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可怜的警卫部

    第19节可怜的警卫部
    “我涉嫌杀人?”王玟露出害怕的表情:“杀谁了?”
    “那群人里的首领死了,根据现场目击证人的证词,是你出手杀的人!”女警卫满脸不耐烦。
    “死了?”王玟不解地扭头望向院长:“院长,学生不明白,为什么歹徒持刀攻击我,警卫不去抓歹徒,反而来抓我这个受害者?就算对方真的死了也是罪有应得,难道非得我死才算自证清白吗?”
    “你这是强词夺理狡辩!”女警卫怒喝。
    院长听到王玟的问题,终于忍不住站出来对警卫冷声道:“某任院长十七载,自认传道受业解惑无愧于心,今日,我感到羞愧,因为我的学生问的问题,我答不出来。我想反问各位长官,警卫部,究竟是卫善民还是卫歹徒?是维护正义还是庇佑罪恶?”
    女警为愕然:“院长,你不要误会,我们只是例行公。。”
    “别说了。”中心的警卫正了正帽子,下命令道:“直接带回总部,不管是受害者还是嫌疑人,都有义务配合调查。”
    院长还想开口说什么。
    警卫对他敬礼告辞:“打扰了,您忙您的不用送。”
    王玟配合地跟着警卫向外走,临到门口,他回头对院长说:“院长,谢谢您。”
    能说出那样一句话,证明学院还是讲公道愿意为学生做主的地方。
    但归根结底,如今这个世道,还是需要自身实力过硬才能讲得通道理。
    跟着警卫一路走出学院。
    围观学生很多。
    其中不乏熟悉面孔。
    余芷的表情复杂,瘦小男孩的表情担忧,旁边安抚他的程雀依冲王玟比了个OK的手势,也不知道意味着什么。
    王玟没有多想,安逸地跟着警卫上车离开。
    对于脱罪他早有计划,不担心会被这点小事纠缠。
    此次只不过是顺势而为。
    上辈子身为世界顶级爬塔者,凌驾法律之上,从未正眼瞧过这些警卫。
    如今从九百层归来孑然一身,没有实力没有团队,老东家那边受老人提点得知根本不可能有合作的机会,第一财团会一口吞掉这般渺小的他。
    心目中最理想也是最熟悉的一条路断了。
    他只能另辟蹊径。
    外界找不到人。
    不如干脆去警卫部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人选。
    说起来,警卫部对世界塔有天然的优势。
    警卫人员个个训练有素、体能过硬、性格坚韧,从本质上讲会是一名非常优秀的爬塔者。
    遗憾的是,警卫部也有天然的劣势。
    那就是穷。
    相比起各种大型集团,警卫部的财力实在太过有限,这就导致人员稀少,不能随意进塔牺牲。
    精英一词,多属大浪淘沙。
    没有一定的基数去筛选,哪怕基本素质够高,最终达到的程度也不一定能超过大型集团全力培养的精英团队。
    原因很简单,大型集团的精英团队,是从无数进塔拼搏的生命中存活并脱颖而出的。
    一亿个百层爬塔者中找能突破二百层的。
    再从一百万个二百层中找能突破三百层的。
    再从一万个三百层中找能突破四百层的。
    再从一百个四百层中找五百。
    最后把所有批次中能突破五百层的人集合起来,组成团队,向五百以上的超高层发起挑战。
    这种培养模式,简直无敌。
    警卫部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多人员去淘。
    所以自古以来警卫部夹缝求生过得很艰难,任意一个大型集团都能对他们指手画脚。
    遇上爬塔者犯罪。
    三百层以下还好说,武器还能发挥点作用。
    三百层以上除非出动重型武器否则很难制服。
    至于五百层的爬塔者。
    要么是各大集团的宝贝疙瘩,要么是实力变态的人形坦克,警卫部根本拿他们没办法。
    世界警卫总部也有下过决心誓要组建高层甚至超高层的爬塔者部队。
    可惜还是那句话,警卫殉职代价太大,警卫总部不敢大肆放人进塔拼命。
    最多只是稳扎稳打的一点点推进。
    情报没钱买,冲又不敢冲,这就导致警卫部的爬塔者部队一直卡在两三百层,稍遇危险就撤退,根本无法突破更高塔层。
    问题的根源很好找。
    就是没办法解决。
    现在,王玟来了。
    当他踏入区域警卫部大门的那一刻,他就闻到了一股气息。
    一股。
    麻辣火锅的气息。
    警卫部内的人员正在聚餐。
    一盘盘翠绿水嫩的蔬菜旁边,隐约有红肉的影子。
    特别隐蔽的角落甚至还能看到一两盘片好的鱼肉!
    “干什么?!”领着王玟进来的带头警卫见状,大声问道:“今天什么日子竟然开火锅?上头补贴下来了吗?”
    “不是上头。”一名嘴里塞满豆腐萝卜白菜肉片的警卫勉强嘟着嘴出声:“是天盛。”
    带头警卫微微一愣,随即默默地点了点头,领着王玟走去审讯室。
    正巧这时,外面又有几名新的警卫进门,领头一人穿着警卫部副总长的制服,闻着味开心笑道:“哟,几天不见咱们这儿的伙食见涨啊都吃上火锅了!”
    这下,所有埋头苦吃的警卫都放下了碗筷,向来人敬礼问好。
    副总长没啰嗦,挥手让大家继续吃,见到带头警卫领着陌生面孔往审讯室钻,走过来询问:“新抓的?犯什么事?”
    带头警卫转了转眼珠,回答:“四天前有一名地头死了,目击证人证词是他出的手,带回来问问。”
    副总长有些意外地看向王玟:“爬塔者?”
    带头警卫没出声。
    王玟干脆自己回答:“我只是学院的一名学生。”
    副总长皱了皱眉:“为什么杀人?”
    “我不知道对方死了。”王玟看了眼旁边默不作声的带头警卫,继续说道:“当时有十几个人围着我打,还有刀,我出于自卫才击倒他们逃回学院,伤势过重回到医务室我就失去意识了,再醒来已经在医院里躺了三天,刚回学院就被长官带到这里来了。”
    眼见副总长的眉头越皱越深,带头警卫忍不住插嘴:“江副,这只是他的一面之词,具体如何还有待审讯。”
    “我刚说的话句句属实,全部过程都有无数目击者可以帮我作证,学院里的老师,同学,系主任,院长等等,因为事情就发生在我们学院门口。”王玟没有提起第一财团情报部,是不想在现阶段过多地受人情。
    受人情太多,未来行动会更艰难。
    哪怕这些对于第一财团来说只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说不定都用不着他们出手,张张嘴就能让这边放人。
    何况,这真的只是一件小事。
    “胡闹!”副总长终于听不下去,重重一拍门框,对带头警卫斥责道:“有你这么办案的吗?像什么样子!还不赶紧放人!要问也是先把那帮地头抓过来问!”
    “江副。”带头警卫见势不妙,凑到副总长身边轻声说:“这是总长直接下的命令,天盛还请我们吃了火锅。。”
    他说着话,手指指向那些围满了人的桌子。
    桌子上冒起的热气袅袅而上,那蜿蜒曲折的模样像极了无忧无虑的孩童。。。鼻下的浓涕。

猜你喜欢: 《隐婚影后:总裁太粘人》 《协议结婚后影帝他想假戏真做》 《萧天默苏佑希》 《盖世狂龙》 《刀剑神域之灰色轮舞者》 《驭兽农女被团宠的日常》 《一胎三宝:总裁大人请关门》 《诡咒将至》 《幺儿的科举之路》 《半生荒唐半生为你》 《惊世魔妃,买一送一》 《商界大佬是我老公》 《穿越之种田领主》 《农门凰女》 《洪荒之我为镇元子》 《醒醒你马甲掉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