其他工地转转,总有缺人的,我……”
    “你还不明白么,事情的关键,不是人家要不要你,而是你根本就没找对方向!”
    徐徐甩开黎景行安抚的手,抹了一把眼泪,说道:“我和你一同念的大学,我们修的是MBA,研究的是商务关系,结果你看看你现在做的都是什么,水泥工,砖瓦工,搬砖工……你这样下午,有什么前途,小语跟着我们,有什么前途?”
    “我能怎么办呢,你以为我这些年,没有努力过么,慕承弦一声令下,哪家公司敢聘用我,黎家破产之后,又有谁愿意给我投资,你以为我想在工地上混吗,还不是看着工地上工资高,来钱快,我想给你,给孩子,给父亲提供宽裕一点的生活!”
    黎景行痛苦的抱着头。
    这些年,别说是黎家大少爷的傲骨了,就是一个普通男人的尊严,也被这残酷的现实,击得粉碎。
    “对不起,老公,我不是嫌弃你不够努力,我是看不得你才华被埋没……”
    徐徐抱住黎景行,后悔自己话说得太重了,她朝男人劝道:“你也说了,这些年是慕承弦刻意打压,才没公司敢聘用你的,如今他主动负担咱爸的医药费,代表着他有意愿和你握手言和,不如……不如你现在去和他谈谈,求他放我们一条生路,我们……”
    “你住嘴!”
    黎景行抬起头,用从未有过的凶狠语气,看着自己的老婆,冷冷道:“你让我去求一个害死我亲妹妹的恶魔,让我去求一个害得我父亲成植物人的禽兽,你把我当做什么了?”
    “我……”
    徐徐咽了咽口水,也觉得自己这话,说得太冲动,太自私,太不为黎景行考虑了。
    “不用求他,求我就行。”
    黎晚歌默默在旁边,听完了哥哥和嫂子这一些列对话之后,忍着心里的疼痛,面无表情的对他们说道。
    “又是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谁让你来我父亲病房的?”
    黎景行眼神凶狠的瞪着黎晚歌,一如他瞪着慕承弦一样。
    在他眼里,这女人就是慕承弦的一条狗!

猜你喜欢: 《天禄星今天又在水群》 《快穿姻缘女神:病娇鬼畜,超可爱》 《豪门有喜,鬼医娇妻有点冷》 《第一夫人:总统请入赘》 《新妻高高在上》 《盛世婚宠:余生独宠一个你》 《三才道士》 《时光与你不可得》 《老家谱》 《首席轻宠:总统夫人十八岁》 《贵女灵泉:盛世九王妃》 《头号鲜妻:大佬,别玩火》 《重生之木槿花开》 《我在斗罗玩卡牌》 《洪荒至尊》 《僵尸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