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端午节,五毒出。

    白鲤提着一扎粽子回到了水晶宫,让老龟分发下去给大家尝个味,也算是让众人都体验一下过节的气氛。
    期间,老江特意来了一趟水库,也是送粽子来的,倒是有心了。
    “嗯,黑蟒你这是怎么了?”白鲤在水晶宫外见到了值守的黑蟒,见他似乎有些躁动不安的模样,便出声问了他一句。
    “回禀陛下,微臣也不知道今日是怎得了,突然有些莫名的焦躁。”
    白鲤挑了挑眉,放出神识扫了黑蟒一眼,也没发现有什么奇怪之处,也就没过多在意,只以为是不是这厮到了繁殖季了,精神亢奋。
    随后,下午之时,白鲤到凉亭之中抄录古籍之时才发现,今天澜江之中似乎有些不对劲。
    今天江中怎么那么多蛇虫出没?
    白鲤皱着眉头瞥了一眼江中,只见江面上不知何时突然涌现出了许多的蛇虫蛤蟆,甚至还有不少壁虎蜈蚣,毛虫等物从江岸两侧的山林中涌了出来,跳进江中,然后互相厮杀,江面上已经飘了不少毒物的尸体了。
    他若有所思看着江中,端午,五毒出没吗?
    但以往之前的端午节,怎么没见有那么多蛇虫蜈蚣涌现?
    咔咔..一阵细微的摩擦声响起,白鲤转头往凉亭下方瞥了一眼,只见数条蜈蚣毛虫等毒虫被水波推倒了凉亭下方,正顺着凉亭的底部往上爬来。
    白鲤忍不住眯起了眼睛,他讨厌虫子!
    啪啪啪啪...
    几只毒虫骤然无端爆裂成一滩碎末,落入了江水之中。
    一条江中的草鱼从江底浮了起来,张口将那几只毒虫的尸体吸入了嘴中,然后没过多久,便鱼肚翻白的飘上了江面。
    “嗯?!”白鲤神色一动,这些毒虫的毒性居然那么强?
    他又放出神识仔细的扫描了一边江中,才发现江中有不少鱼类水族被江面上那些厮杀的毒虫吸引了过来,想要饱餐一顿。
    一只体型将近有半米的江龟从水下探出了脑袋,咬住了一只在江面上浮水的蜈蚣,惨绿色的毒血从它的龟颚之中渗出,没过多久,甚至就连那等体型的江龟都承受不住那蜈蚣的毒性,无力的沉入了江底。
    而这并不是个例,不少浮出水面吞食了那些毒虫的鱼类都承受不住那些毒虫的毒性,悄无声息的便被毒死,随后或是沉入江底,或是被水流卷带着将尸体冲向了别处。
    甚至白鲤还见到数里外有一条体长近乎三米的巨大黑红蜈蚣趴在江面之上,张口吐出一缕缕紫色的毒液,渗透入江水之中,毒死了众多毒虫鱼类的同时,连带着周边的一大片江水都被染成了淡紫色,散发出强烈的刺鼻腥臭味。
    喀嚓..喀嚓..
    一阵甲壳碎裂的咀嚼声,那条大蜈蚣大口咀嚼吞咽着那些死在它手中的毒物,甚至还有意识的发出阵阵奇异的低沉闷震声,将那些毒物吸引而来,一边慢慢吞食那些毒物的同时,吐出毒液,将毒性散播到江水之中。
    那条大蜈蚣,绝对是已经开启了灵智的异化生物!
    白鲤眉头微皱,他对这些毒物毒虫们,没有任何兴趣,他们突然发疯似的互相厮杀吞噬,也与他关系不大。
    但是那些毒物在澜江中肆虐,污染水源,间接毒杀澜江中的水族,就让白鲤无法忍受了!
    水晶宫就在江底,而这些毒物们却在江面上..也就是在他脑袋上作威作福,白鲤又怎么可能视而不见!
    心念一动之下,白鲤的人影瞬间消失在了凉亭之中,不过几个呼吸间,便已经如瞬移一般出现在了数里之外的上空,而那条异化大蜈蚣就在他脚下!
    “嘶!”
    那大蜈蚣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下意识的一抬头,便见到了白鲤的身影,受惊之下,居然本能的便抬头喷出一股紫色的毒液朝半空的白鲤喷射而来。
    白鲤脸色微微一变,那毒液近身之时,他居然感觉到了丝丝腐蚀之意,这毒物的毒液居然能够直接腐蚀神魂!
    “哼!”白鲤一声冷哼。
    那如利箭般朝他喷射而来的毒液顿时从半空中爆碎溅射而出,随后只见白鲤抬手往虚空中一抓,一股无形巨力顿时作用在了大蜈蚣身上,将它朝白鲤摄来。
    这条大蜈蚣是附近区域之中体型最大,也是实力最强的一只毒物,而且还一直吐出毒液污染水源,白鲤索性便直接找上了它,试图从它这里找到那么多毒物汇聚水库的原因。
    “能听明白我的话吗?”白鲤放出神识沟通其精神道。
    从大蜈蚣的精神反馈中,白鲤明确的感受到了它的意念,它果然已经初步开启了灵智,但是程度十分的低。
    而且它生性无比残暴,哪怕是受制于白鲤手中,仍旧不断的冲白鲤传来‘杀!’‘死!’等残暴的意念,一直在试图挣脱白鲤的念力控制扑上来撕咬他。
    白鲤脸上不由的露出了一抹冷意,既然如此,那就怪不得我了。
    白鲤抬手一把探入了那大蜈蚣的脑门之中,再收回手臂之时,手中已经捏住了一条缩小版的透明蜈蚣,而这便是那条大蜈蚣的妖魂!
    烈日之下,那蜈蚣妖魂疯狂在白鲤手中挣扎跳动,像是冰雪一般快速的消融,不过短短几息间便已经湮灭殆尽。
    而白鲤也成功的从它身上探查到了想要的答案。
    端午佳节,五毒出没,端午节这一天,这些毒物的血脉似乎会让它们随之躁动,互相杀戮吞食,以期望进化到更高的层次。
    而毒物们之所以会聚集到水库来,在江面上厮杀,也是因为此地有水晶宫在此,是附近灵气最为充沛浓郁的所在,他们本能便将这里当做了最佳的角斗场。
    白鲤似乎想到了一些什么,他记得自己好像在哪本杂谈古籍中看到一些有关蛊的说法。
    据说乃是有先人看到有众多毒物汇聚厮杀,最终只余一只毒物胜出存活,自此毒性越烈,实力越强,便由此受到提醒,捉来百种不同毒物置于瓮中,使其杀戮,最终炼化为蛊。
    当然,还有一种说法是,蛊的来历,源自当年商纣王与妲己建造虿盆酷刑,阴差阳错之下诞生了蛊。
    而这两种说法,究竟哪种是真,白鲤也不知道,那本古籍中也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或许都不是也不一定。
    但今天他所见,却的确诡异,这些毒物毒虫们汇聚到水库之中厮杀,当真是诡异又恐怖,这是把水库当成是蛊瓮了啊!
    这可不行,不说白鲤无法容忍一群蛇虫毒物在自己头上肆虐,就说毒物身上的毒血与尸体落入水库之中所造成的污染,也必然会对澜江中的水族造成极大的威胁。
    念及此,白鲤也不再犹豫,当即便意念一动,在江面之上掀起大浪,卷带着江面上的那些蛇虫毒物一股脑的拍向了岸边。
    随手解决掉那些江面上的毒物后,白鲤转身返回了江底水晶宫,元灵回归本体,然后召来了老龟等人,命他们巡查澜江水域,若发现五毒之属的毒物毒虫,便将之驱赶出澜江。
    最后,白鲤特意向黑蟒看了一眼,他似乎对自己带回来的那具蜈蚣尸体十分感兴趣的模样,一直在暗自咽口水,仿佛那狰狞恐怖的大蜈蚣是什么绝世美食一般。

猜你喜欢: 《我可以调整世界属性》 《异界先知之旅》 《重生农耕时代》 《盛宠天嫡》 《逍遥小农仙》 《诸天之最强BOSS》 《亿万继承者追妻:九十九次说爱你》 《我在综艺里嗑神颜》 《萌宝当道:爹地,你被拉黑了》 《财神春花》 《少年抽奖吗》 《玉宸金章》 《诸天假面世界末日》 《穿越之似水柔情》 《我家王妃是杀手》 《纨绔女王爷:腹黑夫君别使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