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最美

    第16节最美
    “死了?”
    天盛集团私人训练场,一位额头有一道深长疤痕的青年停下训练,接过旁人递来的洁白毛巾擦汗,语气淡漠地吐字:“十五个人,干不过一个学院学生?”
    递毛巾的那位,谦卑地弯着腰:“回小公子,是的,据他们说只听到一声闷响,没见对方动手自己人就全都被击飞撞墙。对方问大狗是谁派他们来的,大狗没答,就被杀了,浑身上下没几根完好的骨头,内脏尽数破裂,像被巨力生生碾死。”
    “他是爬塔者?多少层的?”疤痕青年转身,表情有些意外。
    递毛巾者的腰弯得更低了:“查过了,没进过塔。”
    青年思索道:“准确吗?有些人可能藏得比较好。”
    递毛巾者弯着腰点头:“准确无误,当今世上天盛想查的人,除非第一财团力保,否则藏不住。”
    “很好。”青年皱着眉冷笑:“他坏我和程雀依的好事,本来只是想警告一下,没想到钓出条大鱼。”
    他随手扔掉毛巾,转身重新开始训练:“那些人没暴露吧?”
    “这,有点问题。”递毛巾者捡起毛巾放进送洗桶,有些犹豫道:“他们自作聪明,在大狗死的时候尖叫了几声。”
    “多此一举!”青年调高跑步机速度开始加速跑:“把大狗的死托一托压他身上,我要知道他一个非爬塔者1打15的秘密!”
    递毛巾者躬身退离训练场。
    。。。
    实际上,瘦小男孩的伤比王玟轻得多。
    在世界塔伤患如此频繁的今天,医疗水平飞速发展,刀捅肚子内脏破裂这种伤势,只要救治及时根本不会有生命危险。
    倒是王玟这种查不出病因的“用脑过度”比较看天意和所谓的伤者自我意志力。
    见到瘦小男孩活蹦乱跳地过来医院探视,王玟放心了。
    男孩悄悄冲正在削苹果的程雀依努努嘴,对王玟挤眉弄眼,用口型说道:“三天。”
    王玟皱了皱眉,转头望向程雀依,深深地叹了口气:“败家娘们为什么削皮?苹果营养全在皮上不知道吗?”
    程雀依笑眯眯地看了他一眼,继续自顾自削着苹果。
    “你们谁行行好把她带走。”王玟无力地呻吟道:“她呆这里我担心我康复不了。”
    男孩走了,毕竟重伤初愈,他也需要多休息。
    沙发人也走了,留下一批最新的课堂记录。
    门边人也走了,留下一张情报部的通行证。
    王玟歪头看着程雀依:“你也走吧,这么多天辛苦了。”
    程雀依拿起苹果问他:“前辈,需要喂你吗?”
    “不是。”王玟支起身子:“你现在什么心态能跟我说说吗?干嘛平白无故对我这么好?我真的只是顺口提了一嘴而已!”
    程雀依放下苹果,脸上笑容渐淡,感慨道:“前辈不也是平白无故地用所谓的‘顺口’救了我一命?你又是为什么对我那么好呢?”
    “真稀奇。”王玟佯装不屑地哼笑道:“你长成这样从小到大心里没点数吗?英雄救美是男人的通病,哪里还需要为什么。”
    “前辈,也觉得小依美吗?”程雀依单手撑住下巴,手指挑玩着垂下的发梢,盯着王玟的眼睛问。
    王玟看着眼前的程雀依,模样逐渐与脑中那一世的脸庞重叠。
    那样痛苦与不自信的程雀依,
    也是经常这样问他。
    而他每次都会用力地、认真地回答“我们家小依世上最美”。
    直到她自我结束一生的痛苦,濒死时被他找到,仍然还是这个问题:
    “队长,小依美吗?”
    今天,再一次听到这句话,看着对面等待答案的眼神,王玟的心脏不由自主地像以往那样剧烈抽痛,如同战斗神经的条件反射般坚定地说道:“我们家小依世上最美!无人能比!!”
    程雀依惊呆了。
    她伸出手,轻轻抹去王玟夺眶而出的泪水。
    用最平静的表情说着最有力的话,眼泪却仿佛不是他自己的一样流个不停,这个男生究竟经历了什么?
    夸奖与赞美的话从小到大听过无数种。
    从来没有一种像这样的痛彻心扉。
    为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
    程雀依也红了眼眶,鼻腔里宛如灌入了柠檬水,酸涩难忍。
    “好了好了,我不闹你了,你不要哭。”
    发现王玟的眼泪越抹越多,程雀依彻底慌了神。
    这人刚刚才从昏迷苏醒,几天没怎么摄入水食。
    这么个哭法,一会儿又得拉去给医生抢救!
    王玟推开她的手,闭上眼睛深呼吸。
    长长地吐气摇头自嘲:“真的是老了,上了年纪好容易多愁善感。”
    “噗。”程雀依眼眶红红地抹着手背,笑道:“小男生装成熟。”
    王玟收起所有为了伪装年龄故意流露的轻佻与不羁,目光柔和地看着她,温柔地说:“小依,好好保护自己,快乐幸福地过好这辈子。”
    程雀依呆呆地望着他,呆呆地听他一字一句说着自己听不懂的话。
    “愿所有的勾心斗角都与你无关。”
    “愿所有的恶意歹念都与你无关。”
    “愿你所有遇到的人都是善良的,
    愿你所有做出的决定都是正确的。”
    “愿你所有收获的都是你所期待的,
    愿你所有得到的都是你所喜爱的。”
    “愿你做的每一场梦都能笑着醒来,
    愿你见的每一个风景都美丽如画。”
    “愿你品尝美食却不用担心发胖,愿你每次落泪都只为感动,愿你每次分别都能重逢,愿你每次重逢都不再分别。”
    “愿你,能收到我所能想到的所有祝福。”
    “愿你,永远像彩虹般美丽,一生一世,平安喜乐,健康无忧愁。”
    。。。
    程雀依走了。
    她怕自己再不走,心会碎掉。
    从来没有男生那样对她。
    从来没有男生会用那样的眼神看她。
    不是爱慕,更不像贪图美色。
    那样温柔如冬日暖阳般的目光,是对亲人最深沉的疼惜。
    明明自己好好的,他为什么要那样看着自己?
    这个问题,程雀依不知道答案。
    她只知道当听到他仿佛要将自身所有的好运都一股脑地送给自己时,她慌了。
    哪怕至亲也不至于如此。
    他又不欠她什么。
    反倒是她欠了他一场难偿的大恩。
    为什么他要这么对她?
    他究竟想要什么?
    究竟想要什么直说啊!
    为什么要这样?
    为什么只一味地给予,从不索取?
    他究竟想干什么?
    程雀依走了。
    是哭着离开的医院。
    没人明白她为什么哭。
    就像她不明白王玟为什么哭。
    医院的单人病房里。
    王玟身心疲惫,他觉得自己急需一场安静的休息来弥补耗损的心神。
    于是盖好被子准备好好补一觉。
    可惜,世事总是不能如人所愿。
    病房门被敲响,余芷踌踌躇躇地走进来。
    王玟有些无奈地对她说:“我现在没力气和你闹啊。”
    余芷表情挣扎,犹豫了一会儿,鼓起勇气说道:“我不知道会变成这样,我以为他只是找人吓唬你一下。”

猜你喜欢: 《隐婚影后:总裁太粘人》 《协议结婚后影帝他想假戏真做》 《萧天默苏佑希》 《盖世狂龙》 《刀剑神域之灰色轮舞者》 《驭兽农女被团宠的日常》 《一胎三宝:总裁大人请关门》 《诡咒将至》 《幺儿的科举之路》 《半生荒唐半生为你》 《惊世魔妃,买一送一》 《商界大佬是我老公》 《穿越之种田领主》 《农门凰女》 《洪荒之我为镇元子》 《醒醒你马甲掉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