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摆地摊

    在这条老街之中摆摊的人并不多,不过摊位上的东西也不是外面那些店铺中的大路货色能比的,只是可惜白鲤却并未看到有什么人在售卖修行法决一类的东西。
    不过想来也是,修行之法乃是修行人的根本,珍贵之处远胜过法器灵物这些身外之物,若非必要的话,又有什么人会将自己的修行法门轻易示人外传?
    这一点,无论是那些大派法脉,还是幸运继承了先人衣钵的散修都是一样的,甚至有些人恐怕宁愿将那些修行法门带进棺材里,使得这门传承就此断绝,都不愿意将修行法门传授给他人。
    想了想后,白鲤向以为老街中的一位摊主打听了一番,在这条街摆摊的要求与流程,准备干脆便自己也摆个地摊。
    而据那位摊主所说,此地乃是他们西南超凡协会的自留地,虽然也归华国总局的监管,但并不需要迎合大众。
    所以超凡协会便将这条老街划为了一个市中市,在街道上设下了奇门局与阵法,以此来减流普通人。
    当然,若是普通人能找到这里来,那也是他的缘法,超凡协会也不会刻意阻拦什么。
    所以这里也没什么特别的规矩,所有人都能在这条街上自由买卖或是交换商品,你想摆个地摊也不会有人拦你,连个收摊位费的人都没有。
    于是白鲤干脆也在街上寻了一块空地,直接便掏出了一堆法器杂物摆在了面前的空地上,连块垫着的包袱皮也没有,算是相当简陋了。
    只可惜白鲤现在是元灵之身,也带不来太多的东西,只能随便摆了几件原本准备用来做交换之物的小型法器与一卷皮卷。
    不过也无所谓了,毕竟他如今摆摊,也只是为了打开名气罢了,真想要换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估计还得看之后几天。
    等了一会也不见人来,李晓婉不禁问道:“白鲤,就这样能行吗?”
    白鲤倒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着什么急,让子弹再飞一会。”
    他这特立独行的摆摊方式,还是挺引人瞩目的,没过多久,便有一名身着便装,带着眼镜,一副老知识分子模样的老头走到他摊位前蹲了下来。
    老头蹲下来后也没着急动作,而是先抬头看了白鲤一眼,问道:“能上手看看吗?”
    白鲤看了他一眼,倒是整的挺正规的,看起来是个逛地摊的老熟客了。
    “随便看就是了。”
    老头点了点头,然后才一一拿起摊位上的东西看了起来。
    “小哥,你这念珠法器,怎么少了几颗?”
    “哦?老先生怎么知道的?这珠串,的确有一颗损坏了。”
    老头笑了笑,一边摩挲把玩着那串念珠,一边说道:“看起来小哥似乎并不怎么懂念珠啊。”
    “念珠作为佛家代表性的法器,算是挺常见的,但是这珠串之上的念珠数量,也是有讲究的。”
    “手持把玩的念珠,一般数量为十四颗与十八颗,分别代表了十方、三世、六道等一切众生相...”
    听老头侃侃而谈,白鲤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他倒是的确不懂这些。
    “可惜了,这念珠的数量少了一颗,便不完美了。”老头摇头叹息道。
    白鲤心中狐疑,这老头跟他扯这些,莫不是为了杀价吧?
    不过白鲤也没出声,只是静静的看着那老头,而老头也没表现出什么杀价的心思,摇了摇头后,便将那串念珠重新放下了,随后又拿起了旁边的铜铃看了起来。
    “叮铃铃...”老头翻来覆去的将这只铜铃研究了一番后,抬手摇了摇,顿时一阵悠长的铜铃声响起,整条老街似乎都瞬间为之一静,只剩下那幽远深长的铜铃声还在回响。
    “好法器!”
    老头赞叹道:“这只铜铃,看其铸造工艺,应是自汉朝便流传下来的古物,孕养了千年的灵性。”
    “不过以这铜铃的年月,品相不该如此的才对,铃身之上既无铜锈也无包浆....莫不是从某座千年前的王侯古墓中盗来的吧?”
    老头说这话的时候,还特意抬头看着白鲤,神色肃然,只差一句你这小年轻干什么不好,怎么偏偏做这种事情了。
    白鲤翻了个白眼,说道:“老先生,你可别这么看我,我可不是摸金校尉,卸岭力士,这些东西,都是我从几个邪门歪道手里得来的战利品,来历我是不知道的。”
    老头定定的看了白鲤一眼,随后点了点头:“小哥别在意,老头我也就是那么随口一说。”
    前段时间,一群邪门歪道邀约南下西南,这件事他们这些西南的修行之人也或多或少知道一些,老头他自己当初还应省城这边的华国总局人员之邀,出手帮他们对付过几个邪修呢。
    而且他刚才以望气法一观白鲤,见其气息纯正浩然,气运若大江垂落,如此气象之人物,应该也不会是那种见不得光的土夫子之流。
    白鲤自然不在意,问道:“那老先生可看好了,不知道这两件法器,可还能入老先生的眼?”
    老头笑了笑:“这两件法器,自然都是极好的,只是老头我却只是个穷教书的,还是先再看看,再看看。”
    白鲤闻言点了点头,也不催促,示意他随意。
    老头也向白鲤微笑颔首,然后又拿起了摊位上最后那卷皮卷,打开看了起来。
    “嗯?这是先秦时期的炼器之法?”老头惊道。
    白鲤也是讶异的看了老头一眼,这老头还能看得懂小篆?
    “老先生懂小篆?”
    老头点头:“老头我是西南大学中文系教书的,对古文的确有几分研究。”
    说着,老头便将皮卷重新卷了起来,说道:“既然是炼器秘诀,那老头我也就不便随意观看了。”
    白鲤闻言后,倒是觉得这老头是个君子,也并不贪图修行法门,而是直言自己能够看懂小篆,这样的人倒是值得认识结交一下。
    “在下白鲤,不知老先生名讳?”
    “老头我姓秦,单名一个林字,白小哥直接叫我一声秦老头就行了。”
    “原来是秦老先生,不过秦老先生不必如此客气,这门法决我既然放在摊位上,便是有交换的意向,秦老先生尽可观阅前半部分。”
    “哦?”秦老头诧异了一声,随后也没客气,直接便又打开看了起来。
    直到看到中途之时,他才发觉,这门炼器法的后半部分像是笼罩上了一层朦胧的水汽,字体根本就看不真切。
    他这才明白了原来,怪不得白鲤一点都不担心呢,原来是早有手段防备。
    而这门炼器法的前半部分他已经看过了,也知晓了这门法决的一个大概,只是具体的习练手段还在后半部分无法查看。
    这就是像是游戏试玩一般,先给你介绍体验过基础的游戏内容,但后续的完整部分,就需要付费购买之后才可以解锁了。
    秦老头放下了皮卷,向白鲤问道:“白小哥,不知道这两件法器以及这卷炼器法,分别作价几何?亦或者白小哥是想要交换什么东西?”
    白鲤说道:“这些东西,并不售卖,只换。”
    “而我要换的,是各种修行法门精要,修行法也好,术法也好,乃至制作符咒,布设奇门阵法这样的修行手段也可,只要双方觉得合适,都可以交换。”
    秦老头眼中闪过了一抹异色。
    收集各种修行法门与辅助手段吗?
    他观白鲤气息凝练幽深,定是修行有成之辈,还以为他是什么大派传承弟子。
    但看他如今这反应,却又不像,毕竟那些有着传承法脉之人,一般也不会需要这些东西,也只有那些无人指导修行的散人修行者,才会如白鲤这般了。

猜你喜欢: 《我真没想躺赢娱乐圈》 《替身不合格》 《超级巨星系统一秒就能变强》 《神医娘亲又掉马了》 《帝凰倾歌》 《亡灵追踪》 《神魔天冢》 《我继承了万世财富》 《隐婚厚爱,总裁超霸道》 《四宝团宠:全能妈咪轰动全球了》 《爱情刚刚醒》 《重生现代:公主爆红娱乐圈》 《不谈恋爱就得死》 《十世罗刹》 《都市鉴宝神婿》 《末世雄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