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可爱的学生时代

    第四节可爱的学生时代
    两人走进大教室,离上课还有几分钟时间。
    在教室角落找了个位置坐下,王玟刚想开口向男孩了解一下课程进度,一个人影走到两人桌前站定。
    瘦小男孩抬头迷茫地看向来人。
    王玟耳朵微微动了动,眼角余光察觉来者似乎是个身材婀娜的女生,没抬头,自顾自翻看着男孩的课本,不一会儿就沉浸在其中。
    内心还不断地“念念有词”:
    ‘不对,一百层以内所有的移速机关速率都是完全一样的,看上去加快实际只是参照物不同,这才是百层内移速的最大难点!’
    ‘嗯这条还可以,如果没有百层上的实力,单次内到九十八就停性价比最高,与时俱进了,不为破百的话第99层完全是浪费时间!’
    ‘胡说八道!什么叫第250层必有美食?我过的七百三十七次里面至少有四十四次没有吃的!太不严谨了!这种垃圾情报居然能上教科书?会误导多少人饿死多少人?’
    这边王玟看课本看得津津有味啧啧赞叹。
    那边女生站桌前等得五雷轰顶七窍生烟。
    见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即将上课的教室里人越来越多,对方却把头埋在书里越看越起劲,女生再也忍不住。
    “王玟!”尖细的声音气吼吼地喊道。
    瘦小男孩吓得直缩脖子。
    王玟放下课本抬头望向女生,目光中打出“有何贵干”四个大字。
    “别装了平时没见你这么用功!”女生掏出一封天青色包装的信,伏身按在王玟面前,瞪着圆吼吼的眼睛说道:“早就说了毕业前不想分心为什么还要这样?这次给你留面子私下还给你不对外公开,再有下次我会上交系主任!听到没?”
    王玟耳中听着“不对外公开”几个字眼,环顾四周发现大批大批的同学都在看着这边,其中更有一群人聚在不远处指着这里窃窃私语不时发笑。
    他接过信封看了看,对女生点头道:“谢谢,不会有下次。”
    “?”女生以为会有死缠烂打或者死不承认或者恼羞成怒之类的场面,没料到对方如此轻描淡写,这不太符合她想象中的剧本,让后续一大篇预备好的台词都没了用处。
    她纠结了一会儿,上课时间到,没有办法,轻哼了一声,如同骄傲的天鹅般扬起脖子扭着腰肢走回到自己的座位坐好,旁边立马有要好的同学围坐过去交头接耳。
    王玟从信封里拿出叠好的信纸打开看,心里有些好笑,也有些怀念。
    原来自己也有这么可爱的时期。
    身旁瘦小男孩凑过头咋舌道:“明明是被拒绝为什么还会笑得这么开心?话说你今天好强啊!先是在食堂气走院花程雀依,这又爆出向系花余芷表白,以前没见这么威风的嘛?”
    王玟的视线从信纸转到男孩脸上,没有说话,脑中天马行空地想着:
    ‘现在的女孩出门都要顶个什么花的头衔吗?刚那女的叫什么?什么纸?’
    前方台上的老师开始讲课。
    主要讲的就是关于世界塔已知并公开的各层知识。
    如今这个时代,科技改变生活。
    除了一些关键的高精尖岗位比如食堂窗口的工作人员尚且需要人类担任外,其余大部分劳动力都被自动化机械代替。
    普通人想要维持生活,主流方向有三种。
    要么是努力争取高精尖岗位。
    要么是去无秩序的贫民窟或灰色地带,那里有一些黑心商人连最便宜的自动化都不愿意掏钱,只想拿人命当廉价劳动力,不把自己当人的话,在那里应该能找到工作。
    要么,就是每周挑战世界塔,用生命、毅力还有运气赚取物资与积分,俗称爬塔。
    当然了普通人爬塔那真的是靠生命、毅力以及运气去拼。
    学院里的专业人士就完全不一样。
    科班生,靠的是知识。
    除10、20、30、100、200这种需要硬实力暴力破解的整数层之外,其余技巧型的散户层哪怕场景不一,许多知识也都是可以共通的,比如科学解密和机关术等等。
    知识,就是力量!
    目前一年级的课程进度已经讲完前一百层,而书上截止的最高层数。。
    已探知并公开的最高层数。
    是499层。
    也就是说,还有五百层是当前人类未涉足的空白领域。
    不过王玟知道,这个时期人类真正探索到的层数应该在659层左右,这个数字几十年没有变动。
    对比教科书,多出来的那部分由于塔层高度带来的收益实在过于巨大,情报信息都被各大组织捏在手里,并不对外公开。
    上一世的他就是当时的第一财团利用无数经验情报培养出来的精英。
    如果历史车轮不跑偏,最高层数会在二十年后被自己率领的团队打破。
    这种感觉真诡异。
    王玟缓缓合上了课本。
    上午时间很快过去。
    针对教科书上一部分误导人的内容,以及课程讲师讲解的更多误导情报,王玟没有去纠正。
    又要解释又要证明。
    还容易被误会哗众取宠。
    爬塔本身就是一件提着脑袋冒险的事,如果真有那种盲信情报的人,死就死了吧。
    过多暴露自身情况并不是一件很安全的事情,这个世上有太多的人可以为了获取高塔信息而不择手段。
    若真被外界知道他从九百层归来,等待他的恐怕不会是什么好游戏。
    学院的理论课只有上午半天,下午通常就是某种模拟训练式的实践课,导师时有时无,等同于自由活动。
    午饭过后。
    勤奋的同学会去图书馆或训练场,懒散的同学约上三两好友出去逛街玩耍欺负自动化。
    “我们去哪?”男孩扭头问王玟:“下午有场球,和隔壁系那帮体能怪踢,咱俩去不去?”
    王玟面向学院大门思索着:“你去吧,我想出去看看。”
    “出去?”男孩好奇地睁大眼睛:“逛街吗?”
    “去试着赚点钱,总不能顿顿让你请客。”王玟没再多说,挥了挥手,抬头看了眼天色就朝学院大门快步走去。
    男孩小追了两步,慢慢停住,目送王玟走出大门,轻声呢喃:“其实,我不介意顿顿请客,真的。”
    学院外很热闹,能来学院上学的学生多少都会有点积分,所以这些商业街或小吃美食街的生意还不错,店内基本都是自动化,为了不产生交易纠纷,制作冰淇淋的机器人宁可将做错的冰淇淋扔掉也不会递给顾客。
    许多学生就喜欢欺负这些老实的自动化机械,乐此不疲。
    王玟的目标很明确,不是商业街,更不是美食街。
    他径直走向那片专用的世界塔传送区域。
    世界塔只有一座,但世界各地的传送门有很多,通过这些传送门可以瞬间出现在世界塔外的大广场。
    它们的来历和世界塔一样模糊,人们至今都还在研究传送机制,据说有所进展,却没见有什么产品或正式的科研发布会出来证明。
    人类的适应力很强,世上原本就已经有那么多未解之谜,再多几样也不足为怪。
    不仅如此,全世界还根据这些传送门所在区域规划建设了许多配套设施。
    类似学院这样的地方还有很多。
    更早些时期甚至还有一些区域做出控制流量收费进入的蠢事,后来也都渐渐消失不见。
    王玟一路没有停留,从兜里掏出个口罩戴上就径直走进了传送门。
    这一幕,恰好被不远处逛小吃街的几个熟人看见。
    “那个人,好像是王玟?”一个女生手捧冰淇淋,目瞪口呆地看着传送门内消失的身影。
    余芷抿着嘴皱着眉头点点头。
    “一年级有把握在世界塔里活着回来的就那几个尖子生,学院早就明确通知,没有完全准备不建议一年级学生进塔。”女生扭头担忧地问:“他不会是被你拒绝后心灰意冷,去世界塔求死吧?”
    余芷眉头紧皱眼神复杂,想了一会儿后转身向学院跑去。

猜你喜欢: 《三少爷的霸道娇妻》 《我在八零年代当学霸》 《重生星光俏佳人》 《地狱恐怖故事会》 《九死成神》 《我在古代当大侠》 《逆行》 《重生后我成了权王的主子》 《二周目的我想做夏油的猴子》 《诸天从大时代开始》 《今天我又没能成功死掉》 《佛光普照NBA》 《萌宝驾到:送了妈咪要爹地》 《总是万人迷的正义之光》 《天尊令》 《沈总,请打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