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凤凰胆

    我跃上悬梁,从高处俯视整个大殿,果然找到巧妙之处。
    火种四周的地面有些清晰可辨的字迹。
    凤胆!取心!归巢!
    六个字,不得其所,不解其意!
    我大胆的猜测着这六个字的意思,凤胆或许是凤凰胆。
    取心?这大概是要我做的事,可是取谁的心?人心?还是奇珍异兽的心?
    至于归巢,大概是指回到这里的意思吧!
    我苦恼的抓了抓头发,看似简单的六个字,里面的信息量实在是不好猜。
    随着这六个字逐渐消失,火种也渐渐熄灭,露出中间隐藏之物。
    火苗散了,光芒依在!
    七彩之光,炫然夺目!
    它的美已经无法用语言去表达,这应该就是凤凰胆吧!
    我跳下悬梁,一步步接近凤胆,心跳声在耳边放大,好像有个声音在催促我似的,让我迫不及待的想要得到它。
    五指穿过七彩光芒,当指尖碰触到凤胆时,它振动了下。
    我惊慌的缩回手,它是个活物!
    我能清晰的感受到体温还有脉搏的跳动,无比紧张的再次伸入七彩光芒中,轻轻握住凤凰胆。
    不敢太用力,托在掌心中,慢慢从发光的羽毛中取下。
    光芒散去,我才能看清掌心中的凤凰胆。
    凤胆最外层有一层膜,看似轻薄却无比坚韧。
    薄膜上布满了经脉,血色中带着金丝,散发着鎏金般的光芒。
    透过光芒,可以看到里面团聚的黑影,像是只尚未孵化出的幼崽。
    隔着薄膜,我能感应到小家伙的心跳声,咚,咚,十分有力。
    随着心跳,外面包裹的经脉也跟着震颤,我甚至能看到流淌的血脉。
    这真是无价之宝!
    可是,我该怎么保存它呢?
    随便放在口袋里不合适,放包里,又怕掉。
    这玩意也不能穿孔挂脖子上,即便能挂上,也忒大了些,引人注目。
    正为此发愁的时候,瞥见一旁的羽毛。
    这羽毛既然能在火种焚烧不化,应该是用来守护凤凰胆的。
    想到这,我将凤凰胆放回羽毛中。
    七彩羽毛瞬间闭合,不断收缩将凤凰胆牢牢的裹在里面,裹成了鸽子蛋大小的蛋型。
    握在掌心里,大小刚合适,羽毛带着体温,淡淡的温热,贴着皮肤十分舒服。
    我摘下爷爷送我的链子,将凤凰胆放入镂空坠子里,反复确定锁扣卡死后,才戴回脖子上。
    将剩下的羽毛捡起,小心翼翼放入囊袋中,挂在软鞭上,对着玉棺再次叩拜。
    “今日收山主馈赠,必尽心尽力不负重托。”
    “卫家小儿,你就没想过我要你杀的人是好人吗?”
    苍老的声音回荡在耳边,我低着头不敢四处打量,回味着山主的话。
    “不归山下魂灯万千,山主若真有杀尽天下苍生,也不会放我回阳间了。”
    片刻沉默后,浓浓叹息声起,“去吧!”
    声音落下,我顿时陷入昏昏欲睡中。
    睡梦中,胸口散发着温暖,低语着来自周遭的阴冷。
    沉重的眼皮只能睁开一条缝,感觉自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推送着。
    耳边依然是鬼狐狼嚎的叫声,吵得我耳朵胀痛,脑袋发晕,恨不得立马晕过去。
    不归山!活人绕道,死人免入,不慎者,有去无归!
    有人在说话!
    我眨了眨眼,新鲜的空气猝不及防的灌入鼻腔中,呛得我干咳了几声,从睡梦中醒来。
    回来了!
    黑漆漆的天空,挂着寥寥几颗星星。
    风吹动树梢发出沙沙的响声,空气中弥漫着血的味道。
    这里依然是后山,但不是我进入山洞的那个地方。
    宋俊伟!
    猛然想起躺在玉棺中的宋俊伟,我急忙跳起来,脚下不知道踩了什么东西,没站稳,栽倒在地。
    “哎呦,谁这么不长眼,踩着我肉了!”
    “宋俊伟?”
    我有些晃神,掏了掏耳朵,“你出来了?”
    “是是!卫兄,麻烦你先起来好吗?我肚子快被你压爆了。”宋俊伟推了我几下,脸涨得通红。
    我赶紧从他身上下来,盯着他看了许久道:“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背,疼吗?”
    宋俊伟坐起身,摸了摸自己的后背,摇摇头,“背倒是不疼,就是有点痒,帮我看看呗。”
    说着,宋俊伟无所顾忌的脱下外套,转过身。
    看到满杯的肢脚纹路,我皱起眉头。
    玉棺里看到的并非假象,这些肢脚不知有何意义。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宋俊伟见我没说话,紧张的一个劲回头看自己的背。
    我扣住宋俊伟的手腕,气息,脉搏,一切都正常。
    “你提起试试,看看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宋俊伟调息打坐了片刻,冲我摇摇头。
    这么说肢脚纹路并不会伤人性命,那它留在宋俊伟身上,又有何意?
    我拍了照,给宋俊伟自己看。
    看到自己后背这幅鬼模样,宋俊伟险些没吓晕过去。
    我让他回一下在不归山里发生的事,宋俊伟挎着脸说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他跟着我上山,然后走着走着就没了意识,醒来的时候,已经在不归山外了。
    “卫兄,传闻不归山从没活人出来过,我们还活着吗?”
    我瞅着他又气又好笑,随手拧了下他大腿的肉。
    宋俊伟嗷嗷大叫起来,疼的他龇牙咧嘴。
    “有痛觉,自然不是死人了。”
    宋俊伟摸摸后脑勺,憨厚的起身朝我行礼,“这次能从不归山活着出来,多亏卫兄,今日之恩,日后必当相报。”
    “不用放在心上,要不是我把你拉进去,你身上也不会长出那玩意,理应是我向你赚钱才对。”
    宋俊伟连连摆手,“师尊常说,人这一辈子能走一趟青龙山,进一回不归山,此生不枉费,我应该谢谢卫兄才对。”
    我瞅着宋俊伟这架势,再接他的话,这是没完没了的节奏。
    受不了这么文绉绉的人,于是,我打量四周道:“既然出来了,各自凭本事抓血煞吧,祝你好运。”
    “稍等!”宋俊伟追了上来,扣住我手腕道:“我与卫兄有缘,不如我们结拜吧!”
    啥?
    我还没反应过来,宋俊伟拽着我对着天空,结下金兰。

猜你喜欢: 《郊野小庄主》 《第一弃后》 《他的身上有条龙》 《硬核娇妻:墨少,我养你啊!》 《一眼钟情:甜甜娇妻哪里跑》 《都市主宰神医》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