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我嫌脏了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龙凤双宝:总裁爹地请关灯 九桃小说(9txs.com)”查找最新章节!
    “黎小姐……”
    徐徐也很意外,黎晚歌竟然会来病房。
    不过,相较于黎景行的满满敌意,她对黎晚歌挺有好感的。
    总觉得,能在黎晚歌身上,找到很熟悉的东西,莫名感到亲切。
    “我很好奇,当年有本事搞得我们慕先生名誉扫地的人,长什么样子,于是就提议来看一看……”
    黎晚歌故意装得很随意,走到黎长海的病床前。
    近距离的看着父亲,心里那股难受,就更深重了。
    呼吸,不由自主屏住,身上的肌肉,也绷得紧紧的……深怕一个不小心,就流露出了真实情感。
    真想抱抱父亲,拉拉父亲的手,想告诉父亲,坚强点,你最疼爱的女儿,还活着。
    可是,她什么都不能说,她甚至连流泪的资格都没有。
    “唔……很普通一个老头子么,落得这么凄惨的下场,谁能不说是报应呢!”
    黎晚歌不屑的扭头,刻薄的说道。
    她不敢再看下去了,再看下去,她的眼泪,一定会像决堤的洪水,抑制不住的往下流。
    万一慕承弦突然进来,看到她在哭,就麻烦了……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给我放尊重点!”
    黎景行抓住黎晚歌的肩膀,很粗暴的将她推开了。
    父亲在他心里,很伟大,容不得任何人诋毁!
    “怎么,黎大少爷还要打女人么,的确就是个糟老头子啊,难不成……还要我昧着良心夸?”
    黎晚歌身形踉跄,及时扶住墙壁,才没有摔倒在地。
    她用余光,撇到了慕承弦在门口处的冷酷声音,所以才把话说得这么难听。
    “打你又如何,你这种女人,就是欠打,我替你爹妈教训你!”
    黎景行的情绪很不稳定,扬起了手掌,就要朝黎晚歌的脸上扇去。
    他对女人的怨恨,一部分来自慕承弦,更多的……有种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苦闷。
    好像,是对亲人一般,见不得她走弯路。
    “老公,你别冲动,别动手啊……”
    徐徐赶紧挡在两人之前,急得满头大汗,
    与此同时,连接徐长海的心跳脉搏仪,也‘哔哔哔’响个不停。
    正如徐徐说的,老爷子能听到他们外界的话,他们的争吵,必定也让老爷子着急了。
    “你看,咱爸都吓到了,你冷静点好不好,有什么话,好好说不行吗,不管怎么说,黎小姐也帮过我们,小语能平安归来,全靠她跟慕总求情,我们还没好好感谢她,怎么还打她呢?”
    “小语能回来,那是你父亲用钱砸出来的,跟她有什么关系,你永远都这样,识人不清!”
    黎景行没好气的说道。
    “我爸出力是一方面,黎小姐的求情,是主要原因……你没看到吗,慕承弦对黎小姐很不一样,你得罪了黎小姐,只会让我们在北城活得更艰难。”
    徐徐好说歹说的安抚着黎景行的情绪。
    “你老婆,比你聪明多了,想要在北城过得好,至少得抱对大腿,我现在抱紧了慕总的大腿,你们若肯抱抱我的大腿,我在他面前美言几句,你们的日子,也就没那么艰难了……”
    黎晚歌似笑非笑的对黎景行说道。
    她知道,哥哥一身傲骨,断然不可能向她低头的。
    可如今,也只有这样,才能顺理成章的,让慕承弦不再为难哥哥。
    “哼,你想得美,我黎景行就是要饭,就是乞讨,也不会抱你这种女人的大腿,我嫌脏了!”
    黎景行握着拳头,很不怜香惜玉的将黎晚歌往病房外驱赶,“你给我滚出去,我们慕家人,还轮不到你来看笑话,要当慕承弦的狗,去其他地方当去,这里不欢迎你!”
    “行行行,不用你赶,我自己会走,橄榄枝抛给你了,你自己不接,以后可别后悔……”
    黎晚歌顺势退出了病房。
    退出去之前,她又依依不舍的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父亲。
    也不知是幻觉还是什么,她好像看到父亲,睁开眼睛了,父亲像是什么都知道,在对她微笑。
    当然,黎晚歌很清楚,这只是她的幻觉!
    “怎么,被赶出来了?”
    慕承弦环抱着双臂,双腿交叠,慵懒的靠在墙壁上,英俊的脸庞,表情玩味。
    “可不嘛,你前妻的家人,真是一群疯子……”
    黎晚歌一脸嫌弃的摇摇头,然后伸手去搂男人的脖子,说道:“啧,你以前,可真受苦了,这岳父,这舅子,可都不好惹!”
    慕承弦维持着原本的姿势,不冷不热的看着女人,没有回应她的热情。
    仿佛,故意看她‘表演’。
    “怎么,说你前妻家人的坏话,不高兴了?”
    “不高兴,倒不至于,只是没有想到,你也有如此八婆的一面。”
    “怎么就八婆了?”
    “你这种人,我行我素,精明到极点,不像是喜欢议论别人的人。”
    慕承弦注视着女人的眼睛,像是要发掘出什么东西。
    “我……”
    黎晚歌有点心虚了。
    或许,自己的演技,太浮夸了。
    刻意想掩饰自己对黎家人的‘爱’,那这‘厌恶’就显得突兀了些。
    “有什么办法嘛,谁让人家嫉妒……嫉妒你的前妻,有幸能成为你的妻子,自然连带她的家人,也要一同嫉妒咯,你指望我对我嫉妒的人,有什么好印象么?”
    她脑子转了转,为自己的行为,找到合理的解释。
    慕承弦没接她的话,站正了身子,冷冷道:“时间不早了,回去。”
    “这就回去了?”
    黎晚歌眼见男人已经迈着长腿朝前走了,不放心看了眼病房里面,又快步跟了上去。
    坐在车上的时候,好几次她都欲言又止。
    “有什么话,直说。”
    慕承弦开着车,面庞冷漠,猜不透情绪。
    “慕先生,一定很爱你前妻吧,不然也不会为你的前岳父垫付医疗费。”
    黎晚歌想顺势,替哥哥求情,让慕承弦不要再为难哥哥。
    因为,就像徐徐说的,他既然愿意替爹地承担医药费,是不是也代表着,他愿意结束这段恩怨?
    “错了。”
    慕承弦开着车,回头看了黎晚歌一眼,笑容有些残酷,“我为老头子垫付医疗费,可不是为了帮他。”

猜你喜欢: 《天禄星今天又在水群》 《快穿姻缘女神:病娇鬼畜,超可爱》 《豪门有喜,鬼医娇妻有点冷》 《第一夫人:总统请入赘》 《新妻高高在上》 《盛世婚宠:余生独宠一个你》 《三才道士》 《时光与你不可得》 《老家谱》 《首席轻宠:总统夫人十八岁》 《贵女灵泉:盛世九王妃》 《头号鲜妻:大佬,别玩火》 《重生之木槿花开》 《我在斗罗玩卡牌》 《洪荒至尊》 《僵尸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