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定局

    郑凡确实是睡着了,不是为了装逼故意表现出自己的云淡风轻和处事不慌,而是午后的阳光晒得过于舒服,外加这些日子从守城到入晋国皇宫再火急火燎地率军赶到盛乐城地界,也没真正好好休息过,所以这会儿就真的睡过去了。
    等到睁开眼时,才发现天已经黑了。
    瞎子依旧坐在郑凡的身边,手里拿着一些文件在写着什么东西。
    这是瞎子的工作,现在是一个人当十个人用,哪怕有精神力加持,但再这么干下去,迟早得累死。
    但好在等一切安顿好后,温家的那几十个读书人,可以拿来当文书培养,能替瞎子分担不少工作。
    “你也不喊醒我,让我睡这么久。”郑凡说道。
    “主上,小院的门属下给您开着呢,来来往往的不少熊烈手下的野人都瞧见了,您睡得很踏实。”
    “有心了。”
    “应该的。”
    “就是你不怕我感冒了?”
    “属下疏忽了。”
    “下次注意,至少给我多加一条毯子什么的。”
    “晓得了。”
    “事儿结束了么?”郑凡问道。
    “自黄昏开始,外面隐约传来喊杀声,这会儿已经停下了,应该是结束了。”
    “哦。”
    郑凡揉了揉自己的脸,打了个呵欠,道
    “这下午睡这么久,作息一乱,晚上就又睡不着了。”
    “正好晚上四娘也进城了。”
    “呵。”
    这时,一身甲胄的熊烈走入了院子,对郑凡禀报道
    “大人,秃发家家主秃发承继求见,没带手下,孤身一人。”
    “让他进来。”
    “是。”
    少顷,
    秃发承继进来了,浑身是血,左手一个脑袋,右手也一个脑袋,腰间还挂着一个,看起来像是初二回娘家的小媳妇儿。
    他直挺挺地走到郑凡面前,正准备跪下,却听郑凡先开口道
    “这甲胄上的血,和脸上的血,一看就是自己抹上去的。”
    “…………”秃发承继。
    郑城守也算是历经战事的人了,被敌人的血溅射到身上也算是家常便饭,而且曾跟着李富胜很久,李富胜是那种喜欢在血水里洗澡的主儿,所以对这些细节,自是能分辨得清楚。
    这让秃发承继有些尴尬了,一时间站在那儿,弯曲了一半的膝盖不晓得是跪下去呢还是站直了,弄得像是在蹲马步。
    郑凡见状,笑了笑,道
    “不管怎么样,你也算是有心了,这份心意,我收下了。”
    秃发承继闻言,心里顿时一松。
    但再一看,
    发现郑凡对他说话时,是瞧着地上说的,而不是瞧着自己的脸。
    “噗通!”
    秃发承继马上跪了下来,
    道
    “秃发承继,拜见贵人。”
    “介绍介绍礼单吧,我这人最喜欢交朋友,也最喜欢看朋友送的礼单,有点贪财吃相难看,你别见怪。”
    “小人不敢,小人不敢。”
    “说正事儿。”
    “是,这是周正文的头颅,他是赫连家养在盛乐城的一条狗,赫连家敢冒犯大燕天威,出不义之兵进犯大燕,当真是人神共愤!
    现赫连家已然覆灭于大燕王师铁蹄之下,秃发承继特斩杀刺獠,献于大燕王师!
    这是宁翠翠的头颅,她是………”
    三个头颅,
    三个当家。
    等于是中午一起吃饭的五个人,除了熊烈之外,另外仨,现在都成了首级。
    说好一起众志成城抗击燕狗,结果一转脸就果断卖队友。
    等到秃发承继汇报完后,
    郑凡斜着脸看着他,
    问道
    “这些文绉绉的话,背起来拗口吧?”
    “贵人明鉴,小人粗鄙,怕污了贵人耳朵,这才事先让人………”
    “好了,我说过,你是有心的。”
    “谢贵人!”
    “你这礼,我收下了。”
    “多谢贵人赏脸!”
    “礼尚往来,咱也总得问候问候你家人。”
    “是……”
    “秃发一族,在盛乐一带,有多少族人?”
    “核心族人,一千余人。”
    “这么点儿啊,那没意思。”
    “加上外围族人,五千余人,可供族兵九百人,好叫大人知晓,这次为了剿灭这些逆贼,折损了不少族兵。”
    “嗯,那还不错,那么,秃发一族,可愿为我大燕效力?”
    “自然愿意!”
    “行,你这个态度,我很喜欢,我相信侯爷和陛下,也会很喜欢。”说着,郑凡指了指熊烈,道“把这仨首级先收下去,我这人胆儿小,见不得这种场面。”
    我信了你的邪!
    但熊烈还是规规矩矩地过来将首级拿了下去。
    郑凡又指了指秃发承继,道
    “秃发一族算是盛乐一带的大族,应该积蓄很多吧?”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秃发一族的一切,都是大燕王师的,也是大人您的!”
    “哟,这话也很好听,不过你且放心,财货这方面,我不缺。”
    这不是客气话,滁州城外福王陵墓里的财货还没运出来,自己这边从晋国京畿搜刮来的财货更是堆积得如同小山一样,郑凡现在还真能拍着胸脯很自豪地说
    老子不差钱。
    当然了,等家业撑起来之后,这银子,估计也就很快不够花了,否则镇北侯也不会见了肉就拼了命一样。
    养兵,是个费钱的活计,养精兵,就更费钱,爆农民兵和土匪兵倒是便宜,但这玩意儿没什么战斗力啊。
    这西边儿是大燕,东边儿是司徒家,北面儿还有野人,都不是软柿子,没精兵,说话都没底气。
    郑凡没让秃发承继起来,秃发承继也就只能继续跪着。
    但是双方都没说话,这种压力,隐然间让秃发承继的额头沁出了汗珠。
    晋地人喜欢玩儿鹰,秃发承继觉得自己现在就是一只鹰,正在被熬。
    其实他是错怪了郑凡,郑凡是不晓得该说些什么了,所以干脆不说话,他是有这个底气的,冷场就冷场呗,也无所谓。
    终于,郑凡想到说什么了,他开口道
    “我听人说,不管谁管着盛乐城,都得依靠你们这些地头蛇来帮衬着?”
    秃发承继闻言,马上扭头看向了熊烈。
    熊烈默默地站在那里,没说话。
    但大家都很清楚,这就是熊烈打的小报告!
    “大人,这是小人的缓兵之计,拿来麻痹其他人,背地里积攒机会,准备喜迎大燕王师!”
    郑凡点点头,
    微笑地看着秃发承继,
    道
    “说人话。”
    “是,小人痴心妄想不识天威,罪该万死!”
    秃发承继将脑袋磕在了地砖上。
    嘿,
    这从靖南侯那里学来的说话方式还真挺管用,以前靖南侯老拿这话来吓唬自己,现在自己也是活学活用了。
    “秃发族长。”
    “小人在。”
    “以前的事儿,我可以既往不咎。”
    “大人仁慈,小人全族必然铭感于心!”
    “不过还是得靠你以后的表现。”
    “小人清楚,小人明白。”
    敲打这种事儿,郑凡懒得自己亲自去做,等大军入城自己彻底接收盛乐城后,自己手底下的这些魔王,对于怎么玩儿人心怎么驭下怎么敲打人,那都是门儿清。
    自己要做的,无非是在此时装腔作势,摆一摆厂公的谱儿过过干瘾。
    这种感觉也挺好,
    事儿你们做,
    逼儿我来装。
    就在这时,外面一个野人护卫进来了,熊烈马上走过去听其耳语,紧接着,熊烈跪下禀报道
    “大人,王师进城了。”
    这意味着,盛乐城,大局已定!
    郑凡点点头,
    扭头看向自己身侧,却发现瞎子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
    郑凡掀开自己身上的毯子,从靠椅上起身,恰好在此时,瞎子端着一套甲胄走了出来,
    跪了下去,
    恭声道
    “请主上着甲!”
    紧接着,
    瞎子又呵斥道
    “两个奴才,还不伺候主上着甲,是跟某一样,眼瞎了么!”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瞎子本就是善于营造氛围鼓捣人心的主儿,外加他说话时还用了精神渲染攻势,对熊烈和秃发承继的心神本身就带着威慑。
    二人闻言,马上起身站在郑凡身边,像是奴仆一样,开始帮郑凡穿甲胄。
    熊烈还好一些,哪怕心里有些小心思,但他名义上毕竟是六皇子收养的家奴,现在六皇子将他转送给郑凡,那他给郑凡当奴,也是理所应当。
    秃发承继就有些发懵了,他原本还以为自己可以带着这些大礼过来谈一谈以后的“工资待遇”什么的,怎么直接就自动成为奴仆最底层了?
    只能说自打自己进门开始,被连削带打的,彻底被磨去了气势。
    但在这个氛围下,
    二人都很乖巧地开始帮郑凡穿甲胄,
    郑凡就撑着双臂,
    任他们伺候。
    而在瞎子用精神力构建的开黑频道里,
    “瞎子,这一出怎么感觉这么眼熟?”
    “主上英明,康熙微服私访记。”
    “那排场可不够。”
    “主上放心,梁世龙刚刚入城。”
    “那你抢戏了,等阿程率兵过来,这四周战兵都摆上时,我再穿甲效果岂不是更好?”
    “是,属下疏忽了。”
    “下次注意就行。”
    “是,属下明白了。”
    “唉,就是这刚睡醒就穿的甲胄,还真有些不舒服。”
    “主上。”
    “嗯?”
    “龙袍的话,四娘早就绣好了,那个应该比甲胄穿得舒服,要不咱现在就换?”
    “………”郑凡。
    yiquanpokaishengsi00。

猜你喜欢: 《顾少宠妻:复仇千金好撩人》 《婚深意动:傅先生,你马甲掉了》 《只为下一次离别》 《报告九千岁,夫人又爬墙了》 《辣手毒妃:邪王缠上身》 《穿书女配:我是你们惹不起的爸爸!》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