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京都

大夏三年六月二十六。
  初夏时节,长安城才刚刚有了些许暑热,整个大夏却已经沸腾了起来,因为这一期的大夏周报。
  大夏周报详细的刊登了越山两道震惊天下的贪墨窝案,也大版面的报道了京西北道,京东西道严重的吏治问题。
  傅小官没有将这些丑事给遮掩下去,而是选择了公之于众。
  大夏的许多百姓们而今早已习惯了订阅大夏周报,他们在看过了这一期之后不甚唏嘘,才明白大夏依旧有那么些贫穷落后的地方,才知道官府依旧有那么些贪张枉法之辈。
  这些就是狗官!
  在绝大多数的老百姓的心目中,他们所处的地方吏治是清明的,他们感受到的是大夏官府的廉政以及高效,是官府中上上下下的官员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心态。
  那些狗官就是老鼠屎,他们想要坏掉大夏的这一大锅粥!
  幸亏陛下英明,幸亏陛下明察秋毫,幸亏燕相等人深入一线去取证调查,他们将这些老鼠给揪了出来,想来在官场上定会引起轰动,这便是陛下敲山震虎,给大夏的所有官员划出了一条红线来。
  这当然是好事。
  有了这前车之鉴,那么往后的官员们就算是想要再伸手,恐怕也得有了几分顾虑。
  “越山北道的道台啊!那个叫言希白的,还有那个崇州知州宗时计,听闻他们家里抄出来的黄金白银不计其数……”
  “我就不明白了,他们贪墨那么多的钱财来干啥?”
  “据说这两位在位的时候过得还很是节俭,就是他们的夫人过得奢靡一些。你们说他们贪来那么多的银钱又不能留给后人,这案子一翻,统统被押解来长安刑部大狱了,这是怎么想的呢?”
  “你当然就想不明白了,他们那叫侥幸!万一这次燕相没去越山两道呢?万一御吏台也没有察觉呢?那么多的银子,可够他们的子孙后代享受几辈子了!”
  “你这话不对,他们能瞒过陛下的眼睛么?要我说啊……这还是叫贪得无厌,现在好了,一家伙翻了船,丢了区区小命不说,他们的名字恐怕都会在大夏的史书上留下一笔来警示后人了!”
  “听说押解那位宗时计的囚车中午时分就要进入长安城了?”
  “喂喂喂,你们恐怕不知道这位宗大人还是皇上曾经在虞朝时候的旧识!听说他的大舅哥还是咱们大夏陆军的某个军长!”
  “当真?难怪他敢贪,原来还有着这样的背景。”
  “这背景有个屁用,皇上还不是把他撸了!依我之见,这位宗大人只怕会更惨,因为他辜负了皇上的期望。”
  “走走走,咱们去城门口瞧瞧这位宗大人长得是个什么模样!”
  “……”
  长安城的茶楼酒肆都在议论着这件事,许多的老百姓甚至涌向了北城门想要瞧瞧那囚车,和那囚车里囚禁的人。
  毕竟像这样的事很新鲜,至少在皇上登基以来尚未有发生过。
  海军陆战队押解的囚车此刻来到了长安城外。
  白玉莲骑着马站在了宗时计的囚车旁,转头看了看蓬头垢面的宗时计,“这就是长安,你不是想看看么?”
  “多看两眼,记在脑子里,我担心这就是你最后能够看到的了。”
  宗时计睁开了眼睛,阳光有些强烈,他眯着眼望向那座没有城墙却偏偏显得极为巍峨的雄城。
  这里是长安。
  这里曾经是沃丰城。
  这里已经没有了沃丰城的影子,它是如此的壮阔,又如此的年轻。
  它就像大夏一样年轻!
  它的每一处建筑在这阳光下都散发着活力,都仿佛在诉说着大夏的光辉前程。
  “它很美!”
  “它当然很美,它是陛下亲手设计的。”
  “……白将军,到了刑部,若是陛下要提审我,能不能让我洗个澡换一身衣服?”
  “你想体面的去见皇上?”
  “不是,”宗时计摇了摇头,“我怕现在这模样污了陛下的眼睛。”
  “……好。宗时计,你现在后悔了吗?皇上对你有多恨这就说明了他曾经对你有多期望。可惜……你和皇上差不多的年岁,你本应该有着极为灿烂的前程。”
  “若是你在地方做出了政绩来,迟早有一天你会成为一道之道台,甚至踏入这长安城,成为这中枢的一员。”
  “可你……”白玉莲摇了摇头,“皇上是念旧之人,你本是他心中的旧人,但你偏偏在皇上的心窝子里捅了一刀。你呀……真的是忘了本!”
  宗时计仰起了头来,眯着眼睛望着湛蓝的天空,还有天空中那不能直视的太阳。
  “我错了,但已经晚了。我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所以我一直很惶恐,甚至经常做噩梦。白将军,你恐怕不知道,我坐在这个囚车里心里居然比坐在知州的那椅子上更踏实一些。”
  “我知道我的一生即将结束,我不敢求皇上原谅,因为我做的事死一千次也不为过。我对不起皇上,对不起他的知遇之恩,更对不起他的殷切期望。”
  “这一路走来我常常在想,若是没有金牛古道上的那场偶遇,我宗时计会像个什么样子呢?”
  “或许我会生活在褒城,和香寒成亲,然后去金陵参加科考。若是没有考中,我恐怕会和香寒在褒城生活一辈子……或许平淡,但会很幸福。”
  “所以,这就是命。”
  “就像你说的那样,我若是克己奉公,为治下的百姓兢兢业业的服务,或许我而今也能生活在这座美丽的都城里。”
  “下了朝偶尔和云西言他们去喝喝酒,去青楼里听听曲儿,亦或下下棋喝喝茶。”
  “这条路当然是最好的,可惜被我自己葬送了,这怨不得谁,连命也不能怨,只能怨我自己。”
  白玉莲安静的听着,他没有再说一句话,因为现在说的话都再也没有意义。
  车队进入了北城门,两旁密密麻麻的百姓都在好奇的看着,他们叽叽喳喳的说着什么,还对着囚车指指点点。
  宗时计忽然咧嘴笑了起来。
  他觉得自己像一只猴子。
  而自己本应该像一个人一样衣冠楚楚的、正大光明的、理直气壮的、豪气干云的踏入这座城的。
  但那一念之间,自己却成为了别人眼里的厌恶的猴子!大夏三年六月二十六。
  初夏时节,长安城才刚刚有了些许暑热,整个大夏却已经沸腾了起来,因为这一期的大夏周报。
  大夏周报详细的刊登了越山两道震惊天下的贪墨窝案,也大版面的报道了京西北道,京东西道严重的吏治问题。
  傅小官没有将这些丑事给遮掩下去,而是选择了公之于众。
  大夏的许多百姓们而今早已习惯了订阅大夏周报,他们在看过了这一期之后不甚唏嘘,才明白大夏依旧有那么些贫穷落后的地方,才知道官府依旧有那么些贪张枉法之辈。
  这些就是狗官!
  在绝大多数的老百姓的心目中,他们所处的地方吏治是清明的,他们感受到的是大夏官府的廉政以及高效,是官府中上上下下的官员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心态。
  那些狗官就是老鼠屎,他们想要坏掉大夏的这一大锅粥!
  幸亏陛下英明,幸亏陛下明察秋毫,幸亏燕相等人深入一线去取证调查,他们将这些老鼠给揪了出来,想来在官场上定会引起轰动,这便是陛下敲山震虎,给大夏的所有官员划出了一条红线来。
  这当然是好事。
  有了这前车之鉴,那么往后的官员们就算是想要再伸手,恐怕也得有了几分顾虑。
  “越山北道的道台啊!那个叫言希白的,还有那个崇州知州宗时计,听闻他们家里抄出来的黄金白银不计其数……”
  “我就不明白了,他们贪墨那么多的钱财来干啥?”
  “据说这两位在位的时候过得还很是节俭,就是他们的夫人过得奢靡一些。你们说他们贪来那么多的银钱又不能留给后人,这案子一翻,统统被押解来长安刑部大狱了,这是怎么想的呢?”
  “你当然就想不明白了,他们那叫侥幸!万一这次燕相没去越山两道呢?万一御吏台也没有察觉呢?那么多的银子,可够他们的子孙后代享受几辈子了!”
  “你这话不对,他们能瞒过陛下的眼睛么?要我说啊……这还是叫贪得无厌,现在好了,一家伙翻了船,丢了区区小命不说,他们的名字恐怕都会在大夏的史书上留下一笔来警示后人了!”
  “听说押解那位宗时计的囚车中午时分就要进入长安城了?”
  “喂喂喂,你们恐怕不知道这位宗大人还是皇上曾经在虞朝时候的旧识!听说他的大舅哥还是咱们大夏陆军的某个军长!”
  “当真?难怪他敢贪,原来还有着这样的背景。”
  “这背景有个屁用,皇上还不是把他撸了!依我之见,这位宗大人只怕会更惨,因为他辜负了皇上的期望。”
  “走走走,咱们去城门口瞧瞧这位宗大人长得是个什么模样!”
  “……”
  长安城的茶楼酒肆都在议论着这件事,许多的老百姓甚至涌向了北城门想要瞧瞧那囚车,和那囚车里囚禁的人。
  毕竟像这样的事很新鲜,至少在皇上登基以来尚未有发生过。
  海军陆战队押解的囚车此刻来到了长安城外。
  白玉莲骑着马站在了宗时计的囚车旁,转头看了看蓬头垢面的宗时计,“这就是长安,你不是想看看么?”
  “多看两眼,记在脑子里,我担心这就是你最后能够看到的了。”
  宗时计睁开了眼睛,阳光有些强烈,他眯着眼望向那座没有城墙却偏偏显得极为巍峨的雄城。
  这里是长安。
  这里曾经是沃丰城。
  这里已经没有了沃丰城的影子,它是如此的壮阔,又如此的年轻。
  它就像大夏一样年轻!
  它的每一处建筑在这阳光下都散发着活力,都仿佛在诉说着大夏的光辉前程。
  “它很美!”
  “它当然很美,它是陛下亲手设计的。”
  “……白将军,到了刑部,若是陛下要提审我,能不能让我洗个澡换一身衣服?”
  “你想体面的去见皇上?”
  “不是,”宗时计摇了摇头,“我怕现在这模样污了陛下的眼睛。”
  “……好。宗时计,你现在后悔了吗?皇上对你有多恨这就说明了他曾经对你有多期望。可惜……你和皇上差不多的年岁,你本应该有着极为灿烂的前程。”
  “若是你在地方做出了政绩来,迟早有一天你会成为一道之道台,甚至踏入这长安城,成为这中枢的一员。”
  “可你……”白玉莲摇了摇头,“皇上是念旧之人,你本是他心中的旧人,但你偏偏在皇上的心窝子里捅了一刀。你呀……真的是忘了本!”
  宗时计仰起了头来,眯着眼睛望着湛蓝的天空,还有天空中那不能直视的太阳。
  “我错了,但已经晚了。我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所以我一直很惶恐,甚至经常做噩梦。白将军,你恐怕不知道,我坐在这个囚车里心里居然比坐在知州的那椅子上更踏实一些。”
  “我知道我的一生即将结束,我不敢求皇上原谅,因为我做的事死一千次也不为过。我对不起皇上,对不起他的知遇之恩,更对不起他的殷切期望。”
  “这一路走来我常常在想,若是没有金牛古道上的那场偶遇,我宗时计会像个什么样子呢?”
  “或许我会生活在褒城,和香寒成亲,然后去金陵参加科考。若是没有考中,我恐怕会和香寒在褒城生活一辈子……或许平淡,但会很幸福。”
  “所以,这就是命。”
  “就像你说的那样,我若是克己奉公,为治下的百姓兢兢业业的服务,或许我而今也能生活在这座美丽的都城里。”
  “下了朝偶尔和云西言他们去喝喝酒,去青楼里听听曲儿,亦或下下棋喝喝茶。”
  “这条路当然是最好的,可惜被我自己葬送了,这怨不得谁,连命也不能怨,只能怨我自己。”
  白玉莲安静的听着,他没有再说一句话,因为现在说的话都再也没有意义。
  车队进入了北城门,两旁密密麻麻的百姓都在好奇的看着,他们叽叽喳喳的说着什么,还对着囚车指指点点。
  宗时计忽然咧嘴笑了起来。
  他觉得自己像一只猴子。
  而自己本应该像一个人一样衣冠楚楚的、正大光明的、理直气壮的、豪气干云的踏入这座城的。
  但那一念之间,自己却成为了别人眼里的厌恶的猴子!

猜你喜欢: 《阿拉德的大法师阁下》 《悲剧发生前》 《幸福田园农家女》 《美色误婚:墨少请自重》 《神壕从舔狗开始》 《我修仙者的身份,被前女友曝光了》 《山河宠:毒妃她很狂》 《大昏君:朕把江山改成女儿国!》 《幡官鬼道》 《我家的私人影院能穿越》 《世界在逼我苏》 《报告王爷,皇后娘娘有喜了》 《大唐龙牙》 《死神电梯》 《秦草》 《穿进游戏当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