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2章终于见到

    “那这簪子……”素心皱着眉将这簪子往前面递了递。不是她眼光高,就是这样粗制滥造的簪子大户人家的位份稍微高一些的丫鬟都不会佩戴的。
    陆梦离只是瞧了一眼,而后随意道:“先收着吧,本王妃瞧着她的款式确实还算新颖。”
    素心无奈,眼中还有些嫌弃,但是只得将这廉价的簪子收了起来。
    看着身侧女子皱着眉头,十四灵机一动上前半步,轻声道:“素心姑娘,既然王妃娘娘说了这簪子的款式还不错,便是证明王妃喜欢这个款式。”
    “你就先将这个簪子留在身边,晚些时候回了王府,再找工匠用上好的材料做一个一模一样的好簪子,不就是配得上王妃了吗?”
    听到这个主意后,素心的眼睛都亮了起来,嘴角不自觉地就露出了笑容,惊喜道:“这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看来你还是很机灵的嘛!”
    听到夸赞,十四也不谦虚,笑着点了点头,道:“若不是因为我脑子灵光,文武双全,是段不得被选作做小殿下的侍从的!”
    “甚好!”瞧着眼前少年丝毫不谦虚,甚至还有几分窃喜的模样,素心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陆梦离就在这时转过头去,催促道:“你们两个在后面磨蹭什么呢?还不快点跟上!”
    两人一惊,而后反应过来一同小跑着跟上了前面两人的步伐。
    【系统提示:玩家主线最新任务,找到靖王妃陆梦离,获取她的信任,成为她的心腹。】
    机械的声音再次响起,却不知道属于哪个玩家。
    泽霖早早醒来,就依靠在窗边看风景——其实外面就是喧闹的街市,除了有些烟火气,热闹了一些,根本谈不上什么风景。
    他目光毫无波澜的看着楼下的人群攒动,他们越是欢声笑语就越是反衬的他落寞非常,顾忌一人。
    “唉……”良久,泽霖只是轻叹了一口气,而后收回目光,合上窗户,转过身去。
    这一转身便瞧见陈之南悄无声息的站在门边,一双眸子凝视着他,即便是在他已经发觉的情况下都没有任何要转移的意思。
    他管不了那眼神里是否有着什么不同寻常的含义,只知道这样被看着会心底发毛,还有几分骇人。
    “属下参见洛溪郡主,不知洛溪郡主有何吩咐?”泽霖反应了片刻,而后才扯着僵硬的微笑朝着她行了礼。
    他一直弓着身子,不敢抬头去只是陈之南的眸子。冷静下来之后,他才发觉到她眼中的悲凉,这份深沉让她的年岁都跟着大了一些。
    “没有什么吩咐,就是想来看看你。”陈之南笑了笑,十分淡定的说着。可是步子未移,眼神也未移。
    这样的场景当真是让人十分尴尬,不论摆出什么动作都似乎有几分多余。终于,泽霖咬紧牙关,直起身子,道:“洛溪郡主是何等尊贵的身份,怎么能站在门外呢?”
    “若是郡主想要看一看属下,大可进来屋子里坐着看。这般……属下担心您会累着。”这话是他做了许久的思想工作才说出口的。
    虽然他不讨厌陈之南,但是因为这怪怪的眼神,还有偶尔那奇怪的话语,都让他觉得她不是一个普通的郡主,与她相处心中总是倍感压力。
    陈之南听此脸色稍稍有些动容,正要迈脚之时,玉婵便从不远处小跑了过来。
    她不悦地剜了泽霖一眼,而后躬身行礼,道:“郡主您倒是让奴婢好找!皇后娘娘来看望您了,此刻正在您的厢房里呢!”
    “皇后?她出宫了?”陈之南的脸色变得很快,一瞬间就严肃起来,眼神中满是警备,好似方才的幽怨美人不曾出现过。
    见到她这副样子泽霖才觉得心中的石头放下了几分——这才是她该有的样子啊!方才那般柔柔弱弱的模样实在是瞧着不习惯。
    玉婵又在她的耳边小心翼翼说了些什么,她便如临大敌,最后望了他一眼后就匆匆离开了。“今日你就在屋子内,将房门锁死!切莫发出任何的动静,听到没有!”留下的玉婵也是在一瞬间变了一副脸色,话语表情都好似在面对囚犯。
    泽霖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躬身作揖,轻轻道了一句“是”。
    似乎是对他不太放心,玉婵犹豫了片刻才快步离去,急着跟上陈之南的步伐。
    对于她冷漠的态度泽霖早已是习惯了,毕竟两人相见的第一日她对自己就是满心嫌恶,后来因为陈之南一定要将自己留在身边,她便更加不悦。
    如今陈之南似乎是对自己有些特殊,玉婵每每瞧见他眼睛里都是藏着刀子的,好似在心里将自己千刀万剐了千遍万遍,好生可怖!
    泽霖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听着她的吩咐将门合了起来,将自己与外面隔绝起来。
    其实这样也不错,至少证明了短时间内不会再有人过来打扰他,只可惜活动的范围小了一些罢了。
    实在无趣,泽霖便又拉开了窗户往下面看去。原本只是随意的一眼,却因为人群中一个于他而已异样夺目的人紧紧吸引了他的目光。
    他的瞳仁震荡,惊讶得久久不能回神。
    “这都不是梦……竟然是真的……”泽霖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可是心里的悲伤还是让他湿了眼眶。
    这一切的付出终于在这一切都体现出了价值,他的辛苦真的没有白费!
    “昨日是有嬷嬷前来为洛溪郡主送嫁衣的吧?”凭着模糊的记忆,泽霖只敢小心翼翼的喜悦,“那是不是说明她的婚期将近,就要嫁到靖王府了?”
    “方才那应该就是林梦吧?”他的嘴角不自觉地就露出笑容,可是心底的些许不确定让他不敢开心,他担心自己太过得意忘形,就会让这一切变成一场空。
    “看着她的笑容她在这里过得应该还不错,身后还跟着丫鬟随从,还算有些威风,说明那王爷没有亏待她!”
    说着说着,泽霖的笑容又凝固起来露出疑惑的表情:“她手边是不是还牵着一个孩子?这会儿功夫孩子就有了?”

猜你喜欢: 《豪门暖婚:江总追妻三十六计》 《商女重生之权臣有毒》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幽冥咖啡馆》 《我的老婆是仙女大人》 《豪门富二代》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