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晚风疾

    马蹄奔腾,四百骑和一千五百骑所营造出来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这一点,郑凡深有体会。 
    上一次他来的时候,有些莽撞,有些兴奋,有些生疏,还有些战战兢兢,生怕遭遇不测; 
    这一次,他心态平和,平和到可以坐下来点根烟慢慢地选秀。 
    在冷兵器时代,骑兵这种兵种可以拿来当杠杆儿用,初代镇北侯三万破五十万则是将这杠杆儿给用到极致的表现。 
    同时,装备上的差距,往往也能在战争中体现出很大的区别。 
    翠柳堡,是靠六皇子供养的,六皇子为了这支军队,为了郑凡,可以说是连棺材本儿都掏出来了。 
    可以说,郑凡的这一千五百骑,装备上极为奢华,同时,养一匹好马的花费,真的比养活一个人要贵得多,哪怕如此,这次出征,翠柳堡上下依旧是一人双马。 
    这也是瞎子北为什么都不好意思再跟六皇子提要求的原因所在了,人家,真的已经够意思了,当初所谓的“全力资助”承诺,可真的是半点水分都没摻。 
    部队,再度在乾国边境的堡寨前停了下来。 
    这是梁程下达的命令,每一次入乾,都像是进人家家门偷东西一样,你得先破开人家的防盗门。 
    你不破可以,强行闯入也没问题,但会因此引起主人的注意,然后主人会报警。 
    其实,这些日子以来,燕国这边的大小军头子们可以说是将乾国边境折腾得烽火狼烟了,但自己这支部队人数上有点多,和那些小军头们有着巨大的区别,要想学上次那般有着出其不意的效果,还是得在开始时掩藏一下行踪。 
    燕国的靖南军一直没有动静,乾国三镇的兵马也一直在龟缩。 
    所以,燕国边境上的军头子们只能和乾国堡寨里的守军进行着较量,而较量的结果,往往不是那么美好。 
    攻破一个堡寨,除非你硬要头铁地去选择最大只的去啃,否则难度其实并不大,但问题在于,每一次啃下来后,你都得因它崩断好几颗牙。 
    如果不是靖南侯的命令在后面驱使,这些军头子们是真的不愿意对这些堡寨下口的,但为了交差,为了计功,为了首级,他们只能硬着头皮地去上。 
    此时,在翠柳堡所部前面的,是一座不大不小的堡寨,其规模,和郑凡第一次来时碰到的那座鸡堡差不离,里面估摸着,也就几十个守卒。 
    上一次,攻打堡寨时,郑凡和梁程带着十多个蛮兵和空气斗智斗勇自己演了自己半天, 
    上去后才发现哨台上根本就没人,里头的人还在忙着做生意或者排队。 
    但那时双方还没开战,还处于和平日久的状态中,现如今,双方的边境摩擦已经愈演愈烈了,哪怕乾国边军再废弛,也不可能再给郑凡重温那种如入无人之境的美好。 
    薛三翻身下马,开始做热身运动,脖子扭扭屁股扭扭。 
    少顷, 
    薛三长舒一口气,对着身边的梁程以及后头的郑凡笑了笑,身子前蹲, 
    “嗖!” 
    薛三,窜向了前方。 
    你可以看见夜幕下,似乎有一道影子正在穿行,但你根本听不到丝毫的响动,而且不一会儿后,你甚至连影子都看不见了,仿佛薛三已经完全消失。 
    “以后有条件了,可以让三儿去训练训侦察兵什么的。”郑凡对梁程说道。 
    “嗯,属下也有此意。” 
    只是现在条件还不成熟,还不到去玩多兵种搭配的资格。 
    ……… 
    身为刺客,最擅长的,其实还是隐藏自己,在这方面,薛三是专业的,他来到堡寨外墙下,这年代久远且粗糙的外墙对于他来说,简直不要太容易。 
    其身形如同壁虎一般快速地上行,很朴实,没用其他高难度花活儿,就是速度快得惊人。 
    哨台上有两个乾兵,一个靠在墙垛子后面打着呼噜另一个则是靠在那里眼睛盯着前方,且不时地向四周看看。 
    的确,双方边境摩擦已经到这种地步了,乾军的堡寨也终于开始有些属于军堡的意思了。 
    然而,哪怕这座堡寨的哨台确实是在发挥着作用,俩人轮流换班时,另一个也确实是在观察四周没有去懈怠,但当薛三出现在那个哨兵身后时,这名哨兵依旧毫无察觉。 
    薛三掏出了匕首,调整着自己的呼吸,人生,需要仪式感,这种仪式感体现在哪怕你不是在吃牛排而是在吃西餐,依旧要刀叉必备。 
    匕首,递送了出去,没有声音,没有叫声,哨兵的嘴被捂住了,同时脖颈那里的鲜血在汩汩流出。 
    至于那睡着的那个,薛三犹豫了一下,将手上这名哨兵的尸体给慢慢的放下来后,他后退了几步。 
    屈膝,持匕首,调整呼吸, 
    你是我薛三要杀的人, 
    哪怕你睡得跟死猪一样, 
    但我也依旧要给予你尊重, 
    尊重自己的猎物,也是在尊重自己。 
    然后,薛三开始了突刺,睡着的乾兵也被杀了,被杀得毫无悬念。 
    你不能说薛三是神经病,实在是因为打北边到南边后,他真的是憋坏了,唯一一次出手的机会,还是在尹城外的驿站里被陈大侠海扁了一顿。 
    人呐,只要是被憋久了,就会有点神经病。 
    薛三默默地从梯子那儿下去,仍然是没有发出丝毫的声音。 
    堡寨的门口,有两个乾兵打着铺盖蜷缩在墙窝子那儿睡着,薛三走过去,走到二人的中间,他伸出手,两只手都拿着一把匕首。 
    他觉得以这种方式同时杀死这两个人,很帅。 
    可惜了,没人带相机,否则这个镜头可以抓个连拍。 
    马上,薛三又发现了一个比没有相机更严重的问题,他的手臂有点短,够不着俩人。 
    有些无奈, 
    薛三只能先来到左侧那个兄台的被窝前,一匕首刺下去,然后再走到另一侧的兄台那儿,又是一匕首刺下去。 
    这一切,让薛三觉得有些索然无味。 
    薛三开始开门,门轴那儿他还特意抹了一些油,同时还以匕首卡着门缝儿,让开门的声音尽可能小一些。 
    其实,薛三可以尝试一下以这种刺客的方式去里面,一个一个地把剩下的不到二十名乾兵都杀死。 
    但单纯批量地重复,并不是艺术。 
    薛三取下挂在腰间的弹弓,捏起弹子,朝着前方空中射出。 
    瞎子北的精神力覆盖范围不可能这么大,但加上弹子射出的距离,差不离了。 
    站在郑凡旁边的瞎子北点点头,道: 
    “可以了,主上。” 
    郑凡回过头,对后头的左继迁做了个手势。 
    左继迁有些兴奋地带着数十名左家兵没有骑马,直接向前面堡寨冲了过去。 
    堡寨的门,大开在这里,薛三靠在墙壁上,嘴里叼着一根草茎。 
    左继迁带着人过来时,看见了薛三。 
    “呸。” 
    薛三吐出了嘴里的草茎,对里头指了指,然后自己打了个呵欠。 
    左继迁有些心惊这个侏儒的恐怖手段,但这会儿不是说话也不是讨好的时候,他马上带着手下冲入了堡寨之中。 
    一方全身着甲来势汹汹,另一方还在沉睡,战局,其实就是一边倒的屠杀。 
    但左家人却极为兴奋地开始切割首级,一个首级,差不多就能换一个家眷脱奴籍,这由不得他们不兴奋。 
    少顷,外头的郑凡等人已经策马过来了,大家没进去,只是在外头等着。 
    左继迁等人出来时,霍家的人看着他们腰间挂着的首级,哪怕是在夜间,都能看见他们目光里泛着红色的嫉妒。 
    左继迁走到郑凡马头前,单膝跪下: 
    “回禀大人,堡内乾兵已被全歼。” 
    郑凡打了个呵欠,点点头,道: 
    “归队吧。” 
    “末将遵命!” 
    随即,郑凡看向梁程,梁程举起手,道: 
    “出发!” 
    骑兵,再度奔腾起来。 
    这只是今晚的开胃凉菜,就是连出手的薛三,都觉得有些没过瘾,其余魔王,甚至连身都没有热。 
    最重要的是, 
    郑守备今天很膨胀。 
    一同膨胀的,还有在这个世界里,第一次带这么多兵出征的梁程, 
    “看来,今晚将………” 
    这本来只是梁程在自言自语,因为大家都在策马奔腾,马蹄隆隆,所以这话旁边人不可能听到。 
    但瞎子的声音马上在梁程心里响起,而且是以咆哮的形式: 
    “给我闭嘴!” 
    ……… 
    绵州城的城墙上, 
    一名身材十分肥硕甚至可以和许文祖争锋相胖的男子将自己肥大的肚子搁在了墙垛子上, 
    先冷笑了两声, 
    开口道: 
    “直娘贼,你们敢信,之前这座城居然被燕国的一个小小守备带着三四百骑攻破过?” 
    男子身后的几人有身着甲胄的也有身着文士袍子的,见男子发怒,都不敢出声。 
    “呼……可笑,可笑至极,那杨老狗不愧是没栾子的货,居然不敢下令出击,任凭那些燕狗在我大乾边境放肆! 
    啊啊啊……阿嚏!” 
    男子打了个喷嚏,身上的肉浪开始翻滚。 
    这时,一名文士关切地开口道: 
    “城墙上风大,为您宝体着想,咱们还是先下去吧,王爷。” 
    吃了感冒药犯困,这章就3k字,明儿龙争取多写点,晚安。

猜你喜欢: 《假妻诱惑,前夫想上位》 《职业药师》 《穿成权臣的炮灰妻》 《绝世魔后》 《半缘修道半缘君》 《一个会召唤英雄的盒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