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3章 打狗看主人

    许侍郎千算万算,也没算到许伶儿会在六国夜宴上生事,心中懊恼不已,有冲过去掐死她的冲动。
    就她那点小猫腻能算计得了谁?
    别说是池千尘那个精的跟猴似的女人了,殿上的众人,有一个算一个,恐怕没哪个看不穿她的小把戏!
    眼下他只能伏低做小讨好池千尘,希望她大人不计小人过,别因为此事就针对上他许家。
    池千尘仰靠进椅背里,单手拈着一绺青丝把玩,看不出喜怒,“哦?不知令嫒崇拜我一个纨绔女什么?”
    “叶大小姐过谦了!”许侍郎抬袖抹了把冷汗,脸上一片尬色,“谁不知道大名鼎鼎的温阳公子,左手掌生死,右手定阴阳,怎会有纨绔之名?”
    他避重就轻,并未直接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将她给夸的跟朵花似的。
    事实上他是怕许伶儿不知深浅的拆台。
    因为自从知道池千尘就是温阳公子之后,许伶儿没少在他和夫人面前酸,说她什么男不男,女不女,心狠手辣,不知检点…
    特别是和笑无殇定了婚约后,就更酸气冲天了,似乎每天要不骂上两句,都吃不下睡不着一般。
    池千尘玩味的勾了勾唇,“许大人先别忙着夸我,我是问令嫒崇拜我什么,你怎么不回答呢?”
    虽担了个嚣张纨绔的名,但她自认不是个尖酸刻薄的人。
    若不是许伶儿这个心机女实在让她不爽,就冲许侍郎这么低三下四的讨好道歉,她也就翻篇了。
    谁让她许伶儿是夏容儿的走狗呢。
    背后给夏容儿出谋划策,这才让她纨绔之名漫天飞。
    现在更是想让她在六国面前丢人,利用皇帝的手来治她个有失国体的罪名,可谓杀人不见血。
    那就对不起了,就算许侍郎今天说出花儿来,她也不买账。
    “一个朝三暮四,水性杨花,心狠手辣的贱女人,也会有人崇拜?”正忙着讨好北敖太子的夏容儿终于又抓到了打击池千尘的机会,在底下用周围人都能听清的嗓音冷嘲热讽起来。
    她的声音并不很大,加上又有舞乐声,也就临近的几桌人能听见。
    她本意是想先在小范围内抵毁池千尘的名声,过后一传十、十传百,不愁她的名声更臭一点。
    可万没想到,这一句话惹了祸了,无数道杀人般的目光向她扫来,恨不得能在她身上钻出几万个窟窿来。
    率先发难的正是耳力绝佳的雪澜殇。
    他脸色瞬间变的铁青,墨黑的双眸中攒射出数道凌厉的杀气,扬手三颗铁弹珠就飞射出去,目标正是夏容儿的嘴。
    “放肆!夏家怎会养出你这种没教养的贱人来!”他周身散发着浓烈的戾气,落在桌上的大手握成了拳头,骨节都泛起了白。
    第二个发难的是雪墨寒,他杀气腾腾的眸子转向夏容儿,“给本王闭上你那张臭嘴!”
    第三个发火的无疑就是镇南王了,他就直接多了,顺手抄起酒壶就向她砸了过去,“不知廉耻的东西,本王的闺女也是你能议论的?
    与北敖太子临桌的凌楚戈强抑怒气,尽量表现的心平气和,只是隐在桌下的那只大手却已经开始发抖,生生将一块玉佩给捏成了两半,显然也是气的不轻。
    另几道死亡凝视则是分别来自于雪澜轩、雪墨北和笑无殇。
    只是这三个人相对而言表现的没那么激烈,有的是因为身分尴尬无法直接开口,比如笑无殇。
    有的是天生的笑面虎,喜欢背后阴人,比如雪澜轩,此刻他脑子里已经开始勾画起蓝图,想着怎么整死夏容儿。
    至于雪墨北,自小就总是波澜不惊的模样,稳重惯了,能得他一个吃人般的目光足以见池千尘在他心中的分量。
    耳畔风声呼啸,北敖太子身边的几个护卫想也没想的迎身挡了上来,试图接下雪澜殇和镇南王的攻击。
    镇南王的酒壶倒是没费什么力气就被稳稳接住了,只是雪澜殇那灌注了内力的铁弹珠却生生嵌进了两个侍卫的掌心中,顿时疼的两人脸色惨白,发出压抑的闷哼。
    北敖太子剑眉倒立,折扇一扫,将最后一颗弹珠拨开。
    弹珠改变了方向,却去势不减,深深的钉进了不远处的盘龙柱上。
    说时迟,那时快,这一切不过是眨眼间发生的事儿。
    等夏容儿反应过来,顿时吓地花容失色,尖叫一声扑进了北敖太子的怀里,“太子殿下救我!”
    北敖太子嫌恶地皱了皱眉,就有两个侍女上前将夏容儿给扶起,面无表情的安抚着她惊恐的情绪。
    看着这一幕,池千尘眼角肌肉直抽,紧抿着小嘴儿倒是没说什么。
    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啊?
    眼前的夏容儿就是个活例子!
    众人也顾不上许伶儿这头的事儿了,全都眼含惊悚的看向动了真火的雪澜殇和脸色难看的北敖太子。
    沉淀了片刻,北敖太子沉着脸问:“雪太子这是什么意思?”
    他伸手一指受伤的两个侍卫。
    两个侍卫正抱着血流如注的手掌试图止血,随行的北敖御医马上有眼色的冲上来取弹珠包扎伤口。
    稍一动作,两人又是疼的连连吸气,惊怒不已的看向心狠手辣的雪澜殇。
    雪澜殇的脸色比北敖太子还要臭,邪佞的勾了勾唇,“本宫教训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贱妇难不成还要先经过你祈太子同意?”
    “可是你伤了本宫的侍卫!”北敖太子脸色铁青。
    “伤了是他们活该!本宫还没追究他们擅自出手阻拦本宫惩奸除恶的罪过,你祈太子竟还有脸倒打一耙!怎么,北敖如今天已经天下第一,我明耀装不下你了?”雪澜殇眼神犀利,唇舌如剑。
    “你——”北敖太子气急败坏的怒声,脑子里忽然飞快地闪过了什么,脸色倏而又缓和下来,“本宫的侍卫只是尽忠职守,护主本能罢了!况且,这位夏小姐如今是本宫的座上宾,雪太子打狗是不是也该看下主人?”
    他绝不相信一代战场杀神会为了个女人就变成了不可理喻的毛头小子。
    这一定是借题发挥,想趁机杀人灭口!

猜你喜欢: 《重生之世界超模》 《星平线》 《我给地府干点活》 《【快穿】大佬,你家仙草成精啦!》 《奥洛帕战记》 《我与大佬夫君差一个暗号》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