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在所不惜【第2更】

    第38节在所不惜
    尘埃落定。
    食堂里的学生接二连三地走出,震惊地看着称得上血流成河的画面。
    镜子的尸体都被镜子们带走,留下的只有在这场恶斗中牺牲的学院老师与门卫的尸体。
    医务室的工作人员流着泪抢救倒在血泊中的幸存者。
    程雀依抱着王玟跪坐在地上发呆。
    余芷走近,想说什么却不知如何开口,看着泪流满面的程雀依,她想了想,也坐到了旁边,握住王玟冰凉的手。
    门卫主管顾老师从食堂拎出来几箱饮用水,给同伴丢了几瓶后,自己拧开一瓶当头浇下,敌我双方的鲜血混着水流洗到地上,场面看得令人揪心。
    系主任和其余还能走动的老师在帮忙抢救伤员。
    老院长双脚站在过脚面的血坑中,环顾四周疮痍,目眦尽裂。
    “这里不是世界塔。”他喃喃地说着:“这是学院。”
    周围师生听到院长满怀悲痛的声音,禁不住纷纷哽咽哭泣。
    “这里是学院!”
    院长苍老的声音仿佛携带着满场的血气与无辜逝去的灵魂回荡在学院里久久不散。
    漫长的夜总算过去。
    当天边开始泛起光芒。
    王玟的伤势好了些,视力恢复。
    但他睁开眼,看见的不是金黄的朝阳。
    而是血红的学院。
    家长来学院领走了他们的孩子。
    为了表示学院对学生的照顾没令任何学生受伤,他们没有要求退回学费。
    只是安静地退了学。
    开玩笑?
    对方是天盛集团。
    世界第二大财团!
    一个小小的学院,拿什么顶?头吗?
    这个世界没有对错,只有强弱。
    拥有顶级爬塔者团队的天盛集团,本身就有不讲道理的资格。
    何况他们这一次还有借口。
    学生走完了。
    伤者被医院的救护车拉走后,一些老师也走了。
    死者的家属还趴在医院来不及处理只能暂时先盖上一块白布的尸体上哭泣。
    远处倒塌的院长室一片狼藉。
    王玟起身,身边的余芷与程雀依身后都站着满脸无奈的家长。
    他向家长道歉。
    让余芷和程雀依回家。
    很显然两女都不肯。
    但他没有理会,安静地走到不停拨打手机的院长身前,弯腰鞠了一躬。
    又对着顾老师等努力保护众人的门卫们鞠了一躬。
    最后,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对着大批盖着白布的尸体深深弯腰。
    许久。
    他直起身,默默地向学院大门走去。
    “你要去哪?”程雀依追着喊。
    王玟没有回头,没有回答,走出学院,径直走进世界塔传送门。
    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如此深切地感受到当世财团的力量。
    他感到痛苦。
    前所未有的痛苦。
    这个破碎的世界,不讲道理。
    自己招惹得罪的人不冲自己来,非要牵扯一大帮无辜的人。
    他很后悔当时为了尽快摆脱纠缠躲进学院大门。
    哪怕活了两辈子,他都没想到对方会这么狠辣果决。
    为了追杀他竟然连学院都不放在眼里,说杀就杀。
    这样看来,造成这一切罪孽的根源其实是自己。
    王玟认为自己造的孽理应由自己解决。
    哪怕当条狗也在所不惜。
    。。。
    “蔀长,王玟进了世界塔。”童晓蕾汇报。
    老人翻阅文件的手一顿,微微叹息道:“可惜了。”
    童晓蕾回头看了眼办公室门外,低声问:“我们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天盛杀害学院老师吗?镜子那帮人做事太乱来了吧?”
    “沈儒霜一直被莫然压一头,心里早就气不平,这次故意针对王玟显然是看到他与我们的合作,借机恶心人。”老人端起茶杯吹了吹:“如果我们为了王玟出手就中了他的计,看镜子不顾一切的模样只要我们一出手就会演变为两大集团的较量,还是那句话,我们集团目前需要时间站稳脚跟,不宜开战,至少不能为了一个集团外的无关人员和天盛开战。”
    “可我们就一直这么忍着吗?”童晓蕾第一次带上明显的情绪波动:“算上这次,天盛已经试探了好几波!”
    老人看了她一眼:“所以为什么我们才是第一财团而他们排第二。”
    童晓蕾犹自不解:“如果非要这么忍气吞声,那这第一要来又有何用?”
    “第一靠的是实力不是意气,他们每次试探都有一定损失而我们没有。”老人盖上了杯盖,语气淡然:“敌弱我就强,这是好现象。”
    童晓蕾罕见地反驳道:“我个人认为,对于一直在老虎周围试探抓挠的老鼠,忍耐不是实力,一掌拍死才是。”
    “哈哈。”老人忽然笑了,他今天的耐心格外的好,或许是心里也有许多话不吐不快:“我本意是想借用天盛的压迫招揽王玟为我们所用,他有我号码只要一通电话我二话不说就派人,可惜除了拿药救人那一次,他宁可亲自进塔也不向我求助,这是我没想到的。”
    “就算不为王玟,学院也太可怜了。”童晓蕾皱起细眉:“我们调查过,死的有些甚至是普通老师,区域警卫部不敢管,我们再不管世界会乱的。”
    “学院啊。”老人叹了口气。
    他转动椅子面朝落地窗,声音变得深沉:“他们运气差了些,但凡有一个学生在第一财团任职,我们都有理由出手了。”
    童晓蕾抿嘴:“但我组里的确有组员是学院毕业的学生,他们都接到了院长亲自打来的电话!”
    “这是当世两大集团之间的战役,他们的分量还不够。”老人摇了摇头,目光投向窗外的远空:“起码,得有组长那种级别。”
    办公室陷入了沉默。
    童晓蕾没有再多争执,只觉得心里很憋屈,连续几次深呼吸调整心情。
    看着窗外的老人没有回头,却能感知到得力心腹的郁闷。
    终归是自己人不能硬晾。
    他像是劝慰般对童晓蕾笑道:“说到底,还是学院的学生能力不足,看开些。”
    “王玟也是学院学生。”童晓蕾噘嘴。
    老人语气无奈:“要不是他,学院也不会遭此大劫。”
    “从不进塔的人现在也被逼进塔了!”童晓蕾满脸不甘地抱怨了一句,随即又好奇地问:“您觉得他会到达哪一层?”
    “他能到哪一层我不知道,可我知道若想为学院报仇,至少得有五百层。”
    。。。
    王玟进塔了。
    这个消息对许多人来说都有些意外。
    比如正在向天盛小公子汇报的沈儒霜。
    得知消息的他心跳差点漏掉半拍。
    那个怪物,没进过塔就已强成这样,再进塔会怎么样?
    沈儒霜不敢想,只能老老实实汇报工作结果,希望天盛集团的力量足够碾压学院的复仇者们。

猜你喜欢: 《我穿成了巫蛊娃娃》 《鲛灵》 《大牌嫁到:甜宠二婚新妻》 《八荒剑帝》 《极品龙婿》 《我在玄幻世界重建地府》 《极品护花特工》 《顾娇萧六郎小说免费阅读》 《抗战之神级狙击手》 《霸道甜宠小娇妻》 《都市之无限吞噬》 《庶女眉间不点砂》 《金少,你家女王又想造反了》 《废物王妃要逆天》 《吻安,秘婚新娘》 《重生之兽血沸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