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涉世未深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八零农家致富日常 九桃小说(9txs.com)”查找最新章节!
    真爱的人,吵架之后感情会更好
    王卫东的骚扰让小慧与谢长风捅破了那层窗户纸,感情进一步升华,接下来几天,谢长风恰好都在青山乡附近放电影,他每天都会半夜跑过来,就为了早上见见小慧。
    谢长风除了放电影,还要做宣传,经常要画海报,为了能和小慧多时间相处,他就在农机站的工作台上画。
    “我从小喜欢画画,也跟老师学过一段时间色彩和素描,我小时候还想过自己长大当画家呢。”不过是随意聊天,没想到触及了心中隐痛,谢长风说完,脸色有些难过。
    “你画得真好,跟相片似的。”小慧两眼大睁,一副不敢相信的呆傻模样,表情十分夸张,把谢长风逗得噗嗤一笑,心里的遗憾、酸涩也不翼而飞。
    “我画的还很不好,你不觉得这人面部表情有些呆板吗?”谢长风很认真地道。
    “看不出。”让工科生评画画,要了老命了,小慧撅嘴。
    谢长风略有遗憾。
    小慧急忙道:“你觉得表情没画好,多画画不就是了?”
    “咦,好主意啊,你能给我当模特吗?”
    好像掉沟里了,但看他满眼殷切,小慧只好点头答应:“好吧。”
    可是长时间保持一个表情,必然是僵硬的,谢长虹画完之后,要根据自己记忆中的表情修改,有时会故意的逗小慧。
    于是,小慧一时哭,一时笑的,农机站的院子里,每天上演着啼笑因缘。
    这天,谢长风没有画画,有些郁闷地给小慧道:“我明天要转到县西去演电影了,就不能来了。”
    “我还正要劝你不要来了呢,每天这样跑来跑去,休息不够,你看你,长出熊猫眼了。”
    “你才熊猫眼呢,狠心的女人。”
    “这是心疼你。”
    两人斗嘴之后各自进了房间。
    农机站空房子多,现在是夏天,谢长风弄了一床草席,拿了一个被单,就算齐活了。
    夜很安宁,小慧睡得也很香,以至于房门被“砰”一下踹开,她才被惊醒。
    手电光照得睁不开眼,小慧披散着头发,急忙将睡衣最上面的扣子扣好。
    听声音,进来好几个人。
    “于小慧,你就是于小慧吧?有人告你搞破鞋,请给我们走一趟。”
    小慧低头躲避手电光,急忙穿上鞋,气得浑身哆嗦:“你们有没有长眼睛?我房间里是不是就我一个?有人告我你们就能抓人啊?还讲不讲理!你们和苏修美帝反动派有没有区别?”
    “嗬,嘴还挺利!”拿手电的人讽刺地道。
    小慧气得拿起床边的木棍,对着他就抡过去,却被人劈手夺走了。
    半夜里声音特别响,谢长风和秦站长都跑了过来
    小慧不认识这些人,秦站长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哎,你们这是干什么?三更半夜的,还让不让人休息了?”
    谢长风挤开人群挡在小慧前面,还没说话呢,就被人指着鼻子:“你是谢长风吧?还有你呢,有人告你耍流氓,跟我们走。”说着,几个人拿着绳子,伸手就要抓小慧和谢长风。
    秦站长急忙伸手拦住:“到底怎么回事?有话好好说,好好说,别动不动就拿绳子捆绑,万一错了呢?”
    “老秦头,你算什么东西?敢阻挡我们工作?”背枪的小青年把枪从肩头卸下,端了起来。
    “哎,别,别,先别绑,我和你们一起去,去见你们黄部长。”秦站长真的很害怕,万一走火了可不得了。
    小慧这才清楚来的是公社的民兵,归公社武装部管。
    秦站长依然低三下四地哀求着:“这两个都是好孩子,是谁告发他们?让那人来对质呀,不能这样的。”
    “当然有人对质的,跟你没关系,少管闲事。”来人中年纪最大的上前,把秦站长往边上拉。
    “刘管,不能这样,你们真要把人抓走,我就去找肖主任。”肖主任是县革委会主任,仅次于县高官的二把手。
    几个民兵动作顿了一下,拉着秦站长的刘管,低声威胁道:“肖主任那么忙,会见你?”
    “不要忘了,谁把我调到农机站的。”
    刘管还真停下了手,当时他也想当农机站长,虽然他只是个半拉电工,根本不会修农机。没想到秦站长忽然横空出世,挡了他的路。他多方打听,得知秦站长背后站着肖主任,就没敢再有小动作,可是,一年多过去,肖主任即便来检查工作,也没有再见过秦站长,刘管以为自己弄错了呢。好容易今天有人告状,他就赶紧过来,想借机诬陷秦站长,好赶走他。
    “秦站长,我们也不过是执行任务,你就是找肖主任,那也没用。”刘管有些色厉内荏。
    “不信就试试。”
    “少在这里狐假虎威,黄部长谁也不怕。”
    “也好,我们去见黄部长,黄部长是个很有原则的人,他绝对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也不会无端冤枉一个好人的,我们去那里对质。”秦站长说道。
    刘管眉头紧皱,黄部长是军人出身,最是黑白分明,他不想这么办的。
    听到告发的人说的话,他就跟打了鸡血一般,没想到这里三个人很是本分,如今骑虎难下,他就想威逼恐吓,弄成既成事实。
    刘管向两边的人使了个眼色,一个民兵推了谢长风一把,想把他背后的小慧拉出来,女生胆小,比较容易吓住。
    谢长风低头哈腰,满脸都是巴结地笑容:“哎哟,你们,你们看这样行不?我陪你们去,小慧是个女孩子,不容易。”
    “小慧,瞧瞧叫得多亲,还说没奸情,哼,带走!”那个民兵把枪口转过来。
    秦站长急忙又冲到小慧和谢长风面前:“不要这样,万一走火了呢?”
    有人在背后推了一把小慧,小慧趔趄着差点摔倒。
    “你们怎么能这样?”谢长风气坏了。
    小慧对他摆摆手:“走吧,在这里也说不清楚。”
    谢长风对小慧摇头,无奈小慧不懂他的意思。
    小慧听人夸过黄部长,最是疾恶如仇、公平正义,就劝谢长风一起去公社见黄部长。
    谢长风见小慧不懂自己的意思,这么多人,他也没法解释,满脸焦急。
    两个人被押着进了公社大院,找到黄部长的办公室,小慧惊诧地在这里看到了王卫东,一切都明白了。
    “他们就是搞破鞋了,我那天看到于小慧孕吐!”王卫东气昂昂地道。
    黄部长的脸阴沉着,狠狠瞪了小慧一眼:“来下乡,不好好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好好劳动,搞什么破坏!”
    “我是清白的,我那天吃坏了肚子才吐的,恰好让王卫东看见了,不信你可以让公社卫生所的医生看看,我是清白的。”
    黄部长看了王卫东一眼:“你看到她吐了几次?”
    小慧低着头不敢看见王卫东,怕自己会犯恶心,王卫东却以为小慧怕他:“我看见了好几次了,大白天好好的,忽然就吐了。再说,谢长风天天半夜跑到农机站,这又不是我一个人见,他们都能作证。”
    秦站长挤到前面,解释道:“黄部长,长风这段时间是来照顾我的,是我身体有病,连累他的。长风每天晚上,就住在我的隔壁,刚才,他们去的时候也看见的,你可以去农技站勘察现场,长风住在哪里,一目了然。”
    谢长风接声道:“是的,我点的蚊香还没有灭呢,黄部长,你派人去灭了吧,若是引发火灾,可就糟了。”谢长风也给黄部长解释。
    黄部长瞪眼看着秦站长,摇摇头:“你撒谎,你最近的浮肿都轻了,怎么可能还需要人晚上护理。”
    “就是因为长风这段时间照顾的好,我的病才轻省了一些。”
    “别骗我!当我没得过肾炎?我要不是得了肾炎,也不会转业。”
    秦站长一时语塞。
    “关起来!”
    黄部长一挥手,有民兵就拿着绳子捆向谢长风。
    小慧急的喊起来:“黄部长,你不能这样,我可以看医生,让医生证明我是清白的。我是个没结婚的女孩子,还不到二十岁,我不嫌丢人看医生,就是为了自证清白。你是ge命干部,全公社的人都说你最严肃认真。我想,你肯定不怕麻烦吧?会等到医生检查过我,再下结论,对不对?”
    秦站长急忙接话:“对,对,黄部长,***教导我们,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共产党就最讲认真。”
    黄部长皱着眉头看看小慧,虽然是夏天,小慧依然穿着长袖长裤,衣服袖口和前襟都打着补丁,头发也是扎成和农村女孩一样的麻花辫,没有像别的女知青那样,戴发卡或者辫稍扎头花,
    他就喜欢艰苦朴素的年轻人,小慧的形象,很符合他的观念,黄部长心中有了几分好感,大手一挥:“把他俩分开,一个关到东边那个空房间,一个关到东边招待所。
    秦站长,陪我到农机站走一遭。”
    有人把绳子搭到谢长风的肩头,黄部长恼火地一摆手:“胡闹,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
    “?”
    “先关着,调查清楚再说。”
    “黄部长——”王卫东很失望,语气很愤怒。
    “把他也关起来,若是诬告,也要处理!”
    王卫东脸色一下子就白了,他很委屈地喊道:“黄部长,你不能这样对我,我这是为了ge命工作。”
    “无耻的诬告,就是破坏ge命。”秦站长很严肃地对黄部长说。
    黄部长没有说话,头也不回地走了,秦站长随后紧跟,王卫东无可奈何地跟着几个民兵,因为只有两个空房间,民兵们只好把王卫东和谢长风关在一起。
    等小慧走到房间里,看到那里有张床,上面还有被褥,就明白了黄部长的为人还真是不错的,他对自己说的话多少信了一些。
    小慧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许多。折腾了半夜。她也困了,就关好门窗,安然睡下。
    她还是来这个世界时间太短。认识不够深刻,虽然前世她活了快四十年,但也是没有遇到过真正的奸人,不知道人心险恶。
    第二天天刚亮,有民兵过来,把小慧和谢长风放了,就说了一句:“快走吧。”
    小慧认为这是承认自己是清白的了,她把身上的睡衣整理了一下,这是几年前的衣服,现在有点小了,穿上的感觉和衬衫也差不多,并不显得出格,这才高高兴兴地往外走。
    谢长风眉头紧锁,想要说什么,那个民兵很凶地瞪了他一眼:“怎么?还想让我们管饭?”
    小慧还撇了撇嘴,心说谁稀罕吃你的饭,依然没有多想。
    跟着谢长风以迈出公社大门,眼前的一幕把小慧下坏了,挤挤挨挨一片人,都对着他们指指点点:“原来是他呀,长得倒是人模狗样的。”
    “这女的不咋样嘛,眼睛也不大,听说跟好几个男人搞破鞋,昨天就是先前的男人不忿,把她告了。”
    小慧扭头就往公社大院里面躲,没想到跟随的民兵已经关了门。
    这是被人耍了!
    亏得自己还认为黄部长人很好!
    小慧气急了,握紧拳头猛擂公社大门:“黄部长,黄部长,你出来,还我清白!”
    门里的民兵正趴门缝看热闹呢,见小慧这么喊,吓得腿都软了,要是有人误会了黄部长,他都不知怎么死呢。
    小慧这么一喊,围观的大妈们果然一下子就安静下来:“咦,还有黄部长的事儿?”
    这个热闹可大了,真精彩,她们一个个伸长脖子,往门里面瞧,即便大门紧闭,什么也看不见。
    小慧才喊了三声,公社大门就呼啦开了一条缝,那个民兵一把将小慧拉进去:“闭嘴!”同时,把门迅速关上。
    谢长风被关在外面,急得要死,又不敢像小慧那样喊。
    “黄部长,黄部长——”小慧还在拼命大喊,把公社里的人都惊动了。
    刘振林出现在大门口,他黑着脸对捂着小慧嘴巴的民兵吼道:“放开,什么样子!”
    那民兵委屈地站在一边。
    “喊什么!”刘振林狠狠训斥小慧道。
    “我冤枉!”
    “到底怎么回事?”刘振林侧身往后一指,“到黄部长的办公室去说。”
    黄部长穿着一身短袖短裤,满头热气地跑过来,显然是晨练刚回来,看到小慧和那个民兵,眉头立刻皱起来:“我让放了你,为什么还要闹?”
    “你去外面看看,足有一百多人,和开我批斗会有什么区别?是你派人抓的我,就得给我澄清事实,恢复名誉。”
    “我什么时候派人抓你了?”这时候捉jian可不要审批,抓住了,带到他那里处理,这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民兵是你管的吧?他们无缘无故抓我,还四处散播谣言,我不找你找谁?”
    好像还真有几分道理,黄部长脸黑得能滴下水来。
    因为小慧和秦站长及时收好潜水泵和其它农机具,刘振林对她印象还不错,所以,并没有批评小慧,而是把人交给黄部长就走了,他也很忙的。

猜你喜欢: 《快穿之娇妻有灵田》 《绝世之天命成凰》 《烈火与寒冰》 《末世红警基地》 《天元帝国》 《问玄者》 《娘娘她又软又甜》 《幕后黑爵》 《我的驱魔生涯》 《茅山阴阳抓鬼师》 《拯救世界从越狱开始[快穿]》 《当死敌成为我的抑制剂》 《驭灵宗宗主》 《凤鸣在天》 《三国之超级培育系统》 《最强捉鬼炼妖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