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又不是第一次脱,害羞什么?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龙凤双宝:总裁爹地请关灯 九桃小说(9txs.com)”查找最新章节!
    顾蔓蔓拉着慕小包离开了病房。
    从前黏黎晚歌黏得不行的小家伙,此刻却是当黎晚歌透明一般,直接绕了过去,看也没看一眼。
    “小包……”
    黎晚歌目光追随着小家伙,心痛到了极点。
    这种感觉,就像从天堂一下子跌入了地狱,她根本无法接受!
    “你也认为,是我教唆小包,伤害顾蔓蔓的,对吗?”
    黎晚歌回过头,那双浸满了泪水的眼眸,怔怔的望着男人,带着几分委屈和怨恨。
    委屈自己被诬陷,怨恨他全程都在,却一句公道话都不说。
    “是不是你教唆,只有你自己知道,我没兴趣知道。”
    慕承弦声音很冷,脸上的表情更冷,又道:“不过,我的儿子,不是普通小孩,有很强烈的自我意识,不会轻易被谁教唆。”
    男人这话,让黎晚歌有些困惑了。
    她不知道,他到底是站在她这边,还是顾蔓蔓那边。
    沉默了一阵,又鼓足勇气问道:“那顾蔓蔓说,你们就要结婚了,是真的吗?”
    “你希望是真的,还是假的?”
    慕承弦不答反问,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
    “我当然希望是假的,但……我希望的,能成真哦?”
    “看你表现。”
    慕承弦唇角的弧度加深,意味深长道:“如果你能在我和她的婚礼之前,让我爱上你,我自然不会再娶她。”
    黎晚歌有点生气,感觉被羞辱了,咬牙道:“你……你这话,太傲慢了吧,以为人人都该把你奉为上神,被你选择哦?”
    “你也知道,被选择的滋味不好受,对么?”
    慕承弦唇角的笑意,渐渐被寒冰一样的冷漠取代,声音薄情道:“这世上,谁离了谁,都能活,你既然跟乔司南勾搭在一起,就给我滚得远远的,我不是一定要选择你!”
    “你……”
    黎晚歌看着突然黑脸的男人,有点措手不及。
    她就说吧,他哪里可能失忆,即便失忆,也不可能忘记她。
    毕竟,他那么记仇,说到底是她和乔司南让他受伤的。
    若是醒来,第一个要报复的对象,就是她了。
    只是没有想到,这家伙的演技这么炉火纯青,好几次她都要被他骗过去了。
    “你终于玩腻了失忆这个游戏,决定想起我了?”
    黎晚歌明知道男人现在火大,也还是壮着胆子吐槽。
    “我当然要想起你,不想起你,怎么折磨你?”
    慕承弦带着狠狠的表情,不在否认了。
    “好吧,慕先生准备怎么折磨我?”
    黎晚歌一副任君发落的样子,做好了迎接暴风雨的准备。
    “我肩膀酸,过来给我捏捏。”
    “蛤?”
    黎晚歌大跌眼镜。
    就……就这?
    “怎么,不愿意?”
    “没有,没有,为慕先生按摩,是我的荣幸,我乐意得很。”
    黎晚歌很狗腿的跑过去,使出自己最精湛的按摩本领,揉捏着男人硬硬的肩膀。
    “腿也有点酸,给我捶捶。”
    “好好好,捶捶捶。”
    “腰痛,给我捏。”
    “好好好,捏捏捏。”
    黎晚歌像个贴身小太监一样,对待慕承弦任何龟毛的要求,都有求必应。
    男人到底是因为救她才受伤的,她心甘情愿的想照顾他。
    直到,她听到慕承弦一本正经的说道:“我想上厕所。”
    “好好好,上上上……”
    黎晚歌先是满口答应,完了又觉得怪怪的,“慕先生,你上厕所,不用跟我报备吧,这个我帮不了你。”
    “我头上的伤口还没好,你得扶我去上。”
    “我扶你上厕所?”
    黎晚歌简直哭笑不得,望着明显没安好心的男人,“这就没必要了吧?”
    “有必要,非常!”
    “好,我扶,我扶还不行吗?”
    黎晚歌扶着额头,被这男人打败了。
    什么时候,人人闻风丧胆的慕大总裁,这么幼稚了,简直就是慕三岁。
    高级的单身病房,自带独立卫生间。
    黎晚歌扶着慕承弦,一步一步,艰难的挪到卫生间。
    说是扶,倒不如说是扛……
    慕承弦像是故意要整她一般,手臂搭在她脖子上,全身的重量都压向她。
    可怜她小小的身躯,硬是要背负山一样巨大的他,腰都快被压弯了。
    “到了,你自己进去上吧,我就在门口等你。”
    黎晚歌一边大口喘气,一边想将男人圈在自己脖子上的手臂拿下来。
    谁料,慕承弦却并不让,反而环得更紧。
    “都说了,我伤还没好,头晕,你得帮到底。”
    “帮……帮到底,是怎么个帮法?”
    “你说呢?”
    “你不是……不是还要我帮你脱裤子吧?”
    黎晚歌问出这话的时候,脸已经红成了猪肝色。
    虽然,很荒唐,但绝对是慕承弦的风格。
    “既然知道,还等什么?”
    慕承弦深邃的眸子,像是两股燃烧的火焰,分分钟要把黎晚歌烫化。
    “我怎么可能帮你脱裤子,这太……太难为情了,我才不要!”
    黎晚歌一把将男人的手拿开,转过身去,捂着脸道。
    “又不是第一次脱了,害羞什么?”
    慕承弦从后方,揽住黎晚歌盈盈一握的腰,暧昧邪肆道:“不是不希望我和顾蔓蔓结婚吗,那就拿出你的本事来。”
    本事?
    脱裤子?
    这特么算什么本事啊?!
    黎晚歌在心里狂吐槽,但也不敢表现出来。
    她知道,慕承弦要她脱裤子是假,要她是真。
    但此情此景,她可没那么强大的心脏,把自己交给他,只能硬着头皮拒绝道:“你才脱离生命危险,不适宜做那些事情,我答应你,改天……等你病好了,我什么都给你,好不好?”
    慕承弦被女人羞涩又窘迫的样子逗笑了,冷峻的五官,不自觉柔和,“想什么呢,我让你给我脱裤子,是因为我手指被吊灯碎片划破不方便……”
    “啥?”
    “自己看。”
    慕承弦说着,将右手伸到黎晚歌跟前。
    女人这才发现,他这只手,缠着白纱布,若是脱裤子,确实不方便。
    “这……”
    脸,比猪肝还要红了。
    黎晚歌啊黎晚歌,你一天天的,都在瞎想什么。
    “你刚刚说,我才脱离生命危险,不适宜哪些事情?”
    “很多……很多事情,都不适宜做啊!”
    黎晚歌心虚道。
    “也对……”
    慕承弦点点头,却突然将女人压在墙壁上,在她耳畔道:“但有件事情,我保证能做得很好。”

猜你喜欢: 《心机》 《邪性总裁,坏坏宠》 《从契约宠物开始》 《苍天圣道》 《女神聊天群》 《医武天尊》 《御膳:厨娘王妃》 《开局花光八千万亿》 《爱情让我昏了头》 《我是辅助创始人》 《至上学府》 《系统逼我炼丹成仙》 《三国之宋人崛起》 《六界剑尊》 《以言铭心》 《妖妻仙妾》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