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不是钱能买到的

    第33节不是钱能买到的
    “砰!”
    一阵青烟飘过。
    办公室外所有人员齐齐惊大了嘴巴。
    办公室内老人手中的茶杯差点掉在地上。
    莫然看着自己被打穿的手掌,整个人呆在了原地。
    “我说了,没时间。”王玟手中举着一把非常小巧宛如玩具的银色小手枪。
    情报部在岗组员纷纷涌上前,拿药的拿药,清创的清创,包扎的包扎。
    忙碌的间隙中,扫向王玟的目光极其复杂。
    莫然任由组员摆弄鲜血淋漓的手掌,仿佛感觉不到疼痛,愣愣地问王玟道:“你为什么用枪?”
    “哦这个。”王玟平静地收起银色小手枪:“鉴于我对警卫部有着突出卓越的贡献,又曾遭受持刀歹徒袭击,特地给我配了把mini以作防身用。”
    莫然依然愣愣地追问:“你为什么用枪?”
    王玟疑惑:“???”
    “本是拳脚招式比斗哪怕你用机关暗器都可以。”莫然猛然拔高声音冲王玟怒喊:“为什么用枪!!”
    “这是最快的办法。”王玟低下身体在地上捡起子弹壳,怕烫手还特意吹了吹,向周围人解释道:“警卫部给配的子弹,每一颗都有单独编号。”
    他一边解释,一边越过莫然朝前走,在对面的墙上把弹头也抠出来:“得小心收好,万一弄丢回头出了事都要算在我头上。”
    等收好弹头转身,看到原本在许远之外的莫然正站在眼前。
    王玟眯起双眼静候。
    只听对方声音好似极地寒风般吹出:“你看不起我。”
    王玟摇了摇头,拔枪上膛。
    这次枪口笔直指向对方眉心。
    莫然额头顶着枪口,恍若斗鸡眼地盯着王玟,冷冷地说道:“这个距离,枪没我快。”
    王玟状似不信,直接扣下扳机。
    “砰!”
    几乎是在枪响之前,枪口对准的人影就已消失。
    右脸处一股庞大的压力扑来,对方袭来的拳指间隐约有锋芒一闪而过。
    王玟罕见地感觉到危险。
    第一时间闭上眼睛。
    “轰!”
    情报部大厅仿佛有煤气罐爆炸。
    狂乱的冲击波掀起大量纸、木、石屑,距离较近的墙壁纷纷出现裂痕,爆炸中心的地面更是直接粉碎露出底部的钢结构挡板。
    原本围观看热闹的人群遭受无妄之灾,被“流弹”在皮肤上刮出一道道血线。
    连忙退开躲进桌后不敢正面硬抗。
    几个呼吸过后,余波缓缓消散。
    爆炸中心,王玟转过身,静静地看着眼前的拳头。
    此刻若有人站在旁边细看,可以看到莫然的拳头和王玟的鼻尖只差半公分的距离。
    恰是这半公分的距离令莫然无论如何使力都不得寸进。
    下一秒,他的手臂无力地垂下。
    脸色有些发白地看着王玟:“精神力大师??”
    王玟面无表情地问他:“满意了吗?”
    莫然举起另一只手:“刚才那种程度的攻击我还可以再来一次,你呢?”
    王玟眯起了眼睛。
    “好了。”蔀长办公室门口,老人不紧不慢地走出。
    站到两人面前,先看了眼莫然垂下的右手,淡淡地说:“你去休息。”
    莫然顺从地低头退开。
    情报部大门有人进入,老人上前对接,不一会儿拿了个深颜色的盒子过来,递给王玟说:“你去救人。”
    王玟打开盒子,里面稳稳躺着一个瓷瓶,再把瓷瓶的封口拆除,滚出一颗黄豆般大的蜡丸。
    他再次闭上眼睛。
    手边凭空拂过一阵微风,轻轻覆盖整颗蜡丸。
    等眼睁开,王玟点了点头,向老人道谢:“谢谢,我欠您一个人情。”
    说完话,他抬腿就走出了情报部大门。
    转身那刻,鼻腔终于忍不住地涌出大股鲜红的血液。
    王玟用衣服压住鼻子,对现在的身体强度感到些许欣慰。
    至少没有再无法控制地昏过去。
    他就那样捂着鼻子离开第一财团大楼。
    回到医院手术室。
    门口的医生正和男孩母亲说着什么。
    王玟冲过去,听到她压抑在喉腔内的无声哭喊。
    医生认出王玟,声音低沉地对他说:“尽力了,请节。。”
    “我拿到药了,再试一次!”王玟不由分说拉着医生重新走回手术室。
    看到手术台上已经撤掉呼吸机毫无生气的瘦小男孩,王玟拿出瓷瓶对医生说:“世界塔第五百层,大还金丹!想办法给他喂服!”
    医生听到“五百层”的字眼,惊到凌乱:“哪有这种东西?最高记录才。。”
    他的话说不下去了,对方把瓷瓶“递”得都快塞进他鼻孔。
    “唉,那就试试看吧。”医生将瓷瓶里的蜡丸倒在干净的器皿里,剪开外部的蜡衣取出黄褐色的药丸。
    在助手的帮助下,就着小半勺葡萄糖水喂进瘦小男孩的口中。
    还没等助手松开男孩的嘴巴,就见口腔内闪过一抹肉眼可见的金光。
    下一秒,金光蔓延至身体的每一处伤口,如同覆盖上一层金色的液体,饱含生命力地跳动着。
    随着金光跳动,仪器上的横线也有了微弱的起伏。
    男孩,也渐渐恢复了呼吸。
    仿佛躺在这里的不是濒死的患者,只是一个贪睡的小孩。
    房间里的助手护士纷纷睁大了眼睛攒住拳头。
    医生仔细地检查了一遍男孩的身体,起身摇头惊叹道:“简直是场奇迹!”
    他抬起头。
    看向门边微笑着的王玟,语气中有万千感慨:“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
    。。。
    病房外。
    看着医护人员给病床上安睡的男孩接着各种仪器,挂上点滴。
    男孩母亲抓住医生的手使劲感谢。
    医生有些尴尬地说:“其实我们没做什么。”
    王玟却道:“如果没有急救拖时间,再多道具也救不回来。”
    医生朝王玟友好地笑了笑,对男孩母亲示意:“你真正应该感谢的是他才对,如果没有他拿的珍贵药品,我们是无能为力的。”
    男孩母亲抓住王玟的手使劲摇:“王玟,回头来家里,阿姨给你烧鱼吃!”
    一番忙乱终于消停。
    医生追上打算离开医院的王玟问道:“那种药丸,还有吗?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医院求购一颗做研究,价格你开。”
    王玟无奈地耸肩:“世界塔五百层的稀有道具,那是第一财团的箱底货,我是拿不到第二颗了,你们可以试着找他们谈谈。”
    医生一听到第一财团几个大字,希冀的眼神就黯淡了下去。
    叹着气转身就走:“第一财团啊,那就不是用钱能买到的了。”
    王玟笑了笑,站在医院大门外,看着天边渐渐西沉的落日,想起分别时男孩母亲说的那句“那些用掉的药品多少钱跟阿姨说,砸锅卖铁总能还上!”
    他默默地摇了摇头。
    心想:
    ‘那真不是用钱能买到的啊!’

猜你喜欢: 《她被刀后重回18岁》 《我的猫有超能力》 《替嫁成婚:亿万总裁爱上我》 《重生之勇夺世界杯》 《你那么爱她》 《夺嫡》 《在家修行那几年》 《厉爷的小枭妻又凶又野》 《御天刀帝》 《最强奶爸:开局签到一个亿!》 《妻子的谎言》 《尊后她又被迫虐渣了》 《重生年代不做贤妻》 《日娱之画龙》 《幸孕一生:总裁独宠小甜妻》 《魔女来袭,夫君请接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