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怎么脆得跟纸一样

    没过多久,房中便传出了一阵诡异的动静,但奇怪的是,明明只是一墙之隔,半秃肥男却根本听不清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是隐隐约约听到了几声似是从极远之处传来的呼喊哭叫声,若是不注意的话,甚至都感觉不到。
    又过了一会,房中的动静突然便消失了,随后半秃肥男只感觉客厅中闪过两阵阴风,吹得他蓦然心中发紧,全身泛起了鸡皮疙瘩。
    他下意识的转头往圣惠老妖婆的方向看了一眼,正见先前那几只鬼婴不知何时重新出现在了客厅之中,趴在圣惠老妖婆的膝盖上笑闹着。
    恰时,一只鬼婴回头看了他一眼,顿时便让他如堕冰窖一般,遍体生寒。
    只见那鬼婴身上,满是猩红血迹,再配合上他脸上那诡异的笑容,当真是让人看上一眼便不自觉的心生恐惧,夜里恐怕都要做噩梦!
    “呵呵..你们啊,真是太贪玩了,以后记得要洗手哦。”
    圣惠老妖婆笑着抬手往那鬼婴脸上一擦,将他脸上的血迹擦去,那神情和模样,像极了一位教育孩子的温柔母亲....
    但放在当下这种情况,半秃肥男只感觉一阵的诡异恐怖。
    就像是哄撒娇的孩子一般,圣惠老妖婆从一旁桌上拿起了一只古朴的青铜舍利塔,打开盖子说道:“好了好了,你们也先回去睡一觉,到了晚上再出来玩。”
    虽然鬼婴与一般的鬼物不同,在白昼之时也能短暂现身,但时间久了的话,终究还是会损伤他们身上的阴气的,所以圣惠老妖婆说了一声后,便将他们重新收回了舍利塔中。
    九子鬼婴,乃是一种特殊的鬼物,因为其并不是天生的鬼物,而是在他们的母亲还活着,怀着他们的时候被害死,祭炼成厉鬼,随后再借她们的鬼身产下的特殊存在。
    因为还未出生的缘故,所以他们体内天生便有一丝先天胎息留存,所以在日后他们被产下后,虽然已经是鬼物之属,但却具备一丝阴阳交汇的特殊灵韵。
    就算是在白昼之时,也能现身,只要不直接暴露在太阳底下就行了。
    召回两只鬼婴之后,圣惠老妖婆又转头看向了客厅中的半秃肥男,准备出声勉励他几句,然后再让他帮自己物色几个九子鬼母的人选。
    “云峰啊,你这次做的很不错,为师很满意,我....”
    话说到一半,圣惠老妖婆突然顿住了,神色一动之下,脸上忍不住浮现出来了一抹笑意。
    就在刚才那一瞬间,她感应到了自己先前留在保城中的那只九子鬼母出现了胎动的反应,又一只九子鬼婴要出世了。
    今天当真是双喜临门!
    “云峰。”她立时话音一转道,“快去准备车,然后随为师一同去一趟保城。”
    “额..是,师父。”
    半秃男本虽然有些奇怪圣惠老妖婆为什么要去保城,但他也不敢问,只能答应了一声,然后便下去准备了。
    从院中的停车凉棚中将车开出来后,半秃男招呼了圣惠老妖婆一声,下车开门伺候着她坐上了车之后,他便一脚油门踩下,调转方向朝着保城的方向驶去。
    而另一边,白鲤也已经做好了准备,就等着圣惠老妖婆来自投罗网了!
    是夜,凌晨时分之时,整整开了十多个小时的车程后,半秃男的黑色大奔终于驶下了高速,进入了保城之中。
    “师父,我们已经到保城了,接下来去哪?”
    “去三家村。”
    “是。”
    半秃男点了点头,随后点开了道航,一路朝着三家村而去。
    十几分钟后,三家村便到了,圣惠老妖婆为防引人注目,早早便让半秃男将车停在了荒野之中,随后才带着他步行进了村,一路来到了老屋。
    但到了地方之后,她便察觉到了一阵不对劲之处,这间老屋有人来过!
    圣惠老妖婆脸色一变,赶紧便闯入了屋内查看,只见那一架被她用来容纳鬼母栖身的梳妆台早已经碎成了一地!
    见状,她心中不由的生出了一抹焦急,抬手恰出一个法决,运起秘法,想要唤出鬼母。
    只见地上的梳妆台碎片之中,骤然间冒出缕缕黑气,于半空汇聚凝型出了一只肚大如球的血衣女鬼,正是那只九子鬼母。
    看到九子鬼母并未出事,圣惠老妖婆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但还未等她完全放下心来,目光不经意间却突然瞥见地上那堆梳妆台碎片之中,似乎突然泛出了一抹红光。
    那是一颗龙眼大小的浑圆红玉珠,珠身之上隐隐有几丝裂纹,先前之时,因为埋在地上,被灰尘遮掩,再加上她心忧九子鬼母,根本就没发觉。
    直到这颗红玉珠突然自行放出一阵红光,她才看到了这颗先前被忽视了的珠子。
    ‘这是果智那和尚的法器?!’
    她这一愣神的功夫,屋内的红光更甚,只见那颗念珠表面崩裂出的裂纹越来越多,并从中透出缕缕刺眼的猩红光芒,她莫名的联想到了火山爆发前的宁静...
    不好!
    轰!
    一阵巨大的爆炸瞬间轰然爆开,刺眼的猩红色光芒席卷开来,吞没了大半间老屋,轰然爆裂扩散而出,但最终也能突破出老屋附近十米的范围。
    ———一道水波荡漾的屏障不知何时从半空中凝型而下,从天而降罩住了这座老屋,将这场猛烈的爆炸阻挡在了老屋范围之内,甚至连声音都没有传出半分。
    毕竟这大晚上的,街坊领居们大多都已经睡下来,突然放个‘大炮仗’扰民也挺不礼貌的不是吗?
    夜空之中,白鲤那巨大的身影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老屋上空,一双巨大如灯笼般的硕大双目正面无表情的看着下方那被爆炸淹没的老屋。
    这个他随手布置出来的‘陷阱老鼠夹’,效果似乎还不错呢。
    这是他从那门炼器法中习得的一门小手段,可以将大量的灵气灌注进某件法器之中,随后引动法器自爆,能发出威力远超寻常的一击。
    代价就是,法器也会随之损毁,算是一门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拼命手段。
    当然,对于财大气粗的白鲤来说,这就不算什么了,毕竟那念珠法器本就是他的战利品。
    而且用来制作成‘自爆卡车’的那一颗也早有损伤,白鲤也没那时间和精力去孕养修复它,用来放烟花也算是物尽其用了。
    一阵剧烈的爆炸过后,下方光芒渐消,白鲤目光转动,四下打量着。
    果然,那圣惠老妖婆并未直接死在那场爆炸之中。
    只见下方的老屋,此刻已经完全化作了一片残垣断壁,但废墟之中,好几只鬼物扭曲拉长身形,结成了一个不断冒着黑气的等人高黑茧,将那圣惠老妖婆护在了其中。
    下一瞬,一阵沉闷的呼啸恶风声中,一条巨尾横空扫过,那黑茧顿时便被拍碎崩散成了漫天的黑气,圣惠老妖婆那破布娃娃般的身影也被崩飞到了半空之中!
    呜!
    一只巨爪从天而降,一把死死捏住了那圣惠老妖婆,她当场便感觉一股巨力挤压而来,五脏六腑都像是要被捏爆了一般,一口吐出的血雾之中,竟夹杂着一片片破碎的内脏碎末!
    “老妖婆,可还记得我吗?”
    “唔..嗬....?!”
    虽然白鲤倒是没下什么重手就是了,但奈何这圣惠老妖婆脆的就跟纸一样,这就不行了,伤重得连话都有些说不出来了。
    白鲤本还想和她聊几句呢,毕竟当初让她从自己手下逃走了,还被耍了一通,白鲤心中也是憋着一团火,在过来之前,他就已经想好了,要好好的招待这圣惠老妖婆一回。
    今晚他这又是陷阱,又是关门打狗的,玩的就是一个杀人诛心,但谁知道这老妖婆那么不禁打,他都还没用力呢,她就已经一副快死了的模样。
    这还怎么玩吗?!亏他之前还想了好多的‘杀人诛心’‘猫戏老鼠’呢,结果全用不上了!
    简直就跟五杀被队友抢了四个一样扫兴。
    看着圣惠老妖婆那副已经快要归天了的模样,白鲤只感觉一阵索然无味,也没什么心情了,直接一把捏死了这老妖婆,又一口寒息扫过天际,将那漫天鬼物化作的黑气扫灭,身形一个翻转,便飞向了高空。

猜你喜欢: 《从游戏开始做大佬》 《重生八零:反派大佬不好撩》 《不会真有人觉得有钱不快乐吧》 《医毒双修》 《相遇了灯亮了》 《快穿妖女守则》 《今天大佬又不做人了》 《超级无敌唐三藏》 《极品仙门狂婿》 《离婚向左,幸福向右》 《我的女友是丧尸》 《秘葬天书》 《女神的富豪神医》 《伐清1719》 《景福》 《某科学的时元掌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