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星辰已经升至树梢

    再次见到老江时,已经是一个星期之后了,他给白鲤带来了一些消息——不算好的那种。
    据老江所说,先前那名对他进行自杀式袭击的中年男子,已经完全痴呆了,根本就无法询问什么。
    而为了调查此事,华国总局那边派出了一名觉醒了读取神魂思维能力的珍惜人才,希望能从他的神魂记忆中查找出一些消息来。
    但那名中年男子的意识神魂之中,似乎有着一种十分诡异的污染性,他们的人在尝试读取他的思维与记忆时,遭受到了思维污染,思维读取还未结束,他的脑中便响起了阵阵诡异的低沉呓语...
    也好在当时他们发现的及时,这才没让他们的人遭到更大的损伤。
    随后,他们只能试图从那名中年男子的身份与过往中调查出点什么,但一番调查后,却根本就查不到任何有疑点的地方。
    他的过往经历,一直都很普通,就是个平凡的普通人。
    后来,直到华国总局的人直接去到他家中进行调查的时候,才终于找到了一丝线索。
    他们的人,在男子家中找到了一座奇怪的神像...或者说是手办更为合适。
    那是一座造型十分扭曲怪异的黏土手办,看上去就像是一只不可名状的狰狞怪物一样,正常人光是看上一眼都会下意识的皱眉,心生恐惧与不舒服的感觉。
    而它就被堂而皇之的摆放在男子家中的神龛之中,供奉祭拜。
    他们的人在进入男子家中的第一时间,便被那诡异的手办给吸引了注意力,并且敏锐的察觉到了其上面那不祥的气息。
    随后他们也马上便顺着这座手办追查了下去,查到了这座手办是中年男子的儿子带回家中来的,所以他们的视线便又转到了该男子的儿子身上。
    然而再一查,在男子儿子身上也发现了许多的不对劲之处。
    男子的儿子名为黄鸿,名字与某位绝招无影脚的大侠就相差了一个字,但这位黄鸿,可不会无影脚,也没有人家黄大侠那一身的腱子肉,反倒是满身的肥油。
    以华国总局调查到的情况,这位黄鸿又胖,又矮,皮肤黝黑,模样十分不尽人意,性格也是乖张无比,而且因为常年无业,还时常偷盗小区中的东西,可以说是相当惹人厌恶了。
    而就是这样一个人,在最近这半月来,却是突然变得十分有女人缘了起来,据他们居民楼中的邻居所说,这段时间几乎每天都见黄鸿带着不同的女孩回家,而且出手也变得十分阔绰,甚至提了一辆银色的大奔。
    据他自己与旁人所说,他中了彩票,领了大奖,但是根据华国总局的调查,他根本就没有买过任何彩票,而且那些先前被他带回家过的女孩,居然全都无一例外的在事后突生恶疾,进了医院,甚至已经有两人不治身亡!
    事情调查到这,黄鸿身上的诡异之处,已经比他父亲身上的还要多了,而且那座诡异的手办最初也是他带回家的,所以想要调查出这背后的谜团的话,便必须找到他。
    可自从那晚之后,黄鸿也离奇失踪了,最后能查到的行踪,也已经在数天之前了。
    华国总局调查城市监控时,倒是照到了他的身形,但也只是一闪而过,然后便在也没有出现过了,似乎是出了城,遁入了野外不知所踪。
    线索到了这,便又断了,想要继续调查下去,除非找到黄鸿,或是重新查出什么新的线索点。
    白鲤听完老江的讲述,脸上也是不由的露出了几分凝重之色。
    虽然他们还并没有调查出完整的结果来,但是光是如今调查出的这些东西,便足以让人不由深思了。
    那个对自己发动自杀式袭击的中年人,明显是受到了什么诡异莫名的影响,也就是说...那座手办,具有污染性?或者说它可以接引那些不可名状的东西将意识投射下来?
    而那座神像,又是怎么出现的?是被人为的制造出来的吗?如果真是有人刻意而为的话,那他们是否在所有人都不知晓的情况下,已经悄然做了一些什么了?
    就像是一座表面平静的深水潭,表面看起来平静无波,但下方的黑暗中究竟隐藏着多少漩涡暗流,你根本就不知道!
    白鲤想到了很多,但始终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摇头作罢,这些事,还是交给华国总局他们那边头疼去吧,这种事,他们才是专业的。
    “看起来,这件事远没有那么简单啊。”白鲤说道。
    老江也点了点头,叹气道:“实际上,正是因为这件事,也让我们不得不重新回头审视起了以往发生过的那些诡异之事。”
    “我们这几年来,可没少遇到过一些诡异的事情,也处理过不少突然兴起冒出来的鞋X,虽然大多都只是有人装神弄鬼,为了给自己谋财谋利,但也有一些,是的确透露着一股邪性。”
    “你还记得我几个月前突然受伤住院那件事吗?”
    白鲤瞥了老江一眼,说道:“跟这有关?”
    老江眼神飘远,似乎陷入了回忆。
    “我也不是很确定,但...当时我们在城外的树林中抓住了几个不知道在做什么诡异仪式牛鬼蛇神,然后那人突然抬头看了一眼天空,神神叨叨的说了一句‘星辰已经升至树梢’...”
    “随后,那人突然发出了一种像是指甲刮擦黑板一样刺耳烦躁的声音,像是在念什么诡异的咒语一样...”
    白鲤眯了眯眼睛,他大概已经猜到结果了。
    “所以,当真有什么诡异的东西出现了吗?你就是因此受的伤?”
    老江有些不确定的说道:“我不知道,或许当真是有什么东西出现又消失了,也或许那是一种特别的术法...”
    “但那突然发生的爆炸,却是真真切切的,那几个牛鬼蛇神,当场便在火光中化作了焦炭,而我们也被爆炸和火焰灼烧,若不是我感觉不对,及时构建起了防御的话,恐怕你现在都看不到我了。”
    “事后我将此事报告了上去,还自己专门的去调查过,不过直到最后也没能查出什么来,只是找到了几篇似是而非的怪异传说...”
    两人又聊了几句后,老江便告辞离开了,这些事情还远没有结束,他作为保城这边的负责人,也实在是抽不出什么空闲时间来。
    目送老江离开后,白鲤也转身返回了水库,感觉到从对岸投过来落到自己身上的那道目光,白鲤也抬头看过去了一眼。
    正是巨鹰。
    不过才十天左右的时间,他便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虽然身形还是没有回复到最初时那般的健壮,但一身的筋肉已经重新鼓了起来。
    凋零脱落的鹰羽也新长出来了大半,看起来应该已经无事了,昨天时候,白鲤还看见他从天空中翱翔而过。
    白鲤挑了挑眉,他还以为巨鹰昨天便已经离开了,还暗自可惜了一阵,没想到飞了一圈后又回来了。
    是因为身体还未完全恢复?还是说新生的鹰羽还不够坚韧,无法支持他长时间飞行?
    巨鹰与白鲤对视了几息之后,才转身走进了山林,而看他所去的方向,正是果林的方向。
    白鲤撇了撇嘴,这家伙,还真是不客气啊。
    不过几颗果子白鲤倒还不至于舍不得,倒不如说,他还巴不得巨鹰多吃点呢。
    他们澜江水府山清水秀,灵气充裕,各种灵果药材,水产山珍应有尽有,不比那秦岭好的多?
    巨鹰只要体会过这里的好处,舍不得走了,那白鲤的目的也就达到了,只要能他的人留在这,白鲤迟早都能找到办法把他收编到‘澜江空军大队’中。

猜你喜欢: 《神厨狂后》 《你是可以随便撸的小兔子吗》 《极品尊主:师傅,别乱来》 《神医辣妻妖兽皇夫求抱抱》 《劫爱难逃:总裁别过来》 《至尊妖兽系统》 《夜少追妻99次》 《受宠吧,小萌妻!》 《夫人她又在虐渣了》 《萌宝爹地爱妻如命一醉琉月》 《清穿之败家福晋狠嚣张》 《豪门弃少》 《一不小心就成了异世最强辅助》 《田园富贵小辣妻》 《一王之下》 《豪门独爱:帝少的掌心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