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帝流浆

    与白鲤招呼了一声后,李晓婉便匆匆回家去了,白鲤也重新潜回了湖底,静静等候着李晓婉一家的到来。
    随后一连过去了好几个小时,也未见李晓婉与其父母返回,白鲤不禁有些担心,该不会是晓婉说服不了父母,二人仍旧坚持要去甘甸与亲人团圆过节吧?
    好在他的担忧并没有应验,下午之时,李晓婉与李爸李妈终于过来了。
    “晓婉,你非得拉着我和你妈到这来,说有重要的事情和我们说,现在总能说了吧?究竟是什么事情。”
    “是啊,晓婉,你外公外婆还在家里等着我们过去呢,这几天路上本来就堵车,再耽搁一会的话,等我们到你外婆家时都不定几点钟了。”
    李晓婉没见到白鲤,只能先拖延道:“爸妈,你们别急,我先去找他,然后再和你们细说?”
    “他?”李爸微微眯起了眼睛,问道,“你说的是谁?”
    “晓婉说的是我。”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像是直接出现在几人意识里的一般,突然在几人的脑中响起。
    “嗯?!”李爸一惊,下意识的转头四望,只见周围游人虽多,但却并无一人向自己说话。
    李妈显然也是一副惊疑不定的样子。
    “请不必惊慌,我如今是在以意念与两位交流。”
    说着,白鲤又解释道,“实在抱歉,因为游客众多的缘故,我如今不好以真身现身人前与二位交谈。”
    李妈疑惑的问道:“那..你是谁?”
    “妈。”李晓婉凑了上来,小声说道,“你不必出声的,只需要集中精力,就可以用意识与白鲤交流了。”
    白鲤?反倒是没有出声的李爸比李妈更快一步的反应了过来,同时也似乎明白了什么。
    “你...先生便是晓婉所说的,那条..那位救了她的白鲤吗?”
    因为白鲤的声音听起来乃是一个青年男声,所以他干脆便以先生来称呼白鲤了。
    “你好,我是白鲤,初次相会,因为一些特殊的缘故,无法现身相见,失礼之处,还请多多见谅。”
    居然是真的!李爸一时间不禁瞳孔一缩,转头与同样惊讶莫名的妻子对视了一眼。
    虽然他们两人早便从女儿口中听闻过白鲤的存在了,也注意到最近一段时间女儿时常从家里带出大量的食物到清华湖中投喂湖中的什么生物,所以隐约已经猜到了一些什么。
    但真当白鲤出现,当他们确认了白鲤真实存在之时,两人还是忍不住心下震惊。
    而白鲤也没有与他们过多客套什么,又传音道:“两位,这次将你们请来,是我的意思。”
    “因为我预感到今夜中秋月圆之时,或许会发生一些特别之事,又听晓婉说你们一家要乘车去往外地,便特地让晓婉将两位请了过来,与你们说明此事。”
    李爸问道:“白鲤先生你的意思是....今晚外出,会有危险?!”
    “这个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冥冥中有一种预感,今晚可能会出现一些特别之事,为稳妥起见,我才会让晓婉将两位请来说明情况。”
    “这样吗?”李爸不禁陷入了沉吟,白鲤的突然出现,着实让他有些惊讶,还有他所说的...似这等玄奇之事,也的确需要认真思索一番。
    沉吟许久,李爸才抬头看向了妻子与女儿,说道:“阿娟,妈那边,我们今年就不过去了。”
    李妈闻言,也没有反对,她也是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
    毕竟像是白鲤这般神奇的存在,已经超出了他们过往的认知,所以对于此事,还是谨慎处理为好。
    就这般,李晓婉一家留了下来,决定先等过了今夜,再看情况。
    李爸与李妈去一旁给老人家打电话解释,今年就不过去了,李晓婉则是留在了原地,一边抱着手机刷视频,一边与白鲤聊着天。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没过多久,太阳便落山了,但天色却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只是比白昼之时显得稍微暗淡了几分。
    都说中秋节八月十五的月亮又圆又亮,但今夜的月亮,却是从所未有过的巨大且明亮!
    那清亮的月光照耀而下,映照得简直就如同白昼时一般!
    所有人都注意到了今晚那不同寻常的月色,纷纷惊奇不已,都说今年的月亮怕是往年来最大最圆的一次了。
    “白鲤,你看,今晚的月亮好漂亮啊,简直就像是一块玉盘一样。”
    白鲤没有答话,他同样在仰头看着天上的月亮,皎洁明亮,温润如玉,当真是无比的漂亮。
    但这并不是关键,更让白鲤在意的是,九天之上那无数汇聚凝结,几乎化作实质般的月华凝露!
    这般月华汇聚的神奇景象,就连白鲤都看不透其中有何玄机。
    随着月亮越升越高,直至月上中天那一刻,九天之上那无数的月华已经汇聚凝结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程度,随后凝结化雨,如那蒙蒙细雨一般,飘然朝着大地洒落而下。
    “来了。”白鲤忍不住喃喃自语道,语气中满是莫名之色。
    听到白鲤自语的李晓婉不禁出声问道:“什么来了?”
    白鲤并没有与李晓婉详细解释什么,只是说道:“你往天上看。”
    “天上...咦?是下雨了吗?”
    常人并不能看见那如同细雨一般飘然散落的漫天月华,但因白鲤的缘故,李晓婉当初也曾吸收过几缕月华之力,灵觉总归是要比常人敏锐许多,或多或少还是能看到一些九天之上的奇异之处的。
    无数的月华凝露从九天之上散落而下,似有似无,李晓婉却怎么也看不真切,于是忍不住朝白鲤问道。
    “白鲤,是下雨了吗?”
    “不是,那是...帝流浆!”
    在月华凝露从九天之上散落而下的瞬间,白鲤脑中便莫名的生出了一抹感悟,知晓了其为何物,身体更是本能般的想要跃出水面,沐浴在那漫天雨丝之下。
    “帝流浆?是小说里那个帝流浆吗?”李晓婉也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就兴奋了起来。
    白鲤说道:“不知道,不过应该也差不多吧?”
    说实话,他也无法确定,这和神话传说中的那个帝流浆究竟是不是一回事。
    不过他倒是能肯定一件事,那肯定不是寻常之物!
    事实上也不只是他一个人有这种感觉,像是湖中那几只正在睡觉的蠢鹅,显然也是感觉到了什么,一个个突然惊醒了过来,一边拍动着翅膀,一边昂头朝着天空兴奋的嘎嘎叫着。
    没过多久,那丝丝缕缕蒙蒙细雨便落在了湖面之上,这时候不止是那几只蠢鹅了,就连湖中的那些蠢鱼蠢虾,王八青蛙都本能的浮出了水面交相从湖中跃起,迎接那天地造化。
    白鲤也默默的摄来了几丝帝流浆,甫一接触,甚至都不用炼化,便直接悄然融入了白鲤体内。
    白鲤心中已经,同时也有了几分明悟。
    原来,这就是帝流浆吗?润物细无声的造化万千生灵.......
    察觉到这一点之后,白鲤也再也坐不住了,瞬间便运起了食气法的法门,主动将那帝流浆摄来。

猜你喜欢: 《火影忍者里的超人》 《成亲后侯爷他掉马了》 《等婚女教师》 《林渊全职艺术家》 《这个雏田有点冷》 《我的惊奇美食屋》 《艾缇亚斯之环》 《重生:我!幼儿园班长》 《满级绿茶穿到八十年代重新做人》 《至尊凰后:冷帝宠上天》 《棋子落_鸽临池上》 《爹地宝贝:总裁新婚100天》 《异能田园之农女谢凉衣》 《我可能是开挂的拳皇》 《农门恶妇:山里汉子心上娇》 《皇家珠宝设计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