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符笔与帝都城

    拜见过白鲤后,老龟便带着黑蟒下去了,说是要带他熟悉一番水库附近的水域,让他尽快承担起巡视澜江的工作。
    白鲤也重新返回凉亭之中坐下,抄录起了道经来。
    抄录研读了半年的各种道经古籍之后,白鲤也算是小有所获,甚至感觉那些晦涩拗口的经文也不再那么枯燥了,反而有种乐在其中之感。
    抄录了半卷道经,练了会字,感觉已经成功调集起了精气神后,白鲤将桌上的宣纸一卷,置于一旁,又从桌上的笔架中换了一只狼毫符笔,取了黄纸与朱砂,准备练习一下画符。
    自从上次见识过李晓婉符箓手段后,白鲤便对这门技艺产生了极深的兴趣,并通过李晓婉与她师父郑道人结识了一番,从他手中换来了一份符箓的入门基础。
    而白鲤之所以要花费大量的精力练习毛笔书法,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这是画符的必备基础之一。
    毕竟若是你连画符必备的符笔都不会握的话,就别提修习这门技艺了,画出来的符箓也只能是鬼画符,废纸一张。
    画符之时,讲究‘踏符头’,‘开符胆’,‘书符脚’,一笔一划都得恰到好处,一气呵成,中直流畅,没点书法底子在,又怎么可能画得好,不成蚯蚓乱爬了吗?
    而且通过练习书法,还能有效的调动起自身的精气神,就像是炒菜时先预热锅灶一般,只有将全身的精气神都调动起来,并通过笔尖留于符纸之上,才能真正的画好一张符。
    所以别看画符听起来似乎很简单,但实际上若是不经过经年累月的长时间习练的话,你根本连个符头都画不出来。
    白鲤不缺时间,也有那个耐心和恒心,数月的习练下来,虽然浪费了不少符纸与材料,但好在已经算是勉强入门了,状态好的话,已经能成功画出一张完整的符箓来了。
    白鲤深吸了一口气,默念静心神咒,逐渐放空心神,精气神高度集中,凝结于笔尖之上,随后一笔落下,鲜红的诛杀在符纸之上勾画出三笔符头,代表三清,取天地人三才之意。
    随后是符胆,最后是符脚,一气呵成。
    突然,白鲤手上动作一顿,在勾画最后一笔符脚之时,他的精气神有些散乱了,连带着笔尖中那平稳输入的灵气也突然波动了一瞬。
    咔..一声脆响,白鲤手中的狼毫符笔猛然崩裂出一道裂纹。
    一个微小的失误,使得一切都前功尽弃,又浪费了一只上好的狼毫符笔...
    这已经是毁在他手中的第十七只符笔了...又是两千块大洋没了...
    这些用来画符的符笔,是用灵竹与异化生物的毛发所制作而成的,价值不菲,虽然白鲤用来做练习的只是最普通的一种符笔,连法器都算不上,但也要两千块左右一支,就算白鲤也有些肉疼。
    白鲤看了眼已经崩裂脱毛了的狼毫笔,摇了摇头,这些符笔的质量还是太差了,也根本承受不住他的灵气灌注,一旦灵气输入量大了点,它就敢立马给你表演一个自爆。
    将笔随手往一旁的垃圾桶一扔,白鲤不禁暗自想到,或许他该换一种质量更好点的符笔了。
    但是市面上除了这种量产的普通货之外,想要寻到一支好符笔根本就是有价无市,真正的好东西也不可能在马宝上找得到。
    要去一趟修行集市看看吗?可是就算是修行集市里,也不一定就能碰得到。
    沉吟了几秒之后,白鲤突然低头往江面看了一眼,目光已经透到了几十米之下的江底水晶宫,他的本体就在水晶宫中沉睡着,鬓间一捧初生的鬃发正在随水波轻轻荡漾...
    这...应该就跟头发胡子一样,剪了还会长的吧?而且听说那些新生儿初生的头发,都是要剃掉的,这样才能长出更茂盛坚韧的头发来...
    半小时后,白鲤手中已经多出了一小撮短短的白色鬃发,另一手里还拿着一片翠绿的木块。
    那一小撮白色鬃发的来历自不必说,那一片翠绿木块的来历也同样不简单,乃是先前老龟从澜江沿岸的一片森林中寻来的。
    据他所说,这块木块乃是一株遭受雷击之后,遗留下来的一小块木心,其上还隐有几丝若雷霆般的奇特云纹,灵韵内敛,算是老龟藏宝库中最好的几件宝物之一了。
    但它现在是白鲤的了。
    不过白鲤却不会制笔,还得要寻一位专业的制笔师傅才行。
    想了想后,白鲤决定找李晓婉的师父,郑道人那边咨询一下,毕竟作为符箓大家,他那边应该会有所任务,说不定他自己便会制作符笔。
    联系上郑道人之后,听了白鲤的讲述,郑道人很爽快便答应了下来,给了白鲤一个地址,让他让人把材料带过来就行。
    白鲤一开始本是想直接走快递就好,但又觉得有些不保险,索性便自己跑了一趟。
    他也已经有半年都没有怎么出门过了,也就偶尔跑去保城一探溜溜弯,干脆便趁这个机会,出门走一趟,就当是旅游了。
    西南与帝都,相距数千里,但对白鲤来说,也不过只是半日的光景罢了,往返一趟也不过一日的功夫,根本就不是问题。
    帝都郊外某间道观,这里便是郑道人在帝都落脚挂单的地方。
    当白鲤找上门来之时,郑道人倒是惊讶了一瞬,没想到白鲤亲自来了,不过他也并未想到过,白鲤是一路从西南跨越了数千里而来的,只是以为白鲤或许就在帝都附近。
    而他也没有看出白鲤是元灵之身,毕竟阳神境界,早已经与常人没了多大的区别,再加上他根本就没想过此事,所以只是隐隐感觉白鲤身上的气息有些奇特,却也没有想太多。
    初次正式相见的两人寒暄见礼了一番过后,便提起了正式,随后郑道人接过白鲤递过来的材料,忍不住轻咦了一声。
    “白居士,你这两样材料,非比寻常啊。”
    郑道人说道:“这块木心,如果贫道没认错的话,应该是雷击木吧?”
    “还有这些用来做笔的毛发,就连贫道都认不出究竟出自何种灵兽的身上,但观其灵韵气机,只怕非是寻常生物。”
    说着,他又好奇的向白鲤问道:“白居士你可知道此毛发出自何种生物身上吗?”
    白鲤撇了撇嘴:“我也不知...”
    郑道人闻言,叹息了一声道:“可惜,若是能寻到出处,或是有多余的就好了。”
    言罢,他又说道:“这些上佳的材料,若是随意使用的话,就有些太浪费了,所以贫道需要花费些心思来制作,大约应该需要半月的功夫,白居士可能等得?”
    白鲤当然没有意见:“自然是能等的,这样吧,等道长这边制好了之后,再联系我来取就是了。”
    郑道人点头道:“嗯,那便如此定下了。”
    随后白鲤拜别了郑道人,本是想趁机到帝都逛一逛,顺便去看一看上学的李晓婉的,结果才刚靠近到帝都外围城区,便感觉到了一阵难言的压抑之感。
    白鲤不得不止住了脚步,目光闪烁的看向了前方的帝都。
    是因为帝都的奇门风水局?还是说...王朝气运压制?
    帝都作为华国的首都,城建之时,自然会有专门的规划,整座帝都城,便是一座巨大的奇门风水局,虽然平日里感受不出来,但若是触发的话,所能爆发出来的力量绝对强大到难以想象。
    另外,作为华国气运汇聚之地,白鲤看向帝都城时,恍惚之中竟然似是看到了一道通天彻地的盘龙之势汇聚于帝都上空,简直吓死个人!
    怪不得几乎就没怎么听说过帝都城中发生过几起超自然事件呢,就连白鲤都要望而却步,普通的异类鬼魅又哪有那个能力在帝都城中闹出什么乱子来?

猜你喜欢: 《隐婚成罪:董少,再娶她一次》 《千面人皮,制造完美不在场证明》 《群臣跪下,我是女王》 《徐长生周葵豆丁》 《开局修为全靠捡》 《我只学会对你乖》 《妻逢对手:总裁请出招》 《傲娇甜心太难宠》 《恐怖复苏:开局签到天煞孤星》 《你是我的,念念不忘》 《阴夫来临》 《深度蜜爱:爵爷的私宠辣妻》 《死神之端坐霜天》 《祥雨敲窗又思君》 《精灵世界的冒险家》 《从龙族开始打穿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