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今晚就到你家!

    大概过了有两小时,红玉才再次出现在了老江与李晓婉面前。
    “我已经帮你和陛下传过话了,陛下也同意了见你,你自己过去凉亭那边吧,陛下就在那边等你。”
    两人闻言,转头往江心中的凉亭看了过去,不知何时,白发少年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凉亭之中,正朝这边看来。
    “老白这家伙,总算是肯现身了啊,李同学,我们快过去吧。”老江说着,便想要踏上连廊,但却被红玉出声叫住了。
    “等等。”红玉阻止老江道,“陛下只说了见李小姐,而你...”
    “而你,由我来和你谈。”老龟的声音恰时的从场中响起,随后便见江面之上泛起了一圈涟漪涡流,老龟那硕大的身影出现在了老江面前。
    老龟绷着一张脸,朝老江说道:“陛下见李小姐,是会友人,而江主任你,却不是以朋友的身份过来的,所以陛下不想见你,你要谈什么,就和我谈吧。”
    “陛下已经将此事指派给了我,有什么事情,我来和你谈。”
    老江张了张嘴,又转头往远方凉亭中的白鲤看了一眼,有些释然的说道:“这样..也好。”
    他这次过来,是肩负着华国总局那边的任务的,是公事,的确不该将他与白鲤之间的私人交情牵扯进来,所以与老龟谈也好,至少,白鲤如今已经愿意和他们交流了不是吗。
    李晓婉看了一眼老龟与老江,冲他们点了点头,说道:“那我便先过去了,你们聊吧。”
    老龟这才又开口说道:“好了,有什么话,便请江主任你直说吧,如果是为了澜江航道与货运的事情,便不必开口了。”
    “澜江自此之后,绝不会再任由任何人随意踏入!”
    老江闻言,只是点了点头,也并不奇怪,毕竟在他过来之前,便已经想到过会是这样的结果了。
    至于恢复澜江货运与航道,他们本就没抱这样的期待,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之后,那几家货运公司恐怕也不敢再在澜江上行船了。
    所以他此行前来,只是为了给白鲤一个交代,然后想办法弥补他们双方之间的关系,不提恢复如初,至少也得维持住友好同盟。
    毕竟澜江他们可以放弃,航道与水运也可以另想他法,但建设在澜江中的那些水库,发电站等水利工程,却是重中之重,绝对不能出现任何问题。
    那可是关系到附近方圆数千里,大大小小十几座城市,数百上千万人的饮水用电问题!
    就算看白鲤的样子,似乎并不准备朝那些水库,发电站下手,也并没有驱逐那些水库,发电站中的工作人员...但是若不能准确确定白鲤的态度的话,他们也不安心呐。
    而对于老江的担心,老龟只是淡淡的说道:“这一点你们不必担心,我们不会针对那些水库做什么的。”
    “但是,我们分派到那些水库,发电站周边水域,帮助你们守护设备的水族,我们会全部召回。”
    “毕竟..”老龟冷笑道,“我们也担心他们会不会再遭受到残害,所以还是把他们召集回来的好。”
    听到老龟这般诛心之言,老江的脸色顿时就变了:“龟丞相,请你放心,这种事情,我们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出现了!”
    然而老龟只是冷笑不语。
    善意被恶毒以报,这种事情,可不是几句漂亮话,几句保证便能够释怀的。
    老江抿了抿嘴,沉默了几秒后才又说道:“龟丞相,请你相信,我们华国总局绝对没有利用你们的心思,也绝对不可能做出恩将仇报的事情。”
    “虽然不可否认,我们人类之中,有许多心怀恶意,恶毒如魔鬼之辈,但是绝大多数的人,都是善良的,所以请不要因为那一小部分的恶毒之人,便否定了我们所有人。”
    “我们华国总局对于你们,永远都会抱着善意与尊重的心态,这一点毋庸置疑!”
    “另外,那些对澜江水族造成伤害的不法分子,现在全都已经接受到了法律的制裁,我们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破坏我们之间友好关系的存在。”
    “所以也请你们相信我们,不管如何,我们之间的友谊,也不该因此而断绝。”
    老龟看向了老江,说道:“说实话,我对你并没有什么恶感,也愿意相信你,但是...仅限于你。”
    “我不知道你们人类整体是什么样的,好人多还是坏人多...你们太过复杂,善良的人与邪恶的人混杂。”
    “我可以相信你,也可以与你们华国总局合作,乃至和一个善良的人成为朋友,但是我永远不会信任你们的整体!”
    “毕竟就连你们人类自身不也是这样吗?”
    老江张了张嘴,却无言以对。
    老龟也摇了摇头道:“不聊这个了,说说你其他的要求吧,毕竟你专门过来,肯定不可能只是为了来告知我们一声,那些人已经受到惩罚了吧?”
    老江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点头道:“也好...先前老白愤怒之下,曾言要将澜江附近百里地区化作禁区,不得靠近,有关这一点,我们觉得还需要好好商讨一下...”
    澜江绵延数千里,这个范围实在太大了,而且白鲤也显然不可能真的能时刻控制并关注那么大的范围。
    老龟闻言也没什么意见,毕竟他对陆地也没多大的兴趣,澜江中的水族,也不可能离水上岸去。
    而另一边,许久未见了的李晓婉与白鲤二人,也再次在凉亭中相见了。
    “白鲤。”
    白鲤回头瞥了李晓婉一眼,敷衍的啊了一声,便又低头刷起了手机。
    李晓婉撇了撇嘴,这家伙,还是这么的直男啊,都快一年不见了,你这家伙就不能表现的热情点吗?
    “你在干什么呢?”
    “跟人对骂。”白鲤头也不抬的回道。
    “嗯?”李晓婉疑惑的嗯了一声,见白鲤也没和她解释的意思,便走到他身边低头看了一眼白鲤的手机屏幕。
    只见手机屏幕中是一个打字输入框,白鲤一根大拇指在九宫键盘上连点,打出了一串根本不能直接说出口的粗鄙之语,点击发送。
    画面跳转之后,李晓婉才看清了白鲤原来正在刷贴吧,和人对喷。
    再一看内容,李晓婉的脸色不禁变得奇怪了起来。
    帖子的内容是,一个人发帖说,澜江中出现蛟龙,会危害到全世界的安全,建议投颗蘑菇下去,给白鲤核平了,以免他为祸人间。
    而这样的脑残言论,在网上还有很多,李晓婉之前便是看到了这些,担心可能会造成民众们对白鲤产生惧怕与误解,导致他对人类产生对立与敌对的情绪,才不放心的赶紧过来看了看他。
    谁知道...白鲤看起来早就知道那些键盘侠在网上的行动了,而且不但没有受到半分的影响,反而兴致勃勃的与那些人对喷了起来...
    叮!
    一声手机提示声,那脑残楼主又回复了。
    ‘麻痹!@#**@..,键盘侠是吧?你特么有种报个地址,看劳资不把你@##@..三天之内撒了你,把你骨灰都给你扬了!’
    白鲤看着那一连串被和谐成乱码的粗鄙之语,不但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笑。
    ‘报地址是吧?我就怕你这孙贼不敢来,我就在...,你有种就过来。’白鲤甚至还贴心的给他发了个地址定位。
    而那脑残楼主也是个暴脾气,或者说是在网上重拳出击惯了,勇的很,输人不输阵的也给白鲤发了个地址定位过来,虽然刻意涂黑了详细的楼层门号地址,但是白鲤只需要知道他大概住在哪就行了。
    ‘孙贼!你给我等着,我今晚就到你家来!’

猜你喜欢: 《娘亲,爹又来提亲了》 《我家后院通往洪荒世界》 《我靠撒娇征服世界》 《赏金佣兵团》 《吻安甜心:恶魔殿下,别夜袭》 《封神三国》 《赶尸道士》 《快穿之炮灰上线了》 《战龙临门陈宁宋娉婷》 《我的汉服可倾天》 《都市君临天下(又名: 都市之至尊战神 国士无双 )》 《女配已到达战场》 《剑步江涯》 《以游戏停服为目标的新手指南!》 《战神:我真的只是个弟弟》 《让尸体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