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王玟到了

    第12节王玟到了
    王玟的震撼,不是来自于场面。
    上辈子多大的场面都见惯了。
    他的震撼,是因为情报部蔀长真的亲自来找他!
    作为第一财团全力培养的精英,王玟以往接触最多的就是情报部,他非常清楚第一财团的情报部蔀长意味着什么。
    这位年逾古稀的老人,拿出去说,地位甚至比某些区域的统治者都要高!
    而区域统治者,放在古代相当于一国国主的身份。
    有老人在的场合,别说这所学院的院长,再高两级都得老老实实地站着。
    但。
    他人对老人的态度,可能是尊重,可能是惧怕,可能是讨好,可能是敬畏。
    唯独王玟,看到老人身影的那一刻,眼眶已经盈满泪光。
    再多的沉稳冷静都无法抵消他对这位老人的怀念。
    上一世,王玟没有家人,老人也没有家人。
    双方至亲都是死在世界塔内。
    要说世上死于世界塔里的人多了去了,没什么大不了。
    可像王玟和老人这种死得这么干净利落脆的不多。
    两人一开始相处的日子,是吵吵闹闹,是彼此都看对方不顺眼。
    王玟要继承父母遗愿,进世界塔夺世界第一,最好还能把那个该死的一千层打破,看看天上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老人则是特别讨厌看到爬塔者,身为情报部头头,见过太多关于世界塔的情报,也看了太多尔虞我诈勾心斗角。
    加上自己至亲统统丧命塔内,他对世界塔的观感更是厌恶。
    认为那里就是一片不祥之地,所有的爬塔者都不过是贪图富贵自甘堕落。
    一直担任情报部蔀长居位不退,除了集团百般挽留之外,就是想亲眼看看世界塔究竟会把这个世界变成什么鬼样子。
    王玟不愿将自己背负的命运挂在嘴上。
    只是埋头苦练,努力做到最好。
    老人厌恶爬塔者,自然也就更讨厌每周必进世界塔绝不停歇的王玟。
    总是刁难他,把最危险最辛苦的情报测试工作都交给他做。
    王玟也是头铁。
    从不推辞或拒绝,无论多难多累的测试都接。
    毫无怨言并且全部保质保量地测试到位。
    反正他认为自己的命终究是要扔在世界塔内,早点晚点无所谓。
    那时情报部的测试工作没人能比他做得更好,甚至夸张到上组的组长都是他一手带出来的,每次见面都会尊敬地喊王玟一声师父。
    王玟不怕死,不嫌累,不畏辛苦不挑肥拣瘦拈轻怕重,只对老人的故意刁难不满,以至从没好脸色给老人看。
    于是。
    两人一见面就吵。
    一个是集团重点培养的精英,宛如拼命三郎的努力程度众所周知有目共睹。
    一个是大半辈子都投在了情报工作中,看过的情报比小年轻吃过的米还多,有些时候一条新情报上来过眼一瞧就知道真假明细。
    两个都是集团的宝贝。
    集团拉谁都不公平,只能无力地劝着,大多时候只能任由两人自己掐架到累,自主散场。
    这一吵,吵了很多年。
    吵到全集团都习以为常。
    吵到王玟发现自己能看的情报越来越高。
    吵到每次王玟准备去世界塔传送门时,都能看到高高的集团大楼落地窗内坐着椅子贴窗注视的老人。
    老人总以为,集团大楼距离地面那么远,那个蚂蚁般大的小人肯定看不到反光玻璃里的自己。
    却不知道王玟自从突破六百层后,连天空飞过的鸟眼角的眼屎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这是超高层带来的能力,情报部的情报已经跟不上王玟的进度。
    两人还是一见面就吵。
    老人仍旧喜欢刁难他。
    他也从不给老人笑脸。
    但情报部变得像王玟的家一样,进出永无限制。
    任何级别的情报都可以随意调阅。
    部里的人员更是随便王玟指挥从无二话,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才是情报部蔀长。
    而老人,也时常发现自己的饭食或水杯里,会多出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起初还以为是恶作剧,随手将一杯“污染”了的水倒进龟池。
    结果发现,吃了奇奇怪怪东西的小龟,身体变得格外的好,原本一些裂壳破皮的毛病统统不药而愈,甚至连某根不小心断根的指甲都重新长了出来。
    唤人过来问谁动过自己的水杯,得到回答是只有王玟那位情报部大少爷敢做这样的事情。
    直到几天后,情报部才会得到一些关于世界塔超高层道具的情报。
    比如某种珍贵稀有的、延年益寿强身健体的至宝。
    再问至宝去向,会收到已经被超高层团队服食的反馈。
    集团总共才几支团队探到五百以上的超高层?
    更别提六百以上。
    除了王玟那队谁敢先斩后奏?
    只有老人知道,至宝根本不是被团队吃掉的,甚至吃了至宝的不是人。
    是那只未来绝对活得比大多数人都久的小龟。
    从那以后,老人再也不敢随随便便把水倒掉。
    哪怕水里有一只长得像苍蝇的东西,他都会闭着眼睛喝掉。
    事实证明从没喝错过。
    原本年岁已高每况愈下的身体逐渐变得硬朗起来。
    集团内部医学专家早就诊断出没几年活头的不治之症,居然一年比一年好转。
    看到这种情况,集团高层显然也猜到了些什么。
    但没有人揭破。
    一位对集团而言宝一样的老人,此前一直是不计代价地用各种市面上找得到的珍贵药材强行吊着命,只求他能不辞辛劳为集团多做几年贡献。
    结果现在有人帮忙给老人吊命。
    集团不用操心费神,甚至连那一笔给老人的买药钱都省了。
    天底下还有这种好事?
    那些至宝谁吃不是吃?
    就算上交最后分配可能也是分到老人身上。
    真把擅自挪用的有功之臣打死重新培养新人那是蠢货才会干的事情。
    不说还能不能培养出同样优秀的精英。
    光说打死帮老人吊命的有功之臣,简直是一尸。。一刀两命。
    愿意挪用就挪用吧。
    全世界多少爬塔者没做到的事情王玟做到了。
    世界第一总得有点特权,否则怎么留得住人?
    两人还是一见面就吵。
    老人仍旧喜欢刁难王玟。
    王玟也从不给老人笑脸。
    直到多年后,老人上了九十。
    再如何至宝吊命也抵不过阳寿枯竭。
    老人倒在医院里的时候,王玟碰巧刚进世界塔没多久。
    老衰与病痛不一样,总是毫无征兆,王玟此前根本不知,还是吵过架才放心进塔的。
    谁会知道老人第二天就不行了。
    多少医生都已束手无策,宣布老人下一秒就要与世长辞,偏偏他就是含着一口气不松。
    到后来,老人眼睛已然看不见事物。
    集团所有高层都来床边探视,可无论说什么都没有反应。
    老人浑浊的眼睛茫然地望着上空微微移动,似乎是在寻找什么。
    所有人都知道他在等谁。
    可是毫无办法。
    一进世界塔就是与世隔绝,外界根本联系不到里面。
    众人只能等。
    陪着老人一起等。
    一周的时间,是整个第一财团度过的最漫长的一周。
    当王玟出塔的那一刻,一直守在塔前的员工第一时间向他告知老人的情况。
    浑身伤痛疲惫都没有理会的王玟丢下所有物品,第一次在世人面前展现出超凡之力,身影破开音障消失。
    再出现时,已经到了老人所处的病房门外。
    全身上下的皮肤都在往外渗血。
    他却浑然未知,轻轻打开房门,一脚一个血印子走进房内。
    里面所有人都震惊地站起身,有离床近的人在老人身旁轻声说着“王玟到了”。
    已经不能视物,对声音全无反应的老人突然眨了眨眼皮,缓缓睁开了眼睛。
    那一刻,全房间里的人都捂住了嘴泪流满面。
    王玟一步步走到老人床前。
    老人转动眼珠,竟能准确捕捉到王玟脸庞的方向。
    只见他牵动脸部肌肉,露出一个不知意味着什么的表情,嘴巴张合了几下,终于长出一口气,永远阖上了眼睛。
    全能爬塔者王玟,精通各国语言,唇语自然不在话下。
    他看懂了老人临终时的口型。
    平安就好。
    这就是老人最后的那一口气。
    看到人,他就踏实了。
    说完话,他就踏实了。
    所有人都在哭,王玟却在笑。
    一直没给过老人笑脸,再不给,来不及了。

猜你喜欢: 《隐婚影后:总裁太粘人》 《协议结婚后影帝他想假戏真做》 《萧天默苏佑希》 《盖世狂龙》 《刀剑神域之灰色轮舞者》 《驭兽农女被团宠的日常》 《一胎三宝:总裁大人请关门》 《诡咒将至》 《幺儿的科举之路》 《半生荒唐半生为你》 《惊世魔妃,买一送一》 《商界大佬是我老公》 《穿越之种田领主》 《农门凰女》 《洪荒之我为镇元子》 《醒醒你马甲掉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