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皇子罩着的人

    那大汉显然是认识苏醒的,听苏醒道了句说得好,心中虽然不甘,却不得不低头赔礼道:“这位兄弟,今日之事是我的错。”
    沐浅予挑了挑眉,作出一副柔弱的样子,道:“没事没事,只是兄台你身强力壮的,在下伤了腿。”说完,还装模作样的一瘸一拐走了走,一个不小心便摔在银蓝身上。
    银蓝:“……”
    这真的是她家小姐吗?
    壮汉脸色阴沉的可以滴出水,咬牙切齿的掏出腰包,道:“在下只有三百灵元。”
    沐浅予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摆了摆手道:“这怎么好意思。”然后在苏醒一副见了鬼的表情中,接过了壮汉的腰包。
    “九十九,一百!”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夹杂着灵气传送到每一个人耳里,那彪形大汉觉得已经很丢脸了,再这样下去估计脸都要丢没了,恰好有了个台阶可以下,按捺下心中的欣喜,道:“殿下,兄台,我得去比赛了,先行告退。”
    说完,郑重的报了个拳,随即走向比武场。
    沐浅予转头望向苏醒,道了句多谢,苏醒倒是没有过多表示,只是一直盯着沐浅予手中那个腰包。
    沐浅予心下一惊,暗道一句糟糕,赶紧脚底抹油跟上壮汉,道:“殿下,我今儿个还有比赛,就不奉陪了。”
    苏醒瞪着眼睛看着沐浅予离开,怎么跑的那么快?不就三百灵元吗?真以为他堂堂七皇子没钱?苏醒摸了摸自个儿腰包,空空荡荡,心里一阵疼痛。
    壮汉一脸肉疼的回过头来,见沐浅予正跟在身后,下意识的藏起自己仅剩的几个灵元,问道:“你这是?”
    “比赛。”沐浅予揉了揉鼻尖。
    “……”
    比武台下的人群看着台上,一边是宛若一座小山的彪形大汉,一边是瘦弱的像一根木竹的小少年。
    “这还怎么比啊?干脆认输吧!”台下一个姑娘说。
    不,他不能认输。壮汉心想,随即挺直后背,颇有几分气势。
    “我都能想象到后面的惨状。”有人附和道。
    “就是啊,这不得在床上养半年啊!”
    彪形大汉听到众人的话,心中一阵一阵颤抖。后面的惨状……床上养半年……大汉一哆嗦。
    沐浅予挑了挑眉,活动了下手腕,骨节发出的响声让大汉更加摇摆不定,是时候活动一下筋骨了。
    “我……我认输!”大汉心一横,似乎是做出了什么决定,趁着沐浅予还没动手,立马开口道。刚刚沐浅予的实力他可是见过的,别看这小少年柔柔弱弱的,和娘们一样,那一脚踹的他现在还疼,关键是还被他讹了三百灵元!
    台下安静了那么几秒钟,随即有人吃惊的开口:
    “认输了?”
    “不是啊,兄台,你们这身形差异都那么大,单比身手认什么输啊?”
    “哎哟,你可不知道吧,这可是七皇子罩着的人,刚刚在后台,你可是没看到……”
    “……”
    那人显然是恰巧看到了壮汉低头认错的一幕,而没有看到前面壮汉霸占她座位的那一幕。再说了,她和七皇子也就刚刚才认识啊!
    沐浅予安安静静的站在一旁,倒是没有说什么,裁判喊道:
    “一百号胜。”
    苏醒站在台下,听到别人说那个大汉认输是因为沐浅予是他罩着的人,立马就不干了,扇子一收,眼睛一瞪,刚准备摆开架势与那人大吵八百回合,却被人拖了就走。
    “诶诶,你干嘛?”
    苏醒不满嘟囔道,回头一看,见是沐浅予,瞬间乖乖闭上了嘴,低头道:“本皇子也没有想到事情会这样。”
    见他一副做错事情的孩子相,沐浅予忍不住失笑,摇了摇头:“众口难调,你刚刚若是同他争辩,只会让旁人更加肯定他认输是因为我是你罩着的。”
    虽然莽撞,到底性子率真。
    沐浅予转身,便同银蓝回去。
    “你叫什么名字啊?”苏醒见她要走,急忙喊道。
    “……风归无。”

猜你喜欢: 《一不小心把检讨书写成了情书》 《不想当大名的武士不是好阴阳师》 《各种类基建文推荐》 《绝品武道大帝》 《捡来的女神》 《电竞王者:人间有妹是清欢》 《万般皆下品,唯有修仙高》 《画堂春:夫人,侯爷他又病了》 《龙珠开局:加入次元聊天群》 《斗罗绝世时代》 《异常生物收藏图鉴》 《教父收割机》 《太白纪略》 《网游:我能永久逆转负面效果!》 《良人栖心上》 《家财万贯的我拿了短命剧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