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澜江防线

    沉吟了几秒过后,白鲤又看向了黑蟒。
    “黑蟒,你可感觉身体有什么异样?”
    那些人既然放出黑蟒来打头阵,便必然在黑蟒的身上做了什么手脚,之前的时候白鲤也并未想到过此节,现在却是要注意一下了。
    黑蟒闻言,仔细感受了一番自己的身体状态之后,摇了摇头:“回陛下,属下并未感觉有什么异样。”
    “嗯。”白鲤点了点头,已经放出了神识,在黑蟒身上来回扫视了一番。
    嗯?白鲤眼中闪过了一抹异色,他原本是为了保险,检查了一下,谁知道居然还真有发现。
    黑蟒的毒囊之中,似乎有一只抱成团状的黑色虫蛊,不过...那只虫蛊却已经没有了生息,小半个身体都已经溶解了。
    这是...被黑蟒消化了?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那只虫蛊,应该就是那些人在黑蟒身上留下的后手了,用意与作用未知,但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只不过,那些人肯定想不到,这道后手如今已经不起用了,黑蟒也被白鲤‘招安’,成了他手下大将。
    “陛下?”见白鲤陷入沉思,黑蟒不禁出声招呼他一声。
    他心中不免有些忐忑,是不是他身上真的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问题?
    白鲤回过神来,看了黑蟒一眼:“黑蟒,别担心,你身上没什么问题,你也先下去准备一下吧,一会我们就去会会那些外来水族。”
    黑蟒应道:“是,陛下。”
    半个小时后,白鲤走出水晶宫,水晶宫外,他麾下的澜江水族已经在老龟与黑蟒的带领下列队齐整,就等着他一声令下,便向下游区域进发。
    白鲤转头扫视了一圈,还挺像那么回事的,就是这‘大军’数量太少了,加上他自己都不破百。
    “出发!”
    白鲤一声令下,大军即刻动身,一路顺江而下,朝着澜江下游区域而去。
    澜江下游。
    此时的澜江下游区域,已经变成了一片战场,华国一方调派过来了一个团的兵力在澜江之中架起了一道封锁线,江面之中还布设了不少水雷,严阵以待,试图将那些外来的入侵生物阻截在此。
    轰轰...
    不时有水雷被江下的生物触发,在江面上爆起道道激荡水柱,刺鼻的硝烟味弥漫在江面之上。
    364团团长赵垣站在江中浮台之上,手持望远镜朝附近的山林扫过,试图将那些背后操控之人的身影给找出来,但却是连个鬼影子都看不到。
    这也就罢了,偏偏无线电中此刻又传来了一个噩耗。
    “滋滋..团长,我团狙击手李阳,观察手周浩阵亡,两人脖间发现诡异青紫色掌印,疑似糟了那些鬼魅之物的毒手。”
    咔咔..
    赵垣拳头捏得咔咔作响,额头上的青筋都爆出来。
    他本来是想派出团中的狙击班到附近的山林中搜寻一番,看能不能找到那些暗中的老鼠,谁知道却被那些该死的杂碎害了!
    但他们却始终都找不到那些杂碎的确切位置,这怎能让他不憋屈愤怒。
    “呼..把侦察连的人都叫回来吧。”他如是下令道。
    虽然他相信自己手下那些兵的实力,但是那些超凡者的能力却更加的诡异莫测,而且那些人也明显是有备而来,有心算无心之下,他手下的人一不注意就会中了那些人的陷阱阴招。
    在侦察连的战士们撤离之后,山林中顿时走出了好几名‘奇形怪状’,叽里呱啦的交谈了起来。
    这些人都是华国附近东南亚一带的修行者,因为修行法门的缘故,一个两个的长得都多少有些奇形怪状的模样,不是面容狰狞的侏儒,就是身体有什么残缺,或者气质阴冷,少有正常人。
    一名身材矮小,头大脖细的侏儒说道:“那些华国人退了,我们要追上去吗?我的古曼童还没吃饱呢。”
    “察克,你不怕死的话,就自己追上去吧。”一旁那名脸色青黑的老头没好气的说道。
    他们先前之所以能从侦察连的手中占到便宜,完全是因为借助山林中那复杂的地形,设下了陷阱,结合他们的诡异术法才阴到了侦察连的战士。
    但要是他们敢冒头,正面与侦察连交锋的话,瞬间就得被狙击手们挨个点名。
    侏儒撇了撇嘴:“敏加,你也当真是怕死,不过就是一群普通人罢了,有什么好怕的。”
    老头冷笑:“你以为那些华国军人是你们那的废物民兵吗?不信的话你试一试,走出个冒个头,我敢保证,不出两秒钟,你的脑袋上就得留下十个枪孔!”
    “哦,不对,以华国军人手中的狙击枪威力,一枪过来,你那颗大脑袋就得像是西瓜一样爆开!”
    老头那冷嘲热讽的恶劣态度,自然惹怒了侏儒。
    “敏加!你想死吗?!”
    “呵..察克,别人怕你,我可不怕,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你想找死,我不会拦着你,但你要是想害我们一起死,我也绝不会惯着你!”
    两人顿时争锋相对了起来,而其他人也不敢上前规劝。
    这二人,是他们当中实力最为强悍的两个人了,平日里便一直在暗自较劲,试图压服对方,关系本就十分的差劲,如今有了由头,肯定是要好好争吵上一番的。
    也好在这两人还算是克制,亦或者是互相忌惮,至今也没有动过手,不然的话,胜负早就分出来了。
    最后,还是一名皮肤有些黝黑,但容貌甚美的女子上前劝住了二人。
    “两位,别吵了,我们今天过来,还有正事呢,若是失败的话,大家都拿不到报酬,所以我们还是坐下来好好聊聊,争取先把任务完成了才是正理。”
    闻言,那两人这才息鼓偃旗,停下了无谓的争吵。
    那侏儒转头看向了女子,眼中闪过一抹火热,笑道:“杜丹女士说的对,还是先把正事给做了。”
    而那老者只是瞥了他们一眼,也没说话,毕竟他都年过花甲的老人了,某些功能更是因为炼蛊而失效了,只能做排水之用,还时常滴漏,所以就算是漂亮姑娘对他而言也已经没有了什么吸引力。
    见两人已经停下争吵,其他人也赶忙凑了上来,商议对策。
    “...那些华国人在江中布了水雷,还有那么多的军人驻守,怕是不好办啊。”
    “有什么不好办的?先从湄公河里驱赶一批鱼群,前去把那些水雷给引爆了,再指挥‘凶鱼群’冲上去,那些华国军人挡不住的。”
    “那样做的话,会不会损失太大了?凶鱼群如果损失过大的话,后续入侵华国水脉的行动怕是起不到多大的效果。”
    “管他的,我们只是照着任务办事而已,只要达到目的,拿到报酬就行了,我管他什么后续。”
    说着,那侏儒还特意转头瞥了那人一眼,眼神阴桀的看着他。
    “我说,貌楚,你这家伙,该不会真的心甘情愿的投靠了那些黄头发鬼佬,成了他们的走狗了吧?”
    他们这些人,虽然帮助那些鬼佬们培育凶鱼,并操控他们入侵澜江,但也只是因为有好处拿罢了,跟那些鬼佬却不是一条心的,甚至本身也十分厌恶那些鬼佬。
    名为貌楚的中年人闻言,眼中顿时露出了一抹畏惧之色,解释道:“察克大师,你别误会,我并没有投靠那些鬼佬,我只是...”
    “行了。”侏儒不耐烦的打断了他,“既然你这么说的话,那就由你去办这件事,我给你两个小时时间,如果你冲不垮澜江上的防线的话,我就拿你喂我的古曼童!”

猜你喜欢: 《我若爱你,蚀骨缠绵》 《我抢了世界本源》 《狂龙弃少》 《神明她靠玄学爆红娱乐圈》 《洪荒:我福德深厚,四圣想收我为徒》 《捉鬼极品大妖王》 《精灵之这个捕虫少年稳如老狗》 《冰上美人[花滑]》 《重生之茶香盛世》 《一剑独峰》 《我白手起家打造商业帝国》 《走向致富之路》 《咸鱼学霸玩科技》 《重生宠婚:霍少,套路深!宋辞霍慕沉》 《踏歌少年行》 《领主时代:我献祭了所有兵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