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作死就会死

    众人一边吃,一边随意的闲聊着,而李晓婉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突然莫名其妙的盯着白鲤一阵猛看,盯得白鲤都还以为自己脸上是不是沾到了什么东西。
    “晓婉,你一直看着我干嘛?我脸上有东西吗?”
    李晓婉摇了摇头,随后说道:“不是,我就是好奇,你是怎么吃得东西?”
    他可是元灵之身啊,虽然是实体,但又不是真正的肉身,那他又是怎么吃得东西呢?
    白鲤还以为是什么事呢,原来就这。
    “我如今这个状态,自然是没办法真的吃掉这些东西的,不过尝个味道还是可以的。”
    说着,只见白鲤夹起一只大虾放在鼻前,深深的嗅了一口,随即便见那油光锃亮的大虾瞬间便变得干枯灰白了下来。
    白鲤说道:“就像是这样。”
    其实元神魂体状态之下,其实也是可以吃东西的,只不过是与常人进食的方式不太一样罢了。
    就像是那些供奉给鬼神的贡品,供奉过后,那些贡品一下子就会没有了味道,其实就是那些贡品当中的‘气’已经被吃掉了,就只剩下残余下来的躯壳,自然也就没了味道。
    而白鲤虽然不是鬼神之流,但他精通食气法,这样的事情对他来说自然也不难。
    之所以要表现的如同常人一般进食,也只是习惯使然罢了,其实那些食物根本就不会真的被他吃下去,在‘食气’尝过味道之后,剩下的残渣便会被他直接用灵力湮灭干净。
    “还能这样啊?”
    “等你元灵凝练为实体,五感灵觉觉醒之后,也能做到...”
    吃过晚饭过后,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白鲤看了一眼窗外,觉得时间也不早了,便起身与三人告别,返回了水库。
    接下来的几日,李晓婉也是每日电话短信不断,每天都缠着他让他出来玩,不过自从和李晓婉去逛过一次商场之后,他就再没有答应过和她一起出去了。
    后来李晓婉也确实消停了几天,但今天下午,她的夺命连环CALL又来了...
    月下老嫦娥:白鲤,今天晚上有时间吗?
    白鲤:没有!快滚!再问揍你!
    白鲤:屈人之威.JPG。
    月下老嫦娥:帮帮忙嘛,是很重要的事情。
    白鲤:那你先说来听听,如果是要我陪你出去玩,或者陪你逛商场,帮你拎包的话,就请恕我提前拒绝。
    月下老嫦娥:不是啦,真的是很重要的事情...今天中午的时候,我接到了师父的电话,师父让我去南城的一个村子,调查处理一间闹鬼的老屋,我一个人有点不敢去,白鲤你陪陪我吧。
    白鲤:???你师父让你去抓鬼?而且保城这边的超自然事件,不是老江在管吗?怎么会让你去处理?
    月下老嫦娥:嗯,师父说西南这边总局的人手不足,而且前几天施城那边出了点事,总局把附近几个县城的人手都调过去处理了,一时半会腾不出多余的人手来。
    月下老嫦娥:而我刚好回来保城了,所以师父就把这个任务交给我了,说是趁机锻炼锻炼我,但我一个人还是有些害怕。
    白鲤:所以你就准备拖我一起下水?但你怎么也不问问我怕不怕啊?
    月下老嫦娥:你就陪陪我嘛,你要是不陪我一起去的话,我一个人真的不敢去。
    白鲤:EMMM...不是,既然你师父都敢放心的让你一个人过去处理,就说明你肯定是有能力独自解决的,你师父肯定也不能坑你不是吗?
    白鲤:再者说了,你师父都说了,是要趁机锻炼锻炼你,要是我和你一起去了,锻炼的目的不就达不到了吗?所以我拒绝!
    月下老嫦娥:你真的不陪我?
    白鲤:不去!我害怕!告辞!
    然而白鲤最后还是和她一起去了,嗯,绝不是因为李晓婉承诺带他上钻石他才去的,真的,就只是因为不放心她。
    是夜。
    黑暗中,一束灯光从远处射来,白鲤骑着李晓婉的小电驴载着她从乡间的水泥道上驶过,一路来到了一座村庄之前。
    李晓婉用手机射灯照着道旁竖起的水泥碑牌看了一眼,说道:“三家村..是了,就是这里了,我们进村吧。”
    白鲤点了点头,抬手轻轻一拧电门,便转头拐进了村中。
    一路左拐右拐之后,两人飞了不少功夫才终于找到了那间闹鬼的老屋,毕竟这间老屋本就地处偏僻,而且多年前便已经废弃,连道路都被杂草遮掩了,不熟悉村子地形的话,的确不太好找。
    才刚来到这座老屋附近,白鲤便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一股阴冷晦涩的气息弥漫在空气中,使得周边的气温似乎都下降了好几度,让人十分的不舒服。
    “晓婉,这地方...怕是没那么简单。”
    他转头朝李晓婉问道:“你师父和你说过这间老屋的具体情况吗?”
    从老屋中传出的那种阴冷凶厉的感觉,就连白鲤都为之皱眉,李晓婉她师父却让她来处理,是不是有点太冒失了?
    还是说,他们之前根本就没有对这座老屋仔细的调查过?
    不过,李晓婉脸上的神色倒还算是镇定。
    她点了点头道:“师父已经把这间老屋的详细情况都告诉过我了。”
    “这间老屋,原本是村中一位寡居老人的住房,后来老人去世之后,这间房子就闲置了下来,后来倒是还有一个外地来的拾荒者向村里租下过这间老屋,曾在此居住过一段时间。”
    “不过几年后,那个拾荒者因为毒瘾发作,痛苦交加之下,便在老屋中悬梁自尽了,自此之后,这间老屋便再没有住过人了。”
    “直到一个月前,本村的一个高中生在放假时,邀约几个同学跑到这间老屋冒险,玩试胆大会,听说还作死玩了一些通灵游戏...”
    “直到第二天那高中生家中不见人,家里人来找之后,才在老屋中发现了那几个学生的尸体....之后这间老屋就开始变得不干净了,传出了闹鬼的传闻。”
    白鲤听完李晓婉所说,点了点头,他现在也大概能明白这间老屋之中为什么会散发出那么凶厉的气息了。
    可不是吗?死了那么多人,能不凶吗?
    不过那几个学生也是自己作死,没事到这种地方来找什么刺激?不知道不作死就不会死吗?
    白鲤说道:“那...进去看看?”
    李晓婉点了点头:“嗯。”
    来之前她倒是表现的十分害怕的模样,到了地方之后,她反倒没那么怂了,抬脚便直接往老屋走了过去。
    实际上,对于处理这种超自然事件,她其实早就已经有过不少经验了。
    当初华国总局在各高校成立特别班的时候,本就是为了招收培养李晓婉这般觉醒的能力的超能力者,一是为了引导他们,减少他们滥用能力可能带来的危害,二便是为了将他们培育成华国的守护者,守护一方平安。
    在帝都上学的那两年,李晓婉也不只是待在校园里念书学习,也没少在师长们的带领下,前往帝都周边处理一些超自然事件练手,累积经验。
    所以别看李晓婉先前那副又怂又怕的模样,但实际上,她对于这类超自然事件的经验还真不少。
    再者说了,这不是还有白鲤在一旁替她压阵呢吗,她还有什么好怕的?
    她就是那种一个人的时候,看个少年包青天迷踪林都会下意识的心脏紧提,但只要身边有人,逛鬼屋都不带眨眼的那种人。
    总结起来就是,一人怂,两人狂,十人就敢给伽椰子小姐正骨做推拿!

猜你喜欢: 《重生名媛:渣夫后悔了云桑夜靖寒》 《玄幻从蛋开始无敌》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嫁给总裁后我每天都想守寡》 《boss索爱,老婆你别跑》 《黄河旧事》 《腹黑帝少的童养媳》 《最强重生:格斗娇妻,你好鲜》 《我是都市医剑仙》 《炮灰被迫营业》 《蓉王独宠:天才小医妃》 《无墟极道》 《妹妹拿了第一,我身份瞒不住了》 《芥川说伏黑你黑犬掉了》 《九零恰时光:娇妻很甜》 《一吻成瘾:总裁,请克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