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尘归尘,土归土。

    一点小插曲过后,众人再次启程前行,然而还没前行几步,白鲤便再次停了下来。
    “白道友,怎么了?可是前方又有诡尸袭来?”
    白鲤语气有些怪异的说道:“不...是正主来了。”
    就在刚才那一瞬,白鲤突然有一种被什么东西盯上了的感觉,莫名恶寒不已,随后神识便扫到了一抹残影正飞速从水下径直朝他们而来。
    正是那位西楚霸王...的脑袋!
    白鲤是真没想到,居然这么容易便找到了他,但转念一想的话,或许不是他们找到了他,而是他主动找上门来的。
    “来了!”面对那位传说中的西楚霸王,哪怕是白鲤也不敢有丝毫大意,哪怕他现在只剩下了一缕不完整的残魂,赶忙提醒众人道。
    听到白鲤提醒,众人也瞬间警惕了起来,纷纷凝神警备。
    感知到一股不明气息袭来,严正和尚神情一肃,瞬间抬手在胸前结出一个不动明王印,身上顿时散发出一阵淡淡的金光,整个人都像是染上了一层淡色金漆。
    那一男一女也是立刻便将手牵在了一起,十指紧扣,男子倒没表现出什么独特的能力,女子身上却散发出了一股惊人的寒意,江水之中的温度都瞬时下降了好几度。
    白鲤也控制水流将众人推回了自己身旁,并引动数米外的水流化作阵阵无序的旋涡暗流,试图控场。
    但项羽显然并不受影响,转眼间便已经突袭至了众人眼前!
    “当心!”
    严正和尚高声示警道,抬手便想要一掌击出。
    “哈!”
    一声炸雷般的战吼声从众人脑海之中炸响,严正和尚只感觉一股冲天的暴戾之气袭来,脑中不由的生出一阵尸山血海压迫而来的恐怖幻想,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
    杨老道也是一声闷哼,脸上露出了一抹痛苦的神色,并没有比严正和尚好上多少。
    那一对情侣更是鼻间眼角都溢出了血来,直接被项羽一声怒吼震伤了神魂。
    就连白鲤都感觉脑袋中嗡的一声,难受不已,而那项羽的残魂,已经直冲他而来!
    看到项羽那猩红双眸中的贪婪狠厉之色,白鲤不由的瞳孔一缩,不对!这项羽残魂恐怕正是冲他而来的!
    ‘他的目标是我!他想要我的身体?!’
    项羽如今只剩一缕残魂,无有身体依附,哪怕生前无人能敌,如今也沦落到了这般境地。
    他现在最需要的,便是一具强悍的肉身来支撑。
    先前他袭击建设营地的时候,若不是所附身的那具工人身体太过羸弱,也不至于被人一波战术齐射便将肉身整个撕碎了。
    而如今在场之人中,谁的肉身最强悍...那还用说吗?自然是白鲤的蛟龙之身!
    至于白鲤是异类之身这种事情,他恐怕根本就不会在意,毕竟他自己如今就是一个异类。
    白鲤目光一凝,心头也是生出了一股火气,不过只是一道残魂罢了!真当我怕你吗?!
    心中发狠之下,白鲤瞬间不退反进,丝毫不让的主动朝着他冲了上去,微微开合的双颌之中,有刺眼的寒芒透射而出,已然酝酿出了一股恐怖的寒光!
    哧!
    黄河之上,骤然间喷射出一道冲天的炽白光柱,直冲天际,久久不散,无数寒粉冰屑飘扬而下,大片的黄河都瞬间为之冻结!
    白鲤有些失神的看着那已经空无一物的前方,直到一切都尘埃落定了,他还是有些反应不过来,居然真的那么简单就结束了吗?
    突然,识海中的龙门猛地一震,隐约之中,白鲤的目光似乎穿越了数千年,看到了那场惨烈的垓下之战,看到了当年项羽乌江自刎的那一幕....
    “我是...西楚霸王!!!”
    震撼神魂的怒吼声从白鲤的脑海之中炸响,白鲤心中突然有了几分明悟。
    “原来,你早就已经死了啊...”
    真正的项羽,早就已经在数千年前,在乌江河畔自刎而死了,而如今这个所谓的项羽残魂,只是一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孤魂野鬼罢了。
    也对,若是项羽想要卷土重来的话,他早在当年就已经过江了,但骄傲如他,又怎会愿意残存?败了就是败了,所以他在乌江河畔与汉军殊死一战。
    但十万汉军却也要不了他的命,所以他自刎了,留下了千古流传的霸王之名。
    早在那时候,他已经死了,如今的这个孤魂野鬼,恐怕只是他手下那些不甘心的楚军将士们的怨气催化诞生出来的孤魂野鬼罢了。
    “白道友,你没事吧?那项羽的残魂呢?又逃走了吗?”就在白鲤暗自感慨的时候,严正和尚的传音从他身后传了过来。
    “项羽可不会临阵脱逃,那鬼玩意也不是项羽,只是个不知所谓的孤魂野鬼罢了。”
    白鲤如是说道,他们早该想到的,若真的是项羽,又怎会逃走苟活,当年乌江之畔他都没逃。
    “嗯?不是项羽?此话怎讲?”杨老道的声音也传了过来。
    白鲤想了想后,说道:“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你们解释,但是真正的项羽早就已经在乌江自刎而死了,你们就当这是那些不甘心失败的楚军将士的怨念集合体就行了。”
    他也并没有过多的解释什么,因为他也解释不清自己所看到的那些东西,更不可能将龙门的存在讲出来,所以这样就好。
    半个小时后,黄河岸边。
    将四人送回岸边之后,白鲤便与他们告辞离开了,这黄河的水质着实不太行,泥沙太多了,他也不想久待。
    而且在灭杀了那缕残魂怨念之后,龙门也似乎有所反应,他自然不想再在外面耽搁时间,还是先回到水晶宫再说。
    与几人告别离开后,白鲤一路顺着黄河飞速而下,离开数十里后,才从黄河之中一跃而出,化作一道云雾直上九天,朝着澜江返回而去。
    数小时后,白鲤回到了澜江,一个猛子便扎进江底,顺着水流回到了水晶宫中。
    才刚一踏入水晶宫,一股熟悉的困倦之意便袭了上来,白鲤闭上了眼睛,沉沉睡去。
    白鲤这一次的沉睡有些特殊,他并没有来到意识深处的龙门之中,反而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一个有关...西楚霸王项羽的梦。
    他就像是在看一场电影一般,以一个旁观者的视角,简略的观看了项羽的一生的辉煌与落幕,从他破釜沉舟,击溃秦军...一直到他自刎于乌江...
    最后之时,冥冥之中,他仿佛见到项羽再度现身,看了自己一眼,随后无悲无喜的化作了一阵青烟,自此消失无踪。
    与此同时,帝都某座实验室中。
    项羽的首级便被严密封锁在此,但在某一刻,他那怒目圆睁的狰狞神情突然舒缓了下来,随后竟缓缓闭上了双眼,整颗头颅也在短短几息之间,便像是经历了数千年的风化侵蚀一般,干瘪萎缩,最后化作了一捧粉尘土沫。
    负责监视此地的研究员见此情景,一时间甚至有些反应不过来,直到数秒过后,才猛地神色一变,抄起一旁的电话将情况报告了上去。
    很快,消息便被上报到了局长顾梁这里,而得到报告的顾梁只是露出了一副若有所思的神色。
    就在几个小时前,他才刚刚接到黄河前线传回来的报告,项羽的残魂的收尾工作已经完成了。
    所以他倒是并没有表现的太过惊奇与紧张,毕竟都已经是死去了数千年的人了,早该尘归尘,土归土了。

猜你喜欢: 《隐婚成罪:董少,再娶她一次》 《千面人皮,制造完美不在场证明》 《群臣跪下,我是女王》 《徐长生周葵豆丁》 《开局修为全靠捡》 《我只学会对你乖》 《妻逢对手:总裁请出招》 《傲娇甜心太难宠》 《恐怖复苏:开局签到天煞孤星》 《你是我的,念念不忘》 《阴夫来临》 《深度蜜爱:爵爷的私宠辣妻》 《死神之端坐霜天》 《祥雨敲窗又思君》 《精灵世界的冒险家》 《从龙族开始打穿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