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炼器之术

    白鲤在山林中寻到一个天然洞穴,一尾震塌了洞口将山洞封闭后,便元灵出窍朝那血衣厉鬼追了上去。
    毕竟他肉身腾云驾雾的飞行速度,远不如元灵之身灵活快速。
    最初之时,他只是远远的吊在那血衣厉鬼身后,想着看那圣惠老妖婆会不会将它召回去,这样自己也能跟上去趁机把那老妖婆也一并收拾了。
    但他整整跟了两个小时,也没见那血衣厉鬼有什么特别的动作,反倒一直在带着他在山林之中兜圈子。
    那圣惠老妖婆比白鲤想象中还要更加谨慎,应该是早便已经做好了舍弃损失这只血衣厉鬼的准备,弃车保帅这一套玩的十分熟练。
    就算白鲤现在不出手,恐怕也很难等到一网打尽的机会。
    毕竟他可没那么多时间和那老妖婆耗下去,谁知道那老妖婆还要多久之后才会彻底放下戒心,召回这只血衣厉鬼?
    如果只是一天两天倒还好,但要是时间长了,白鲤是真没那个耐下和她耗下去。
    玄光一闪,白鲤的身影便突然出现在了那血衣厉鬼眼前,它还未看清来人,便见一抹刺眼的神光瞬间在眼前放大。
    白鲤并指做剑,凝出一抹纯阳之气汇聚于指尖,一指便直刺进了那血衣厉鬼的头颅之中,它甚至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便在一阵光芒中身形消散,湮灭在了天地之中。
    半小时后,白鲤回到了水库。
    江底水晶宫中,白鲤正在查看着自己带回来的战利品,十四颗龙眼大小的赤红念珠,一只铜铃,几张鬼画符,一张古朴的皮卷,以及一堆不知装着什么的瓶瓶罐罐和杂物。
    他抓起一颗念珠放在眼前仔细的查看着,这些念珠是那胖和尚所用的法器,也不知究竟是何材质,看起来倒有些像是玉石的质感。
    先前这些念珠曾挨了白鲤一击,也未见其彻底破碎,只是崩裂出了一些裂纹,硬度倒是十分的强悍。
    将其放在眼前查看之时,白鲤才发现这些念珠虽然看起来十分圆润光滑,但实际上珠身之上却是铭刻着众多密密麻麻的细小云纹。
    尝试性的朝其中输入了一丝灵力之后,那些云纹瞬间便被点亮,整颗珠子都散发出了一阵猩红的血光,一股浓烈的血腥气也瞬间扑鼻而来,冲得白鲤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这玩意,一看就不像是什么正经东西,那邪性的味道让白鲤十分的厌恶,当即便想直接毁了这件邪物。
    但他又转念一想,这念珠材质不俗,虽然被那胖和尚祭炼成了一件邪物,但也还算是一件宝贝,就这么毁了的话,有些浪费了。
    倒不如等有机会再遇到杨老道,张道士他们的时候,向他们问一问,看他们能不能有什么办法,洗去这些念珠身上的邪性。
    这般想着,白鲤随手将那十几颗念珠扔到了宫殿的角落之中,准备等以后有机会了再处理。
    随后,他又拿起了从那唐装老头身上的铜铃,放在眼前轻轻的摇了摇。
    “叮...铃铃!”
    即使是在江底之中,那悠长沉闷的铜铃声仍旧从白鲤的心神之中响了起来,感受到了一股能震荡神魂的奇异波动。
    白鲤瞬间眼前一亮,这铜铃倒是个好宝贝,虽然那铃声无法对他造成什么影响,但若是普通人被这铜铃之声一震,怕是顿时就要头晕目眩了。
    而除了这两件东西之外,剩下的那些杂物,白鲤就没多少兴趣仔细查看了,只是随意的看了看后,便随手扒拉到了一边,那些东西有许多他连用处和是什么东西都看不出来,也没必要在上面多花费什么心思。
    倒是那最后的皮卷有些神秘,这张皮卷之上,似乎记载着一些东西,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字。
    但可惜的是,那些字白鲤一个都不认识,只是能大概猜到,应该是繁体字更古老一些的古文。
    这倒是让白鲤生出了一些兴趣来,准备看看这上门记载着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别问白鲤为什么明明不认识上面的字,却信心满满的认为自己一定能知道内容...
    ——问就是打开电脑浏览器!浏览器在手,天下我有!
    哪怕你问白鲤母猪产后要怎么护理,他也能打开浏览器给你搜出几百篇注意事项出来!
    来到江心凉亭,打开电脑一番搜索之后,白鲤确认了那皮卷上的字体乃是前秦时期的小篆字体。
    而秦朝的小篆字体,流传下来的十分完备,他只需要按图索骥,便能对照翻译出原文了。
    虽然说是这么说,但是对照翻译之时,还是有些麻烦的,需要一个一个字的去找,很是浪费时间,后来白鲤干脆用手机下载了一个古文转换器,直接用摄像头一个字一个字的扫描翻译出了全文。
    让白鲤有些惊喜的是,这张皮卷上所记载的,居然是一门炼器控物的法门,顿时让他有种中了五百万大奖的感觉。
    毕竟这种有关修行的法门,他还是很缺少的。
    虽然他从龙门之中得到过两门食气法,一门炼神法,但这三门法决都是练气修行之法,是直指修行根本的‘法’,而这门炼器的法门,则是从修行中延伸而出的‘术’。
    而‘术’,一向是白鲤最缺少的。
    虽然白鲤的手段并不算少,能控水,亦能意念御物,甚至能腾云驾雾,行云布雨,但这都是他的天赋本能,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那种。
    像是这种后天修习学会的术法,他是一个都没有。
    如今这门炼器法门,对白鲤来说简直就像是瞌睡来了送枕头一般。
    整整两天,白鲤都在研究这门炼器法,也终于琢磨出了点味道来。
    这门炼器法中记载的法门倒是并不复杂,只需要精神与修为足够便能习练。
    以一件灵气充盈的灵物为法器坯子,然后以自身的灵力与精神力不断对其锤炼,日积月累之下,将自身的神识与精神烙印进法器之中后,便算是小成,初步祭炼出了保命护身的本命法器。
    再配合上炼器法中记载的控物法门,便能如臂驱使般的操控本命法器对敌争斗,算得上是一门十分不错的术法了。
    随后祭练过程也很简单,就是一个不断以各种办法孕养增强法器灵性与威力的水磨工夫。
    那胖和尚的念珠,便是他以此法祭炼出来的本命法器,只不过他应该是嫌按部就班的来速度太慢了,于是便走了邪道,采用了‘血炼法’来祭炼法器。
    如此看来的话,那些邪门歪道们手中的传承法门,倒也不一定便是邪法,只不过是那些人本身就心术不正罢了。
    毕竟对胖和尚那样的人来说,哪怕是给他一门正宗的无上真法,恐怕也会被他练的宛若邪魔吧。
    白鲤摇了摇头,收回了思绪,又将注意力收回到了这门炼器法本身之上。
    在得到这门法决之后,他倒是生出了几分心动之意,不过是否要修行此法,还得要仔细考虑考虑。
    毕竟这门法决虽然不错,但也有一个弊端,那就是一旦祭炼出自己的本命法器,便与自己性命相连,一旦本命法器受损,他也会跟着受创。
    而若是本命法器被强敌损毁,他就算不死也得要丢了半条命。
    所以若是决定要修行此法的话,那本命法器的选择就十分重要了...
    于是白鲤便看向了身下的水晶宫与蛟龙尸骨,甚至想要问问看龙门大爷愿不愿意让他炼一炼...

猜你喜欢: 《重生名媛:渣夫后悔了云桑夜靖寒》 《玄幻从蛋开始无敌》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嫁给总裁后我每天都想守寡》 《boss索爱,老婆你别跑》 《黄河旧事》 《腹黑帝少的童养媳》 《最强重生:格斗娇妻,你好鲜》 《我是都市医剑仙》 《炮灰被迫营业》 《蓉王独宠:天才小医妃》 《无墟极道》 《妹妹拿了第一,我身份瞒不住了》 《芥川说伏黑你黑犬掉了》 《九零恰时光:娇妻很甜》 《一吻成瘾:总裁,请克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