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最惨女主

    “沐浅予,帮我找到魂石碎片。”
    风归无的声音有些虚浮,沐浅予有些疑惑,这男人好像也没做什么啊,怎么突然这么虚弱的样子。莫非是,那瓶药剂?
    那个男人竟然喊她的名字,倒是让她有些不适应,整日一口一个蠢女人,想她曾经的辉煌……说多了都是泪啊。
    等等,魂石碎片?近日倒是听说半月之后,凤阳大师会来天字号拍卖场,好像带来的东西就是魂石碎片。
    天字号拍卖场是沈家的产业,这沈家是三大家族之首,其次是夜家,再是沐家。凤阳大师她也有些印象,是东陵第一学院的一个宗师级别的炼丹师。
    她并不知晓魂石碎片是何物,但是既然风归无需要,作为盟友她还是有必要给他买来。然而最关键的来了……她没灵元啊!
    原主是夜家人,虽改成了沐姓,却总觉得寄人篱下,主动请求免去了俸禄。也就是说,她身无分文。
    沐浅予*感觉,自己很穷,特别穷,一般穿越女主不应该都是富可敌国各种金手指的吗?她简直就是最悲惨的女主。恢复灵力差点没把她疼死,虚无之境还是风归无替她开拓的,至于灵元?她打算先洗洗睡了。
    日光透过云层,撒向她的小院,她正趴在桌子上继续发愁。沐浅予感觉头都快秃了。
    “小姐,听说五日之后便是武比了,可热闹了,去看看吗?”说这话的是她的贴身侍女,名叫银蓝。
    沐浅予现在正在为灵元烦恼,一时没反应过来,问道:“什么武比?”
    随即似乎想起来什么,她的眼里闪过一丝光亮,不过须臾又恢复了那副平淡的样子,点了点头。
    “银蓝,你跟了我多少年了?”沐浅予抿了口茶,望向银蓝。
    银蓝正疑惑自家小姐今儿个是怎么了,却还是回答道:“六年了。”
    也就是说,从沐浅予灵力被判定为零的之前,便一直跟着她。这丫头倒是对她百般维护,也并未因为她不能修炼就怠慢,反而一直恭恭敬敬的喊她小姐。
    “你家小姐废物也当了这么多年了,日后,那些欺我辱我之人,我会一点一点还回去。这条路很危险,你可愿继续跟着我?”沐浅予再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很平静,偏生又那样的自信,让人不由自主的去信任。
    银蓝怔神,眼角微微有些湿润。自此自家主子灵力被判定为零就一蹶不振,如今终于愿意清醒了。
    在沐浅予的视线中,银蓝单膝下跪,眼里写满了坚定,道:“奴婢定会追随主子,生死不离。”
    沐浅予一直观察着银蓝的表情,作为佣兵,她自然知道银蓝说的是真心话,心里满意的点了点头,还是决定向银蓝透露道:“你家主子再也不是废物了。”
    沐浅予没有选择把风归无的存在和她是双主职业之事全盘托出,毕竟,无论对谁,她都需要有自己的底牌。
    不要相信任何人。信任是一把刀,你给了别人,他就可以用来捅你,也可以用来保护你。
    这是组织里经常提醒他们的话。
    她经历过背叛。在她与另外九十九个孤儿自相残杀时,最后只剩下了她和她的挚友,沐浅予的刀对向了自己,而那个男孩的弓箭却指向了沐浅予。
    她是何等骄傲,她可以为了情谊去死,却忍不得半点背叛。她刺向自己的刀在那个男孩想要杀了她时,生生扭转了方向,刺向了那个男孩的心脏。
    从那以后,她再也没有相信过任何人。

猜你喜欢: 《一不小心把检讨书写成了情书》 《不想当大名的武士不是好阴阳师》 《各种类基建文推荐》 《绝品武道大帝》 《捡来的女神》 《电竞王者:人间有妹是清欢》 《万般皆下品,唯有修仙高》 《画堂春:夫人,侯爷他又病了》 《龙珠开局:加入次元聊天群》 《斗罗绝世时代》 《异常生物收藏图鉴》 《教父收割机》 《太白纪略》 《网游:我能永久逆转负面效果!》 《良人栖心上》 《家财万贯的我拿了短命剧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