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蜕变

    一转眼,便已经到了立春时节,万物复苏,一场春雨朝着大地洒落而下。
    轰隆隆!
    沉闷的天雷轰鸣声从九天之上炸响,炫目的雷光劈开了黑暗的天空,轰然斩落。
    白鲤以元灵之身悬于高空之上,仰头望着那如天剑般劈落而下的炽烈闪电,那双酒红色的眸子中满是凛然慎重之色,然后竟然主动迎了上去!
    天雷落下,一阵强烈的麻痹感过后,便是一阵钻心刺骨的刺痛感从全身上下传来,但下一秒,一股犹如新生般的奇妙感觉便从神魂内部传了出来,就如小草破土,婴儿降世后第一次呼吸...
    春雨来得快,去的也快,没过多久,天空中那乌云密闭的阴沉天色便又回复到了一片晴空万里。
    白鲤站在高空之上,闭着眼睛感受着那温煦的阳光与微风,只感觉就为了这一刻,此前所受得那一切苦头都值得了。
    自从上次以天雷淬炼神魂,受了重创过后,他整整修养了近三个月的时光,才终于恢复了伤势。
    但也因此,他因祸得福的感悟到了一丝雷霆中的生机纯阳之意,如今再经这一番春雷洗练,至此阳神终成!
    回返澜江,白鲤一路深潜进了江底,只见江底泥沙之中,赫然被挖开了一个巨大的深坑,深坑之中一个如蚕茧般的巨大血茧正在微微起伏,就如同在呼吸一般,每一次震动起伏,都震动得周边的江水泛起阵阵涟漪。
    他的肉身如今就在这只巨茧之中沉睡蜕变,看样子如今依旧还没到‘破茧而出’的时候,也不知道这般的状态究竟还要再持续多久。
    而之所以会变成这样,还要从两个月前开始说起。
    两月之前的某天,或许是那具龙尸体内的金色液体已经被完全提取了出来,白鲤识海中的龙门突然一震,大量的金色液体从龙门之中涌出,白鲤顿时不受控制的陷入了沉眠之中。
    当他再次迷迷糊糊的恢复了几分意识之时,却发现自己似乎被困在了某个狭小的黑暗空间之中,而且能明显的感受到,自己的身体似乎正在发生某些奇特的变化与蜕变。
    但是他却始终都无法苏醒过来,而且在这种蜕变完成之前,他甚至连一动都没法动,就只能这般迷迷糊糊,半梦半醒的静静等候着。
    直到半个月前,他才彻底苏醒了过来,虽然肉身似乎还需要一段时间的孕养才能彻底蜕变完成,但神魂已经不再浑噩,总算是能元灵出窍出来透透气,又恰好赶上了这春雷炸响的天时,成功完成了阳神的蜕变。
    而这一次,也是白鲤至今为止以来,沉睡的最长的一次了,而且此前连他自己也没有预料到,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便陷入了沉眠。
    还好有老龟,在发现他陷入沉睡之后,便将他带出了水库,并在澜江中找到了这个隐秘的所在将他藏在了这里,数月贴身护卫,没让他受到半分的干扰。
    不得不说,在白鲤传了老龟修炼法之后,他也是越来越聪明灵性了。
    “老龟,这段时间,真是多亏了你...走吧,也是时候该回水库去了。”
    想了想后,白鲤觉得差不多是时候返回水库了,他这次一连消失了数月,也该回去露个面了,而且如今他阳神已成,已经脱离了危险和虚弱期,也不必再窝在这犄角旮旯里了。
    ............
    “...白鲤先生已经回来了吗?现在就在江心凉亭里打游戏?很好,我现在马上就过来。”
    江主任得了消息,匆匆挂了电话后便让司机准备车子将他送到了北道水库来,第一时间便到江中找到了白鲤。
    “白鲤先生,谢天谢地,你可总算是回来了。”
    正在游戏中的白鲤头也不抬的回道:“我说江主任你那么着急干嘛?我又不是小孩子,你还怕我走丢了吗?”
    “我不过就是闲得慌,到澜江中活动活动,出去了几天而已,至于那么担忧吗?”
    江主任不自觉嘴角抽了抽,你这可不是一两天啊,而是整整两个月!
    当发现白鲤已经好几天都没有出现过了的时候,最初之时江主任他们还并不怎么在意,毕竟白鲤以前也经常性的潜水不冒泡。
    但整整十天都没见白鲤现身,而且连带老龟也消失不见了的时候,江主任他们这才有些慌了。
    直到一个月了,白鲤都没有再出现,就像是已经彻底离开了水库的时候,可当真给江主任急的不行。
    毕竟白鲤的存在对北道水库,乃至是对澜江都十分的重要,若不是有他帮忙守护水库的话,他们光是要维持水库的正常运转便不知道要耗费多大的人力物力。
    而事实上,在白鲤‘离家出走’的这两个月里,北道水库之中不知道出了多少麻烦事,搞得江主任他们是焦头烂额。
    这不,就三天前,还有一条不知从哪跑来的变异怪鱼在水库里兴风作浪,咬断了水库里的好几处电缆和设备,至今都还没有抢修好呢。
    这要是以前有白鲤在的时候,哪会有这种事情?
    而且因为白鲤的失踪,他原本准备在水库下游区域再建造个水力发电厂和重启澜江航道的计划也不得不搁置了。
    毕竟这两项计划当中的关键,可就是白鲤的帮忙。
    因为要是没有白鲤帮他们驱除震慑澜江中的那些变异生物,他们就算派出大量的人手来强行做成这些事,也是得不偿失,耗费的人力物力与回报根本就不对等。
    还好白鲤如今总归是回来了,虽然看他的样子,似乎是并不准备告知他们自己这消失的两个月究竟是去做什么了,但江主任也不准备追问什么。
    他也隐约猜出了一些白鲤的心思和想法,白鲤之所以不对他们明言自己消失的这两个月,显然是还在戒备着他们。
    不过江主任也并不在意,白鲤回来了就好。
    而他直到现在也无法对他们完全信任,也并不奇怪。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如果换过来是他们的话,恐怕也会是一样的选择吧。
    胜利!
    屏幕中浮现出大大的胜利图标,结束了这一把游戏之后,白鲤才有些意犹未尽的摘下了耳机,转过身来看向了江主任。
    “江主任,怎么说呢,这次我出门了几天,没有提前告知你们,的确是我的疏忽,也因此给你们造成了一些麻烦。”
    “但有一点我觉得我们有必要说清楚了,那就是我帮你们守护北道水库,并不是我的义务,而且我也不可能永远帮你们守在这里。”
    察觉到江主任似乎对他消失这两个月的事情,似乎带有几分抱怨的情绪,白鲤也干脆直接把话挑明了。
    守护北道水库,只是因为他愿意而已,而不是他必须的义务,这一点,一定要说明白了,以免久而久之被当成了理所应当的事情。
    虽然华国总局一方,一直在向他示好,试图拉拢他,甚至想要不拘种族之分,将他吸收成自己人。
    但是白鲤也很清楚,就算华国总局这边向许诺的大同未来再怎么美好,就算他们再怎么刻意淡化他们双方的差异与不同,但他们之间却也天生便存在着隔阂,而且永远都不会消失。
    毕竟就连人类之间,也会因为一些细微之处的不同与差异而产生分歧和隔阂,彼此之间争斗不休,又更何况是他呢?
    所以无论华国总局那边再怎么拉拢他,真心也好,假意也罢,他与他们终究是不同的,这一点是客观存在的事实,无论用什么话语都不可能消除得掉。
    合作共存可以,真要让他融入进他们的体系,与他们同化,绝不可能!

猜你喜欢: 《神厨狂后》 《你是可以随便撸的小兔子吗》 《极品尊主:师傅,别乱来》 《神医辣妻妖兽皇夫求抱抱》 《劫爱难逃:总裁别过来》 《至尊妖兽系统》 《夜少追妻99次》 《受宠吧,小萌妻!》 《夫人她又在虐渣了》 《萌宝爹地爱妻如命一醉琉月》 《清穿之败家福晋狠嚣张》 《豪门弃少》 《一不小心就成了异世最强辅助》 《田园富贵小辣妻》 《一王之下》 《豪门独爱:帝少的掌心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