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陌生人

    第17节陌生人
    “那群混混是你找来的?”王玟脸色转冷。
    他觉得有点奇怪,看那帮人的出手,不像是普通学生之间的玩闹。
    所以此前从来没怀疑过学院里的同学。
    但如果真是余芷找的人。
    那这个女人就太过分太不知轻重了!
    “你别生气,我,对不起嘛。。”余芷小心翼翼地解释道:“那人说喜欢我,正好我那个时候心情不好,就随口和他说了你的事,他就说要帮我出气,我以为只是。。”
    “你走吧。”王玟转过头,淡淡地说:“我以后会离你远远的,绝对不会再惹你生气。”
    余芷急得声音带上了哭腔:“我真不是故意的,你别这样,我回去就去骂。。”
    “走吧。”王玟的语气很淡,淡得毫无感情,如同对一个陌生人说话。
    余芷边走边哭。
    踏出病房门的那一刻,她仿佛觉得自己丢了什么。
    她看到了王玟最后脸上那抹无法掩盖的失望。
    呸!
    一个差生!
    明明是你追的我!
    凭什么你失望?
    你有什么资格对我失望?
    余芷心里不断如此地安慰自己。
    可眼泪就是止不住地往下掉。
    往日骄傲的公主,如今哭得像个丢了糖又没人要的小孩。
    回到学院。
    有个男生嬉笑着搓手靠近余芷。
    余芷理也不理甩着长发走掉。
    男生追上去,苦着脸说:“你还是不开心吗?”
    余芷大怒:“你到底找的都是些什么人?想要杀人吗?王玟他们差点死掉你知不知道?”
    男生很无奈:“我也是让朋友安排的人,可能关系太好那家伙太上心,直接给我找了道上的哥们,出手重我也很无奈啊。”
    “算了。”余芷想起医院病房里王玟那个失望的眼神,垂下眼帘道:“你的朋友太可怕了,你以后离我远点,我害怕。”
    男生怅然若失地伸出手想要拉,被余芷避开。
    眼看心爱的女生不留一丝情面转身走远,男生很哀伤,高声追问:“芷儿,我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吗?”
    没有回应。
    余芷的身影径直消失在教学楼中,没有任何迟疑,如同对待一个陌生人。
    一整天。
    王玟在医院睡了一整天。
    出院后,他回学院陪瘦小男孩吃了顿饭,去院长室报了平安道了谢。
    就离开了学院。
    拿着情报部的通行证一路过传送门到了第一财团的集团大楼楼底。
    第一财团不愧是第一财团。
    一楼大厅甚至专门设有前台。
    而且接待的小姐姐都特别好看。
    穿着天蓝色的制服,描着精致无暇的妆,整个人看上去亭亭玉立自信甜美。
    王玟走上前拿出通行证登记了姓名。
    小姐姐看了他一眼,拿起座机拨打了一个电话后,伸手引向一旁的电动游览车,同时告知游览车驾驶员“去情报部”。
    王玟坐上游览车。
    小车在干净整洁的大理石地面上飞驰。
    穿过大厅,绕开一个室内足球场,经过一片人工栽培的原始森林,再划过一个湖泊。
    最后,湿漉漉的游览车,驶进一部通道尽头的电梯中。
    “叮”
    电梯升上二楼。
    合金门开前,游览车驾驶员理了理衣领手套。
    终于一改先前昏昏欲睡的模样,正式打起了精神。
    坐在后排的王玟见驾驶员一副如临大敌的架势。
    挑了挑左眉。
    情不自禁抓紧了车内扶手。
    几分钟后。
    驾驶员做好了准备。
    并穿上了防弹衣和防弹头盔。
    启动游览车,载着王玟一路穿街过巷。
    上天入地。
    钻火过土冲水避木。
    在阵阵烟雾中,极力闪躲着流弹与飞溅的爆炸碎片。
    经过了两个小时,他们平安来到二楼的情报部大门。
    情报部中组组长童晓蕾,微笑地站在门边静候。
    “卖先生,一路辛苦。”她远远地伸出手。
    王玟下车,伸手与她相握,点头微笑道:“的确有点辛苦。”
    两人一道往里走去。
    王玟回头看到游览车再次九死一生似地向来路驶去,忍不住好奇地问:“为什么外面要搞那么多机关?”
    上一世他加入第一财团的时候,情报部外面根本没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
    虽说体验比较新奇。
    但毕竟不太安全。
    如今的他可没有刀枪不入的能力,如果每次来情报部都得经历一遍,很难保证次次都能安然无恙地通过。
    谁知童晓蕾只是抿嘴一笑,满不在乎地说:“那些只是失败品,过几天就清理掉了。”
    听到这话。
    王玟想起未来第一财团的集团大楼那号称“擅入者死”的机关大阵。
    终于恍然地点了点头。
    敢情集团大楼举世闻名的机关大阵,是情报部研究出来的。
    初期还拿自己的楼层当实验室,不愧是第一财团最为倚重的部门。
    王玟默默地在心底给情报部比了个大拇哥。
    跟着童晓蕾一路穿过情报部各个分组的工作区域。
    突然看到一个眼熟的面孔。
    非常眼熟!
    上组组长!
    上一世算得上是王玟唯一一个徒弟。
    只不过此时的那位,还穿着普通组员的制服,默默坐在工位上听同组的前辈们吹牛各种塔内趣闻。
    偶尔还得帮吹牛吹累了的前辈倒杯咖啡。
    王玟笑了笑,和忙着倒咖啡的徒弟擦肩而过,没有任何表态,如同一个陌生人。
    进了蔀长办公室。
    “坐。”老人正戴着眼镜批阅文件,没有抬头示意王玟稍等。
    童晓蕾带路完毕就转身离开了。
    丝毫没有留下来帮忙倒水泡茶的意思。
    王玟没有坐,自来熟地在房间里转着看。
    时不时还翻翻架子上的书。
    把玩几个造型奇特的机关模型。
    “不客气也得有个限度。”老人不怒自威的声音响起:“全都是一比一精细打造的致命机关,中一个你就来不及去医院!”
    王玟撇嘴,无声地学着老人说的话,手里悄悄将习惯性拆散的机关恢复原样。
    老人放下笔,摘下眼镜,再开口却是关心:“你的身体恢复得怎么样了?”
    “情报部安排的医院,没话说。”王玟点头道:“床垫特别舒服,绵实不失弹性,柔软又有支撑,很有历史书上某个号称睡眠大师品牌的范。”
    老人失笑:“你这是试睡去了?”
    “那当然,一天几千点积分的病房,不好好体验一把多浪费?”王玟笑着说:“个人建议您有空也可以去睡睡。”
    老人微微一顿,随即淡下笑容,摇头道:“算了吧,我身体好得很,没必要去睡医院的床。”
    王玟不动声色地看了老人一眼,笑着点头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转而说道:“我之前说过,这次过来是要和情报部谈合作的。”
    “小小年纪别张口闭口说合作,你根本不知道第一财团的体量。”老人不轻不重地告诫了一句。
    “好的。”王玟受教点头:“那我换一种说法,这次过来,是想和尊敬的第一财团情报部商量一项有关未来二十年基于百亿积分精英团队培养预案及超高层冲塔训练方式还有世界塔六百层以内物资发掘与搜寻获取计划的两种想法,确切地说,是两个方案可供选择。”
    老人口中的假牙掉进了水杯里。

猜你喜欢: 《隐婚影后:总裁太粘人》 《协议结婚后影帝他想假戏真做》 《萧天默苏佑希》 《盖世狂龙》 《刀剑神域之灰色轮舞者》 《驭兽农女被团宠的日常》 《一胎三宝:总裁大人请关门》 《诡咒将至》 《幺儿的科举之路》 《半生荒唐半生为你》 《惊世魔妃,买一送一》 《商界大佬是我老公》 《穿越之种田领主》 《农门凰女》 《洪荒之我为镇元子》 《醒醒你马甲掉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