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1章 暗器袭击

    看到郝瀚一行人和妖王千逊来到了擂台上,扎克多就从这突发的事件中回过神来,本就无奈的他,便赶忙大声求助起来:“师父,救我啊,卡文斯首领不是我打死的,我刚才并没有下重手,我被冤枉的师父。”
    “你闭嘴!给我拿下他!”卡梦萝可不会给扎克多一点好脸色,要不是这里那么多人看着,她早就先为父报仇了,所以便狠狠瞪了眼求助的扎克多,对部落高手下达了命令。
    部落的七个高手一得令,当即伸手抓去,就把扎克多给擒住,还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巴,不让他发出任何一点声音,以免他进行狡辩。
    “小丫头,你快叫你的手下住手,我徒弟都说没杀你父亲了,难道你要这样冤枉好人吗?”妖王千逊位高权重,自然不敢太过强行阻止,否则会被人说他包庇徒弟,但又看不得徒弟被冤枉,就有些哭笑不得的喊道。
    “好人?你们妖皇都还有好人吗,上来比武退亲也就罢了,现在还恼羞成怒下杀手,这是瞧不起我们北部来的蛮夷族人吧。妄你这个妖王大人常常提起要妖族一家和平,现在看来你也不过如此,有着三六九等的贫贱富贵之分。”卡梦萝怀着恨意,很是嘲讽的娇斥道。
    “小丫头,你……你……你……”妖王千逊第一次被人这么辱骂,而且骂他的还是个小丫头,要是放在平时,他早就不爽了,但现在自己徒弟理亏,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就有些气怒的咬着牙,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看到双方的争论,郝瀚在旁边站不住了,心系扎克多的安危之下,就急忙点了根烟叼在嘴里,走到卡梦萝面前说:“这位小妹妹,东西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啊,还没搞清楚你父亲死因之前,就这样妄下定论污蔑他人,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和善吗?”
    “你又是什么人?”卡梦萝斜眼一瞄郝瀚,见眼前的郝瀚古古怪怪,根本不像是妖族中人,还有些吊儿郎当的样子,就更是不悦了几分。
    “我是多多的大哥,他父亲把他交给我照顾的,换句话来说我就是他现在的监护人,现在他做了什么事,都得我这个大哥来管,你有意见吗?”郝瀚淡淡吐出一口烟圈笑了笑。
    “好!你是他监护人就好,这件事你不给个说法,我连你一起带回北部去。”卡梦萝见此,更觉得郝瀚和扎克多是一个德行的,一看就是坏人,便把对扎克多最后的一丝好感和信任之心都给磨灭掉了。
    “别急,要是这件事是多多做的,别说你不放过他,我这个大哥也不会放过他,但你父亲到底死因如何,我们作为当事人也不知情,岂能妄下定论。”
    “哼!那么多人都看到了,是你弟弟打死我父亲的,难道还有别人动手吗?”
    “非也非也,如果一掌就能打死你父亲,那你父亲可真是弱不禁风啊。而且刚才多多和你们部落高手比武,那也是打了上百个回合才分出胜负,以你的父亲修为,怎么可能一招暴毙呢,你不觉得奇怪吗?”
    面对郝瀚的质疑声,似乎点醒了有些乱了分寸的卡梦萝,才赶忙缓和了些语气问:“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还有别人另下黑手?”
    “嗯,很有可能,能否让我检查一下你父亲的尸体,看看他死因是怎样?”郝瀚点了点头后,就摆出诚恳的样子请求道。
    卡梦萝现在到是清醒的理智了几分,也觉得此事有些不对劲,便没有拒绝的说:“行,不过你最好小心家父亡体,要是有什么亵渎,我顶部轻饶。”
    “呵呵,放心吧小妹妹,我要是想杀你们,你们谁也活不过今晚三更!”
    郝瀚并没有在乎卡梦萝的威胁,反而回敬了一个气势磅礴的自信眼神,才缓缓朝着一边躺在地上的卡文斯尸体走去,把他扶在了怀里查看情况。
    而在郝瀚行动之际,卡梦萝和部落高手们则被郝瀚这话给震住了,觉得郝瀚说话太过猖狂了,这哪里像是来解决问题的,分明就是来挑衅的。
    不过他们到没有太过愤怒,而是看不透郝瀚的修为有多高,就觉得郝瀚并没有说假话。
    在这一片争论声结束下,郝瀚也对卡文斯的伤势情况做了一番仔细的查勘,最后当他神识入体,扫描着卡文斯的内部情况后,脸色便一片僵硬漆黑。
    “怎么样了郝兄,他是多多杀死的吗?”妖王千逊见郝瀚沉默的不说话了,脸色也很难堪,就更是担心不已的凑上前问道。
    郝瀚没说话,只是叼着嘴里的烟,狠狠吸了一口。
    “说话啊郝兄,到底怎么了?”妖王千逊有些急了,更觉得此事不妙。
    苏薇和沐慈云虽然不懂状况,但看郝瀚脸色那么不对劲,心也跟着悬了起来。
    “老公,查出问题了吗?”
    “大哥,到底这位阿叔怎么死的啊?”
    两女各自扯着自己衣角,怀着忧虑之心喊了一声。
    在她们话音落下后,郝瀚似乎才回过神来,缓缓吐出一口烟圈,站起了身看向在场众人。
    随即他带着一副震怒而有压抑的语气解释道:“他不是被多多杀死的,而是另有其人。”
    什么?
    另有其人?
    在场众人一片惊愕,想不到会是这个结果。
    “是谁?是谁杀了我父亲?”卡梦萝赶忙急迫的问。
    “修……修魔……”
    郝瀚刚想说什么的时候,还没等他话音落下,突然一道威胁感传入了他的六感之中。
    “不好,小心!”
    他赶忙改口一声大喝,就当先凑过去,把苏薇和沐慈云给护住,以免受到此威胁。
    而他的喊声,并没有让在场众人注意,反而大家都好奇的在四周打量起来。
    就在这时,一道“嗖”的冷箭飞梭声从耳边传来,惊住了正在观望的卡梦萝。
    可她想要躲避已经来不及了,只能运动身体里面的妖元之力护住心脉,想要以此化解这暗器的危险。但她把这个冷箭暗器想的太过简单了,只是很快感觉到一道冷箭从她后背你刺入,就让她全身一阵刺痛,带着“啊”的一声尖叫,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不好!保护小姐,快保护小姐,有杀手!”
    卡梦萝一倒下,周围的部落高深们彻底惊醒,知道这件事肯定还有问题,便赶忙凑到了卡梦萝的身体旁边,把她给死死的护在了身前。
    但就是这一举动,使得接下来又是“嗖嗖嗖”一道道冷箭声传来,直接射入了这些部落高手身体里面,让他们的结果如同卡梦萝一般,带着一阵嘶吼疼痛重重的摊到在地。
    如此快速的暗器出现,让卡斯卡部落的人全部倒下,惊吓住了在场所有的妖族修士们,让全场变得一片杂乱无章,妖修们纷纷惊慌的四散逃亡,不想受到此威胁迫害。
    “郝兄,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作为妖族的妖王,千逊想不到今晚的花灯会上,尤其是在妖祖庙前会有杀手出现,脸色显得僵硬了几分。
    “别说了千逊兄,先带多多和这些人走,我看有人要对付卡斯卡部落的人。”
    郝瀚说罢也没废话,赶忙抱着怀里的两女喊道:“老婆慈云,快去扶着那位小丫头,咱们回妖王府躲避,此地有杀手存在,不是久留之地。”
    听到郝瀚的解释,两女一片紧张慌乱,但到没有多去想什么,只是按照郝瀚的吩咐,去把倒在地上的卡梦萝扶起,就一起回到了郝瀚身边。
    “咱们走!”郝瀚毫不停留,直接先带着护着三个女生,就一起消失在了擂台之上。
    看到郝瀚已经离开,妖王千逊也不怠慢,知道现在敌暗我明,情况很是危险,就只好拉上了扎克多,把在场倒下的七位卡斯卡部落高手抗在肩上,快速离开了这妖祖庙附近。
    眨眼之下,也就三十秒的时间,郝瀚已经带着三女回到了妖王府的大厅之内。
    “糟了大哥,她的气息微弱,心脉俱损,要陨落了。”抱着卡梦萝的沐慈云一感受到怀里的躯体越显冰冷,就有些焦急的喊道。
    随着她的话音落下,妖王千逊和扎克多也扛着七个卡斯卡部落高手回到大厅内,就带着如同沐慈云一般着急的表情喊道:“郝兄,他们七个快不行了,咱们赶紧给他们疗伤才行。”
    “是啊大哥,这伤势很重,我也难以治愈了。”扎克多喊道。
    “别急千逊兄,他们的伤势由我来治疗,你和多多赶紧去封锁整个妖王府,不能让陌生人进到妖王府,我怕有贼人还要来暗杀他们。小薇慈云,你们去给这些部落的朋友们准备下房间和换洗衣物,一会儿让他们安心休养。”郝瀚换上一副凝重之色,迅速做出吩咐喊道。
    “是!”千逊师徒和苏薇两女见此,很是相信郝瀚的能力,就赶忙迅速一点头,四散离开去办理郝瀚的吩咐事宜。
    待他们走后,郝瀚一扫这脚下重伤的八人,就运动了身体里面的火凤灵力来,朝着他们把人的身体里面注入而去,帮他们抵抗身体里面的魔气,逼出他们身体里面的毒素。

猜你喜欢: 《爆宠仙妻:我家魔尊太腹黑》 《梁少的独宠宝贝妻》 《傅少独宠掌上妻》 《闪婚蜜宠:霸道老公太会撩》 《暖婚蜜爱:天价老公霸道宠》 《攻妻不备,前夫蜜蜜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