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二傻子

    第三节二傻子
    食堂入口处走进一群人。
    都是些青春靓丽的少女,其中一名长头发大眼睛皮肤白得仿佛出现光晕的女孩,被几人众星拱月般簇拥在中心,她一出现,食堂内大半数的目光都聚焦在了一起。
    女孩名叫程雀依,学院大部分人都认得她,除了天生就容易受到更多关注的容貌之外,还有长期霸占机关术第一的可怕成绩。
    这个第一,不是同龄第一,而是全学院学生的第一。
    王玟自然也认得她。
    而且比起其他人,他对她更加熟悉。
    因为,程雀依,正是团队中的一员,是最专业的机关大师,也是所有人捧在掌心呵护的精灵。
    她本可以美丽绚烂得如彩虹一般。
    可惜由于学生时期遭遇的经历导致性格怪异,极度偏激外加深度抑郁,在最后一次冲塔进度中病症爆发,自我凌迟而死。
    说实话,如果她没死,团队最终的高度绝对不止929。
    轮回一世,王玟不想进世界塔,但如果可以,最好能拉一把以前的老队友。
    至少别让她再经历那种痛苦的人生。
    “咕噜”嗦着鱼骨的男孩吞咽了一口唾液,想再说些什么。
    王玟看了眼时间,拍拍他的胳膊问:“有纸笔没?”
    “干嘛?”男孩一边好奇一边从包里拿出本子。
    王玟接过本子写了几行字,将这页撕下,仔细对折好,然后端着餐盘起身向刚刚落座的女孩们走去。
    男孩手忙脚乱地收拾好东西追上去,刚到那一桌,就听见众女孩叽叽喳喳的说笑声。
    “雀依那么多追求者当中,你也算是胆子大的一个。”
    “什么叫胆大,我看是二傻子吧?连个正式点的场合都没有就在学院食堂直接端着个盘子走过来。”
    “就是,脑子想什么呢?也不怕吓着我们家依依,对吧?”
    女孩子们叽叽喳喳。
    “喂!”男孩觉得话不太好听,有些不忿,在他看来这些围在程雀依身边的女孩不像什么正经人,外界一直传着一个说法,想要接近程雀依,先喂饱她身边的一群嘴。
    什么样的人才能做到这样心安理得地蹭吃蹭喝?
    王玟却不介意,乐呵呵地说:“感谢同学们成全。”他从口袋里掏出学生卡:“早晨吃得好全天没烦恼,我看到甜品窗有新款蛋糕,希望大家给我一个请客的机会。”
    离得最近的一位戴着眼镜的女孩起身接学生卡,发现他不似作假,故意笑道:“你这卡里够不够我们这么多张嘴吃的哦?”
    “应该够的。”王玟点头:“还有四百多积分。”
    叽叽喳喳停了下来,众女孩互相看了几眼。
    追求者她们见得多了,有钱的更不少,别说四百点积分,就算四千、四万,在她们面前一掷千金只求和女神单独相处的倾慕者排起队来能绕学院好几圈。
    身家四百积分的穷小子也敢来凑这份热闹?
    “还真是个二傻子。”有女孩摇头笑。
    眼镜女孩说:“四百点积分就想支开我们?可不止要蛋糕,还要其他糖果饼干,还要喝牛奶,小心把你卡刷空哦!”
    “不用客气。”王玟一脸认真:“刷空我再赚。”
    这下,其余女孩都站了起来,嬉笑着往食堂窗口走去,既然有人自不量力,免费吃喝不要白不要。
    一直低着头安静吃饭的程雀依,终于忍不住抬起头,看向王玟语气平淡地问:“什么事?”
    在空出的位置上坐下,望着这张熟悉的脸庞,王玟的脑海中回忆泛滥,一声“小依”差点脱口而出,所幸二十年的爬塔岁月让他学会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没有被惯性支配。
    只可惜对面佳人明显不准备给予更多机会,发现来人不说话只盯着自己看,立马皱起了眉头,直接端起餐盘起身走。
    王玟见状,知道自己时间不多,跟着起身递出纸条道:“可否晚一年再进?我知道你的机关术很强但你真的需要加强一下体能!”
    自己最近打算进世界塔不是什么秘密,身边那么多张嘴巴,有心人探到消息并不奇怪,程雀依端着盘子绕过餐桌,步履未停。
    王玟的视线随她一起转动:“如果一定要进,请在第十层之前止步,以学院一年级的身份第一次进塔就连破九层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成绩,没必要多撑一层,状态不好就及时结束!”
    这句话落下,程雀依脚步顿了一顿,没回身,只是淡淡地“反击”:“你未免太看不起人,我的目标是至少十九层!”
    王玟当然知道她的目标是多少。
    更清楚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她将会付出怎样巨大的代价。
    那是她痛苦一生的根源。
    这次来,王玟就是要想办法阻断痛苦再生。
    他没有争辩,继续自己未完的话语:“如果必须冲击第十层,请不要过于信任队友,多注意他们的情况,发现有退却意图时不要犹豫,一定要抢在他们之前跑!”
    程雀依狐疑地转过身看他:“这是在说什么?你知道些什么?”
    王玟仍未接她的话茬,将手上的纸条往前递了递,严肃道:“我知道这些你都不会听,说这么多废话只是想请你看一眼纸里的内容,至少遇事可以多个心眼。”
    程雀依眼神古怪地盯着王玟看了许久,见他目光认真又坚定,想了想,腾出一只手接过纸条展开看。
    纸上写着:“进塔后不要有任何吃喝,特别是在状态不佳时!如果感觉到意识不清,第一时间按照规则宣布结束出塔,切勿逞强或心存侥幸!最后,最好打造一条铁裤子并且锁死在身上!”
    “无聊!”程雀依似乎觉得自己受到戏弄或某种意义上的“羞辱”,愤然将纸丢在地上,再也没有停留转身离开。
    王玟默默地捡起地上的纸,在手里捏成一团。
    前方食堂窗口处的女孩们汇合后,像是注意到程雀依的怒意,那位眼镜女孩感同身受般远远对着王玟晃了晃手上的学生卡,随后用力拍在窗口外的石质台面上,甩头而去。
    “发生了什么?”瘦小男孩端着盘子呆愣愣地看着王玟。
    王玟摇摇头,看了眼时间,正好七点四十五分。
    将餐盘里剩余的食物几口吃完,走到窗口处拿回学生卡,和男孩一起离开了食堂。
    虽说好心想帮队友避火坑。
    可如果对方执意不听劝阻,他也没什么好办法。
    难道直言自己是轮回重生,知道你接下来会遭遇怎样悲惨的人生,特意前来救苦救难?
    对方信不信先不说,他自己都觉得那样很可笑。
    做到这一步,仁至义尽。
    多少也能提高些许警惕了吧?

猜你喜欢: 《三少爷的霸道娇妻》 《我在八零年代当学霸》 《重生星光俏佳人》 《地狱恐怖故事会》 《九死成神》 《我在古代当大侠》 《逆行》 《重生后我成了权王的主子》 《二周目的我想做夏油的猴子》 《诸天从大时代开始》 《今天我又没能成功死掉》 《佛光普照NBA》 《萌宝驾到:送了妈咪要爹地》 《总是万人迷的正义之光》 《天尊令》 《沈总,请打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