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三个价

    第七节三个价
    中组组长是一位穿着笔直毛呢大衣,内搭灰色女士西装的成年女士,没有穿组长制服,想来这只是罗山的个人爱好。
    身材不高大概一米六左右。
    五官清秀,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却有一股雷厉风行的气势,领着一大群人从传送门进入,看了一圈就直奔罗山所处的位置快步走来。
    “童组,辛苦了,没想到一个小小的百层内情报会惊动您亲自前来。”同为组长,罗山遥遥地伸出手,还小小地上前迎了一步。
    中组组长和他轻轻一握,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就转头看向王玟。
    在场都是集团内的人,唯一的外人很好认。
    她主动向王玟自我介绍道:“第一财团情报部中组组长童晓蕾,初次见面,很荣幸。”
    王玟还没开口,罗山先在旁边非常狗腿地对童晓蕾笑着说:“童组,他就是提供情报的人,叫。。呃。”
    他扭头问自己两个手下:“叫什么?”
    俩手下中的高个子老实回答:“先生自称卖情报的。”
    罗山顺口接过:“对对,童组,他叫卖。。草?”
    周围的中组成员发出轻笑。
    下组成员则显得有些尴尬。
    童晓蕾抿嘴一笑,大方给了罗山一个台阶:“没关系,对于第一财团来说,有没有称呼不重要,只取决于集团想不想知道。”
    听到这句话,王玟微微抬了抬左眉。
    简单一句话,既缓解了同事的尴尬,又轻描淡写地展示出第一财团的能量。
    颇有些不卑不亢的味道。
    这个女人不简单!
    王玟想了想,没有跟随对方的节奏走,主动开门见山道:“童组长你好,中组组长亲自前来,想必已经有了答案,这份情报值多少钱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
    童晓蕾仔细地盯着他,微笑:“你想卖多少钱?”
    搞了半天对方还是这样一副云山雾罩讨价还价欺负菜鸟的模样,王玟有些烦躁。
    想来这个时期的第一财团脚步还没站稳,某些问题的处理上确实有些小家子气了。
    唉,要不是手头缺钱。。
    王玟摇着头,深深叹了一口气,直接亮牌:“我有三个价。”
    他伸手,指向罗山说:“如果是他,我要十万。”
    没等罗山尖嘴一歪打算争执,王玟又回手平伸比向童晓蕾:“如果是你,我要一百万。”
    罗山惊得连鼻孔都在放大,童晓蕾却只是双眼一亮,似笑非笑地问道:“还剩一个价呢?”
    王玟笑了笑,收回手向大家作告辞状:“如果是第一财团情报部蔀长亲临,免费。”
    话音落下。
    周围一片寂静,落针可闻。
    罗山浑身毛骨悚然,仿佛有一道电流从尾椎窜起直达头顶,电得他头皮发麻。
    从来没有人这样做生意的。
    至少他跑地头这么久没见过。
    一份情报再怎么珍贵,该多少钱就是多少钱。
    怎么会从十万到百万,又从百万变免费这么大的跨度?
    这是在谈生意吗?
    是在过家家吧!!
    罗山感觉自己似乎遭受到巨大的精神攻击,有些头晕。
    “啪啪啪。”童晓蕾在鼓掌。
    “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一步了。”王玟告辞的手放下,转身离开。
    没想到会耽误这么长时间,天都快黑了他得赶紧回学院吃晚餐。
    看来还得再蹭那家伙几顿饭了,别的倒没什么,就是那家伙抠抠搜搜的吃饭没什么油水连肉都不舍得买。
    王玟摇头晃脑口中嘀嘀咕咕地向世界塔方向的传送门走去。
    童晓蕾追了几步,抬高声音道:“蔀长年事已高还是别打扰他老人家了,我答应你的开价。”
    王玟停下脚步,回头明知故问:“哪个价?”
    周围哗啦啦一大片人重新围拢,童晓蕾踩着噔噔入耳的高跟鞋走近,风姿绰约地笑道:“当然是‘我’的价,一百万。”
    她重重地咬了一声“我”字,意味深长。
    王玟学她先前的样子鼓掌赞叹:“不愧是第一财团,有魄力。”
    童晓蕾有些好奇地问:“能不能告诉我,你这三种价格的原因?”
    王玟摇摇头:“中组擅分析,前两个价格肯定难不住你,我只说第三个,之所以免费,一方面是我对第一财团很有好感,用一个不算很贵的情报换点交情我觉得值;另一方面,我只是个默默无闻的小人物,如果堂堂第一财团的情报部蔀长都愿意纡尊降贵亲自过来跟我谈,不要钱也罢,别人看得起我,我也得给点面子不是?”
    “明白了。”童晓蕾突然变得有些讪讪然,她抿了抿嘴,没再多说。
    抬起双手,两手腕相对轻轻一碰,手腕上戴着的两只造型奇特科技感十足的手环中心连起一道白光。
    双手分开,白光顺势延伸出一台笔记本样式的光影,屏幕上显示正在开机。
    王玟眼睛一亮:原来这个时期就有光脑手环了?男人的梦想,得想办法搞一台!
    童晓蕾没有注意到他的表情。
    手腕不动稳定键盘,手指灵活地敲击几下,光影闪烁,屏幕上显示出转账界面。
    她抬起头对王玟说:“来吧,给我你的个人码,先付五十万定金,后续会有我们上组的同事过来与你对接,他们会安排至少三位150层以上的高手陪你进塔,等情报确认无误了,剩下的五十万尾款立刻打给你。”
    王玟皱眉沉凝不做声。
    童晓蕾疑惑地问:“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王玟尝试着说道:“我不进塔,你们自己去测试,完了后把尾款打给我就行。”
    “你不进塔?”童晓蕾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也有些为难地皱起了细眉:“如果是这样的话,定金就没办法这么高了,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只是单纯的不想进。”王玟问:“能有多少定金?”
    童晓蕾看了眼身边的人,特别是魂不守舍的罗山。
    思考了一会儿。
    报出数字:“十万,还得是听到你的完整情报后表面上至少没有明显的问题才可以。”
    “没问题。”王玟拿出一张纸递给她:“具体路线和我的个人码都在上面,自己看吧。”
    童晓蕾拿着皱巴巴的纸摊开看,似乎很难接受这么贵重的情报居然如此草率地写在这样一张廉价的纸上。
    从缺口分析还是从某种本子上撕下来的。
    她看着看着,表情逐渐僵硬:“我不太明白,这不是很像具体的解法更像是一种准备工作,前几条我还能理解,但这最后一条。。”
    童晓蕾狐疑地抬头问王玟:“请问,为什么要穿铁裤子?”

猜你喜欢: 《三少爷的霸道娇妻》 《我在八零年代当学霸》 《重生星光俏佳人》 《地狱恐怖故事会》 《九死成神》 《我在古代当大侠》 《逆行》 《重生后我成了权王的主子》 《二周目的我想做夏油的猴子》 《诸天从大时代开始》 《今天我又没能成功死掉》 《佛光普照NBA》 《萌宝驾到:送了妈咪要爹地》 《总是万人迷的正义之光》 《天尊令》 《沈总,请打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