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跑过来的墙角

宽敞明亮的屋子里,地龙散发着腾腾的热气。
    “儒家是所有人的儒家,不是某一门一户的儒家。”
    “儒家遇到威胁了。”
    “上有世家的围堵,下有王恶那厮追来,怎么办?”
    “再怎么不喜欢蓝田侯,也必须承认《师说》的磅礴大气。”
    这个真无法否认,凭这一篇《师说》,王恶已经跻身当世大家行列,
    “其实也不必如此在意,到现在为止,蓝田侯才教出了几个学生,而儒家每年有多少人出仕?现阶段,儒家的主要矛盾还是与世家争夺生存空间,不把世家挤下去,儒家子弟出头的机会要小很多。”
    “确实,如今的科举只是作为举荐制度的补充,还不能占据主要地位。”
    ……
    三味书屋那里,哪怕外面天寒地冻,依旧有不少学子来买《师说》。
    事实上,家境贫寒的学子完全可以不买。
    放大版的《师说》从房梁上垂下,只要不是眼睛有问题的,都可以一目了然。
    无论甚么立场,看到这篇文章,都得说一声服。
    一身便装的房玄龄买了篇《师说》,慢悠悠地在一旁品味。
    托太子的福,房玄龄身上又多了一个太子詹事的头衔。
    对于于志宁等人的教育方式,,房玄龄并不怎么赞同。
    一味的喝斥指责管用,世间就不会有那么多让人头疼的纨绔了。
    王恶的言论,房玄龄虽然不会尽数苟同,至少多数意见还是有同感的。
    陛下给太子择师的眼光真不咋地,虽然尽是名臣,但就如王恶所说,都是一帮不懂师道的。
    《师说》固然是提倡尊师重道,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师者能承担得起如此赞誉吗?
    或许世间真有不少能为人师表的师者,但滥竽充数的也不在少数。
    因材施教,大唐有多少师者能做到?
    或者,大唐真应该好好整顿一下师者行业了。
    要不,设个资格考试,先把于志宁之流踢开?
    “蓝田侯大才,《师说》酣畅淋漓,足以证明他当世明师的身份。”
    “诶,额在想,要不要从儒学中退出,入小王庄学院?”
    “你这想法很危险。”
    “危险个屁!你不想想,以额三流的学问,科举能过哪一项?秀才、明经、俊士、进士、明法、明字、明算,哪一科都是中不溜,童子试额倒是能过,问题是以额弱冠已过、而立将近之龄,去考童子试,这脸往哪里搁?”
    “儒学,除了去当官,或者为猢狲王,还有其他活路吗?小王庄学院的学子,即便不当官、不为人师,也可以种地、当工匠,便是额这等手无缚鸡之力的也可以当账房,那个簿记,最快的一个月出师,最慢的一年出师!需要蹉跎这许多岁月,学这百无一用的经义么?”
    房玄龄淡淡一笑。
    《师说》的影响、王恶直斥东宫属官的言论、小王庄学院学生的闪亮前程,聚集在一起发酵,渐渐让学子们心头生出了别样想法。
    儒家门生众多的一个坏处就是,因为学识方向一致,竞争的力度太大,哪怕是个蒙学先生的位置,也有无数人盯着。
    那么,其他的人呢?
    喝西北风去么?
    小王庄学院学识的实用性,无异于让人在最黑暗的夜空看到唯一闪亮的星星。
    ……
    回到小王庄蓝田侯府,王恶想与王仁、王延玩耍一般,却遭遇了无情的拒绝。
    两个小家伙撵着大黑、小黑满府乱跑,完全没工夫理会王恶。
    大黑、小黑半人高的身量,皮毛油光水滑的,对这两个小混世魔王却只能敬而远之。
    这屁大点就要骑狗了,不知道以后成亲会下雨吗?
    看着王恶吃瘪,陈诗语掩唇轻笑。
    这就是长年在外面奔波的结果,娃儿不和你亲了。
    昆十九马屁十足的给王恶端来铺了棉垫子、棉靠背的椅子,新二十奉上茶水,王恶舒坦的坐下品茶,一种土豪劣绅的既视感扑面而来。
    “郎君,昨日小王庄学院山长来过,递交了预算,要地、要一千贯钱扩建学院,要增设五个簿记班……”
    钱旺一五一十的禀报。
    王恶一口茶水喷了出来。
    土地,对小王庄乡来说不难;
    一千贯钱,对财大气粗的蓝田侯府来说不是事;
    增设一个簿记班都没问题,可你告诉额要增设五个?
    你是想让小王庄学院的学生全部占据了长安城的账房行业,然后内卷?
    “告诉山长,只允许增设一个簿记班。”
    钱旺咧嘴笑了:“山长也为难,现在托关系找他塞学生的人太多,还都是些在儒家学无所成的学生,想学簿记混碗饭吃。”
    王恶哭笑不得。
    这不是自己挖儒家的墙角,而是儒家的墙角自己长腿跑过来了?
    加上程咬金家的亲戚、尉迟恭家拐弯亲戚等等关系,凑出的人数够六个簿记班了。
    人家也不要小王庄学院免学费,还可以交学费,就为了以后混个饭碗。
    没辙,皇帝都还有三个穷亲戚,那些不远不近的亲戚,谁家都有,照顾也不能太过分,送来学个手艺再合适不过了。
    问题是,学了之后没有合适的位置安置,那与儒家有甚么区别?
    诶,小王庄学院是不是要改名小王庄技校了?
    王恶喝了几盅茶之后,才一拍大腿。
    天冷,脑子都冷僵了。
    真是的,大唐皇家钱庄不是还要增设河南分部、岭南分部、剑南分部、西州分部、于阗分部么?这些人手可以由大唐皇家钱庄委培嘛!
    有家世、有背景的,由背后势力背书,可以优先提拔。
    不要觉得不公,长年累月面对海量的钱财,难免有人行差踏错,有背景背书的,因为胡作非为导致钱庄的损失,可就得由他们背后的势力承担了。
    所以,优先提拔没有甚么不对。
    其他人,由小王庄学院来调查他们的背景,那是个大活,做不到。
    由大唐皇家钱庄来调查他们的背景,那就轻而易举了。
    反正也不需要太详细,也就是调查他们的口碑、人品而已。
    嗯,把他们教出来,大唐皇家钱庄本部的职员也该轮流拉来培训了。
    回过神来,王恶扫了院子一眼。
    咦,王狼甚么时候进来的?
    王狼与王老实两个老汉蹲在院门处,笑眯眯地东拉西扯。
    王虎这家伙在辽东也有出色表现,听说要提拔为鹰扬郎将了。
    将啊!
    怎么说也是将军了,王狼家也是门楣生辉了。
    所以,王狼也是眉开眼笑的,带着大孙儿跑来显摆了。
    这会儿他大孙儿正与王仁、王延逗狗呢。
    “阿叔,庄上的木匠召集过来,打造簿记班那种算盘,手艺不能粗糙,打个四五百把,学院三十文一把收购。”
    王恶给个这个价钱很高,就是市面上的大算盘售价也才二十文一把。
    算盘这东西,不是越大越值钱,反而是越小的越难打造。
    所以,三十文也物有所值。
    原本小王庄学院的学生自然是可以免费领用的,至于那些加塞的学生,五十文一把,卖得的钱财补贴一下家境贫寒的学生,不过分吧?
    王狼乐呵呵地应下了。
    虽然才是十五贯的小买卖,但蚊子腿也是肉啊!
    虽然小王庄富裕了,可庄户人家的节俭精神不能丢。
    既然前面小王庄能够打造出这样的算盘,再造就没甚么难度了。
    小王庄乡的土地,不就是王狼管么,自然毫无阻碍的通过了。
    “阿叔,小王庄没有哪家的娃儿不读书了吧?”王恶闲扯。
    “他敢!”王狼眼睛一鼓,瞬间从和蔼可亲的长者变成蛮不讲理的滚刀肉。“腿打折!”
    王恶哑然失笑。
    山长被钱旺叫来府上。
    批地的批示、领款的条子都一应俱全,山长眼里满是笑意。
    蓝田侯很给颜面,这下,亲朋好友的子弟有着落了。
    王恶轻轻摇头:“不要高兴太早。增设的簿记班为六个,一个班的名额是本侯的。”
    山长眉开眼笑地点头:“应该的!”
    “不过,他们的名册你都造出来,本侯送到大唐皇家钱庄,由他们甄别,口碑不佳、人品不过关的,涮下来没商量。他们也不是小王庄学院自主招收的学生,而是大唐皇家钱庄委托小王庄学院培养的学生。”
    “这样做,好处是他们日后都有着落,培训合格,饭碗是有着落的;坏处,是必须提前与大唐皇家钱庄签订契约,出师后必须服从大唐皇家钱庄安排,不可能窝在长安,背契的代价会很大。”
    王恶把丑话说在前面。
    山长吹胡子瞪眼:“蓝田侯能为他们考虑前程,让他们提前找好饭碗了,谁还敢三心二意,老夫的教鞭不饶人!”
    “过两天本侯上朝与陛下商议,吏部尚书、检校民部尚书、许国公那里,也需要具体商议,想来问题不大。”
    王恶轻描淡写的说。
    要是别人说这话,山长能一口五十年陈酿老痰吐过去。
    吹牛也不怕把牛吹炸了!
    王恶有资格说这话。
    不说大唐皇家钱庄还有王恶一点份子,就凭大唐皇家钱庄是在王恶指引下走上正轨,这点事大唐皇家钱庄怎么也得给王恶颜面。
    “老规矩,施工尽量用小王庄人手,放心。他们的娃儿在小王庄学院读书,偷工减料只会害了自家娃儿。”

猜你喜欢: 《你曾惊鸿来》 《重生娇媳归来》 《待到橙林尽染时》 《魇醒》 《朝天阙》 《时代幻灭之时》 《婚然心动:男神老公势不可挡》 《天才帝妃:帝尊,我们不约》 《大佬太豪横》 《精灵之关东学院》 《大明第一狂士》 《若冲》 《逆天神医》 《全球降临:我能无限复活》 《思战3王不列颠》 《青鸾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