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0章 魔宫

    三人往外看去,发现来的不是之前那个怪人,而是一个魔族。
    魔族语气冷漠道:“仙子等的盛衣澜来了,你们该死了。”
    下一刻,就毫不犹豫朝三人动了手!
    三人反应极快地躲开,下一刻那攻击打在牢房门上,本来坚不可摧的牢房门竟然顷刻间被破开来,可见这魔族的实力之强横!
    盛九夷三人脸色凝重,本来以为要拼死一搏,却没想到下一刻,一个黑甲黑袍的人影突然从昏暗中出现,仿佛捏死一只蚂蚁一般,毫不费力杀死了那只魔族!
    盛九夷三人震惊又忌惮地看向黑袍人,“你是谁?”
    黑袍人周身魔气翻涌,他漆黑一片的目光直直看向盛九夷,然后朝他走去。
    ……
    按照惯例,交流大会将会持续整整七天,但是这次情况特殊,效率就不是一般的高,不过两天就结束了。
    玄灵子等人经过两天的商议,已经制定好了计划,决定先发制人攻打魔界。
    因为他们猜测,那个新出世的妖魔大概率就藏身在魔界——即便不在,将来那妖魔要对修真界开战的时候,魔界也必定是修真界一大隐患,是不可能绕开的,所以早一天攻打魔界,就先一步占据先机。
    而要攻打魔界,玄灵子自然是当之无愧的领头人。
    在交流大会结束后的第一天,玄灵子等人就决定要出发。
    然而却在这时候,却又传来一个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的消息——妖族和魔界毫无征兆地同时集结了兵力,朝着修真界压近!
    “妖族?怎么会?妖族不是早已经是一盘散沙了吗?”
    “难道是出现了新的妖皇?”
    众人猜测纷纷。
    而神机门老祖卜卦之后,脸色凝重,道:“卦象显示,的确是出现了新的妖皇。”
    所有人都被这个消息惊住了。
    “怎么会突然出现新的妖皇?不是一千多年都没有吗?”
    “冥渊妖魔出世已是大患,妖族竟然又在这当口出现了妖皇,这是修真界大劫啊!”
    更让人感到不寒而栗的是,妖皇出世,他们之前半点异常都没有察觉到,而妖族与魔界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已经勾连在一起了!
    在快速的商议过后,众人决定,原计划不变,只是人马一分为二,一支攻打魔界,一支应对妖族。
    而此刻,盛衣澜的心里不知为何满是不安。
    妖皇……她总觉得和凤归有关系,但是这个猜测实在很荒谬,凤归如今只剩一缕残魂而已,根本不可能号令妖族!
    可是修士的直觉大多时候不可能出错。
    那么现在那个妖皇……是谁?
    还有,问月他们还没回来。
    “爹,陆青阳有给你传信吗?”
    在一天前,陆青阳传信回来说,他们已经找到了盛九夷三个,并且将人救了回来,已经从魔界返回。
    但是一天过去,竟然就没了消息!
    盛衣澜尝试联系问月,发现没有任何回应。
    玄灵子拧眉,摇了摇头,道:“他们可能遇到了麻烦,我请神机门卜了一卦,显示他们还在魔界,只是暂时没有危险,你先不必太过担忧。”
    可盛衣澜哪能不担忧?
    思虑良久,她道:“爹,我要亲自去魔界一趟。”
    玄灵子拧眉,显而易见的不赞同,他正要说话,盛衣澜却先一步央求道:“我会小心保护好自己的,爹你若不放心,我可以和罗掌门他们一起。”
    陆青阳等人突然失去消息,肯定不能不管的,因此玄灵子又派了几个修士打算潜入魔界,看看发生了什么。
    双极门的罗掌门就是其中一个。
    玄灵子很不想盛衣澜去涉险,但是他看着女儿坚定的眼眸,知道他恐怕口头上拦住了她,回头她又会偷偷的跑,只能妥协道:“那一定要小心行事。”
    盛衣澜忙点头,“我知道的。”
    因为魔气对肚子里的孩子有影响,因此出发之前,玄灵子特意给了盛衣澜一样法宝,说佩戴在身上,可以持续一个月的时间不受魔气侵扰。
    当然这意思不是让她一去就是一个月,而是保证她不会因为魔气出什么意外。
    事不宜迟,盛衣澜和罗掌门一行四个人很快就出发了。
    四人以最快的速度抵达了魔界。
    出乎意料的是,他们悄悄潜入魔界,一行竟然十分顺利,都没有遇到任何阻挠。
    盛衣澜心头有些异样,总觉得……是有人故意让他们这样顺利一般。
    她将自己的怀疑告诉了其他三个人。
    另外三个人中,除了罗掌门之外,另外两个掌门分别是飞鹤宗的月宗主,阴阳谷的越谷主。
    其中月宗主性别为女,是个仙气飘飘的大美人。
    三人看着年轻,其实都已经算是修士中的前辈了,对盛衣澜的态度都很和蔼,并没有因为她是个资历浅的小辈就轻视她。
    听了她的话后,月宗主道:“那我们得小心警惕一些了。”
    罗掌门提前拿了陆青阳的一个剑穗,以做寻人之用。
    这会儿一到了魔界,他就捏了个法诀,利用那剑穗确定了陆青阳等人的方位。
    “在魔宫。”他道。
    “魔宫是额魔界最为危险的地方,看来有人知道我们会来,或者说是故意引我们过来的。”
    “既然这很可能是个圈套,那还要不要去魔宫探一探?”
    四人商议了几句,还没有商量出个结果,盛衣澜就发现她手中的问月剑突然猛烈地震颤了一下,接着问月冷厉的声音像是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阿澜,离开这里!”
    盛衣澜脸色一变,“赶紧走!”
    尽管心里恨担心问月他们的安危,但是能让问月耗费修为这样严厉的提醒她,可见这里的危险!
    最明智的决定,就是赶紧离开!
    罗掌门三人也不问什么,一听了她的话就迅速转身想要离开。
    却在这时,一阵黑雾突然铺天盖地地袭来!
    “是冥渊魔气!跑!”罗掌门脸色大变。
    他们的反应已经很迅速,但是却还是快不过那魔气,不过顷刻间,那魔气就扑了下来,将所有人都包裹在了其中!
    盛衣澜只觉得眼前一黑,视线里就什么也看不见了,身边也没了其他人的气息——魔气隔开了他们!
    “罗掌门!”盛衣澜喊了两声,没有任何回应。
    盛衣澜看着周围将她包围起来却什么都不做的魔气,目光有些晦暗,她突然选了个方向,想也不想就冲了出去!
    在黑雾中不知道跑了多久,盛衣澜眼前突然一亮——魔气消失了。
    而此刻,她站在了一座非常宏伟的宫殿前。
    周围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
    这就是……魔宫?
    盛衣澜心里突然生出一股十分熟悉的感觉,她一闭上眼睛,脑海中就浮现出这座宫殿的轮廓,她知道走进去之后左转会到哪里,知道宫殿的后头是什么,甚至知道这里有几个偏殿,又有几个房间。
    盛衣澜有些恍惚地睁开眼睛。
    她以前……或许在这里待过很长一段时间。
    她抬头看着这座巍峨的、散发着危险气息的宫殿,恍惚间,仿佛看到了那个红衣明艳的女子,在温柔又宠溺的对她笑,眉宇间所有的凛冽和危险,在面对她的时候,消失得一干二净。
    那是魔尊鸣玉。
    她的鸣玉姐姐。
    她很爱她。
    盛衣澜的心骤然缩紧,她抬手捂住心脏,压下那奇怪的、暌违已久的感觉。
    她抬脚走进了宫殿。
    “啊——!”一声惨烈的叫突然响起,将盛衣澜隔吓了一跳。
    魔宫里有人!
    盛衣澜快步往前走了一段,发现在前方的主殿之中,有两人正打得天崩地裂,一团黑的魔气和一团耀眼的白光正随着主人的打斗两两对抗。
    她定睛一看,其中一个,赫然就是之前结界中出现过的那个黑袍人!
    而另一个,也是一身黑裹得跟个粽子似的,看样子似乎是个女人。
    那白光那是那女人打斗中散发出来的,盛衣澜看着,有些惊疑不定,那似乎……是仙气!
    她能感觉到那白光逸散到她这边时,她头脑突然变得清醒又舒适,那感觉和吸收灵气有些像,效果却远超过灵气!
    这个女人……难道是上界的人?
    两人手下没有一刻停滞,没有往盛衣澜这边分一个眼神,也不知道发现了她的到来没有——多半是发现了的,但是这时候显然没有人会分神来关注她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盛衣澜眼睁睁看着,那白光在魔气的挤压下越来越少,那女人竟然也渐渐不是那黑袍人的对手。
    盛衣澜暗自心惊,若这女人当真是上界的人,那能碾压这女人的黑袍人,又会是什么人?
    看着女人节节败退,盛衣澜完全没有要上前帮忙的想法——不说她的实力和这两人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再有她可没忘记,那个想杀她的“仙子”,很有可能是商界的人!
    眼见两人的打斗快要结束,盛衣澜飞快转身离开了。
    ……
    盛衣澜走后,女人很快失去了最后的反抗力量,重重摔落在地上。
    娘,霍度,双极门罗掌门,飞鹤宗月宗主,阴阳谷越谷主

猜你喜欢: 《复仇萌妃有点甜》 《阴村》 《我在都市捡属性》 《重生嫡女之美人如焰》 《老祖出棺》 《洪荒之娲皇造化》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