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客栈的名字

    客栈,后院,卧房。
    郑凡的房间,小圆桌四周,坐满了人。
    现在是上午,距离客栈一天生意的开张还有一段时间;
    当然了,按理说,主上召集大家过来,生意上的事情,自然是得先放下来。
    就连那装着黑色石头的木盒子,也被摆放在了桌上,人,都凑齐了。
    “…………事情,大概就是这样。”
    郑凡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茶。
    接下来,其实还是看这帮“魔王”们的意思了。
    毕竟,哪怕这批魔王们现在是普通人,但这帮人尽管失去了力量,也不能用普通人的视角去衡量他们。
    瞎子北微微抬着头,像是在思索什么。
    蹲在椅子上的薛三则是左看看梁程右看看阿铭,也没打算说话。
    樊力拘束着身子好让自己身侧的两个伙伴有足够的位置坐下来,看起来,好像也不是在思考的样子。
    那块石头,还是那块石头。
    这一幕,让郑凡有些尴尬,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郑凡不得不连续喝了好几口的茶。
    他们,怎么都不说话呢?
    昨晚,阿铭说的,互相不抛弃,温暖了郑凡的心,但此时的沉默,已经让郑凡有些如坐针毡了。
    其实,郑凡的想法很简单,之前连瞎子北都说,这是一个普通的世界,只不过背景在古代罢了。
    但自己明明看见了一个普通世界不可能出现的物种,所以,他本能地觉得自己应该把这件事告诉大家。
    最终,打破这尴尬沉默的,是风四娘。
    风四娘先起身,拿起小桌上的茶壶,给自家主上添了茶水,然后坐了下来,面向郑凡,一脸严肃,很诚恳地道:
    “主上。”
    “嗯?”
    “您刚刚说的事,我们可以先放一放,在讨论那件事之前,我们想先问主上您一个问题。”
    “问题?”
    “那就是,之前主上您昏迷着,但现在,您已经苏醒了。
    所以,我们想要知道,主上您接下来,打算走哪一条路?”
    “哪条路?”
    郑凡有些迷茫了,这怎么又牵扯到了路线之争了?
    “一条路,是在这个世界平凡安稳地度过余生,我们会保护着您,让您这一生安稳。
    您可以结婚,可以生子,我们会供奉您吃喝穿用。
    如果选择这条路的话,那么先前的那个问题,也就不是问题了,不管这个世界到底是不是高武世界还是普通世界,终究,是能够给普通人一个生存下去的环境的。”
    “那……第二条呢?”
    风四娘笑了,
    薛三笑了,
    樊力也憨厚地笑了,
    瞎子北也笑了,
    大家都笑了。
    “主上,这第二条路,那就是…………”
    说到这里,风四娘忽然身手指了指外面前厅的方向,继续道:
    “不知道主上发现没有,咱们的客栈,牌匾上只有客栈两个字,并没有前缀。
    当初开客栈时,我们大家伙商议过,但还是决定等主上您苏醒后再来给客栈加个前缀。”
    “前缀?”
    “是的,主上,举个例子,是叫同福客栈还是叫新龙门客栈,都凭主上您的意思。”
    郑凡明白了,
    第一条路,是混吃等死。
    第二条路,是搞事情!
    “主上,您可以好好考虑一下。”樊力这时开口道。
    他是一个厚道人,他认为这两条路,对于郑凡来说,是需要深思熟虑的。
    况且,郑凡才醒来不到两天不是。
    然而,郑凡根本就没过多地考虑,路,只有两条,不是左边就是右边,很明确,很清晰。
    “第二条。”
    答案,很快就给出了。
    干脆利索得让小桌上围坐的这帮人都愣了一下。
    就连木盒子里的那块黑色石头也在不经意间微微一颤以表尊敬。
    “主上,不再考虑一下…………”
    风四娘的话语里,已经带着极为明显的喜悦之情了,但还是在强行按压住自己的情绪给郑凡提醒。
    在场其余人,包括一直以“死人脸”著称的吸血鬼阿铭和僵尸梁程,在此时眼睛里也露出了不一样的光泽。
    薛三舔了舔嘴唇,身下三条腿越发清晰;
    樊力则是揉捏着自己的指节,发出一阵脆响。
    他们在期待,他们很期待,他们无比期待!
    郑凡却很是笃定地笑了笑,道:
    “就是第二条路了,说句不怕大家笑的话,我之前,最喜欢的就是这种刺激恐怖的东西,因为这能让我兴奋,能让我获得快感,可惜,在之前的世界里,只能通过漫画的方式去让自己领会一下那种氛围。
    而且,在这个世界里,除了你们,我没有亲人,也没有羁绊,可以说,我没什么好牵挂的了。
    退一万步说吧,我都是自己自杀过的人了,眼前,眼下,在这个世界过的每一天,对于我来说,都是赚的,所以,干嘛还要选择混吃等死下去?还不如找点有意思的事情去做做,就算是玩完了,就当是游戏结束了,投币的既然是自己,也就没什么好后悔的了。”
    大家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风四娘站起身,把目光看向了坐在那里一直在瞎眼望天的北。
    北点了点头,双手放在桌上,很是灵动地轻轻敲击着,仿佛摆在他面前不是小圆桌,而是一架钢琴。
    不过,他倒是没有沉浸在自娱自乐之中,而是开口道:
    “薛三。”
    “嘚。”
    薛三打了个响舌,改为双脚踩在椅子上,小小的身躯上上下下摇晃着,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
    “虎头城县衙你今晚去一趟,朝廷的信件、文书,只要是你觉得有价值的文字,全都带回来,速度要快,凌晨一点出动,半个小时的时间把东西带回来,天亮之前,你还得把带出来的东西原位放回。”
    薛三身材矮小,没成为魔头之前,一开始其实是当梁上君子的,这个职业也确实很契合他的身材。
    “晓得。”
    薛三很是激动,晃动的频率更大了,小船儿荡起三桨。
    “阿力。”
    樊力双拳紧握,中气十足地应了一声。
    “那家蛮族商队的领队不是一直很欣赏你的力气么,你今晚去找他,就说你已经答应跟他干了,混入他的商队后,进入荒漠,看看一些风土人情,再看看有没有适合我们落脚的地方,记住,来回时间,一个月以内。”
    “记得了。”樊力用力地点点头。
    其实,安排樊力去荒漠查看情况,也是为大家安排一个后路了,毕竟,较之于燕国,还是组织架构更为松散的荒漠更方便众人安顿。
    “巡城校尉的妻子一直苦于无子,曾在我这里算过一卦,等下午时,我就去主动找她给她送点儿符水过去。”
    紧接着,
    瞎子北无形中的“目光”落在了风四娘身上,道:
    “四娘,你今晚接客吧。”
    “得咧,待会儿老娘就放出风去,今晚老娘亲自接客,价高者得。”
    瞎子北点点头,大家虽然性格不同,身份属性不同,但本质上,是一样的,哪怕看起来再憨憨傻傻的,也绝没有什么心地纯良之辈。
    再加上在郑凡昏迷的这半年里,大家也都互相加深了了解,等真正运作起来后,配合上自然纯熟。
    风四娘是一朵花,一朵娇艳成熟的花,不过她可从来不接客,只负责管理手底下的那帮姑娘,半年来,虎头城里对她感兴趣的男人不要太多。
    放出风,价高者得,先排除泥腿子,逮一条大鱼做入幕之宾,然后再从这条大鱼嘴里套取出关于这个世界的一些讯息。
    普通老百姓只知道稀里糊涂地活着,如果没有大的变局,他们一辈子,大概也就这么活下去了,工作,纳税,劳役,以及生老病死;
    正如这半年以来的客栈诸人,因为层次太低,活动范围太小,所以瞎子北才说没见过“高武”世界的东西。
    当然,也有可能是他们在本能地排斥那些东西,只想安安稳稳地等郑凡苏醒。
    瞎子北伸手又指向了阿铭和梁程,大家虽然都是普通人了,但至少还保留着一点点特性,梁程能表演个胸口碎大石。
    “阿铭,梁程,你们负责帮四娘,别真出了什么意外弄得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四娘就算要被吃,也该是让我们主上先吃才是,否则真是可惜了这块熟透了的嫩肉了。”
    这个玩笑不好笑,因为不尊重人。
    但大家都在笑,
    包括四娘也在笑,
    笑的同时,还有些害羞地对郑凡抛了个媚眼。
    他们是一群魔头,一群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对这些东西,怎么会在意呢?
    倒是郑凡,被最后地这个玩笑弄得有些局促不安。
    显然,是因为自己还没能融入到他们这个氛围里去。
    同时,郑凡也对在这一刻这帮人所表现出来的行动力感到很是震惊。
    在自己昏迷的这半年里,这些人都只是在开店做生意老老实实本本分分,但这并不是他们的天性。
    冥冥之中,在自己身上,似乎有一条线,和他们勾连在一起。
    他们在等待着自己,等待着自己苏醒,等待着自己…………下命令。
    昨晚,阿铭对自己说的话,再度在郑凡脑海中回响,自己问阿铭,你们就不对这个陌生的世界有什么好奇心?
    阿铭说:
    在你没醒来时,那是没意义的事。
    到最后,瞎子北忽然感慨了一声,道:
    “要是我们的实力,能恢复,哪怕只能恢复一点点,咱们也能从容得多啊。”
    大家又都沉默了,显然,这是大家的一个伤心处。
    “那个,这个不急,总能找到办法的,我们先吃饭吧。”郑凡这个时候像是个“领导”一样出来缓和气氛。
    大家也都给面子的拿起筷子,开始吃喝。
    阿铭默默地吃了一口血旺,然后又默默地吐在了碗里。
    风四娘有些疑惑地看向阿铭,问道:
    “今天厨子做得不好?”
    阿铭点点头,道:
    “臭了。”

猜你喜欢: 《我的19岁校花女友》 《仙武战帝》 《我在士兵突击当特种兵》 《从火影开始当外挂》 《豪门恩宠:老婆哪里跑》 《少帅每天都在吃醋2:夫人又去命案现场了》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