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多少层

    第53节多少层
    沈儒霜很快出现了。
    似乎是刚在外面忙完急匆匆赶回集团大楼。
    一路火花带闪电的模样。
    风风火火出现在一楼接待处,警惕地看着青衣男子。
    接待处的地面上还躺着一地镜子成员的尸体。
    场面极度刺激。
    远处围了很多人,都是脸色苍白干呕吸冷气的架势。
    唯独场内安静站着的青衣男子无视脚边血流成河的恐怖,闷声问沈儒霜道:“学院的人被关在哪里了?放他们出来。”
    沈儒霜一声不吭直接挥手扔出一片看不见实物的空气。
    青衣男子身体周围“轰轰轰”炸开数道火焰。
    却被一个透明半圆挡住,一丁点火花都飘不进。
    沈儒霜努力睁大眼睛看着眼前一幕,总觉得有点熟悉。
    青衣男子没给他更多机会,走近一把拎起后领就往楼梯口拖去。
    他刚想抬手反抗,举起的那只手瞬间拧成了麻花。
    骨茬刺破皮肤,大股血肉混合着涌出,疼得沈儒霜的脸毫无血色。
    自身四百层的实力居然连还手都做不到,沈儒霜咬着牙问:“你是谁?第一财团的人吗?多少层?”
    青衣男子摇头:“我是学院的人,说吧,他们关在哪里?”
    沈儒霜冷哼一声:“恐怕早就已经死光了吧。”
    “不要紧。”青衣男子说:“如果死光,天盛陪葬。”
    “哈哈哈。”沈儒霜被剧痛刺激以及大量失血导致有些神志不清,放声大笑道:“集团的精英正在赶来,希望你说到做到哦!”
    听到这句话。
    青衣男子停下脚步,摇头道:“太慢了。”
    没等沈儒霜理解这句话的意思,忽然感觉到地面在震动。
    随后,连墙壁都在颤抖,发出令人胆寒的嘎吱声。
    大厅接待小姐姐是第一个尖叫着朝楼外跑的人。
    等到大楼墙壁天花板统统开始摇晃塌陷,钢筋混凝土成片成片往下掉的时候,所有人都疯了。
    上百米高的天盛集团主楼,仿佛被一双无形巨手推着摇晃、断裂。
    无数人从楼上涌下,像洪水般越过大厅冲出大门外。
    而青衣男子则像水中礁石,任由洪流过身屹立不动。
    时不时还催上一句:“快跑,楼要塌了。”
    沈儒霜目眦欲裂,咬牙切齿地问:“是你做的吗?你用了重型武器?想和天盛一起同归于尽?”
    青衣男子低头看了他一眼,随手甩了甩,继续抬头看热闹。
    天盛集团主楼里的员工估计能有上千,混乱中人挤人发生不计其数的踩踏事件。
    死伤不知凡几。
    惨叫的,哭喊的,求助的,叫骂的。
    各种杂乱的声音此起彼伏。
    大楼的水管爆了,开始大面积出水。
    很快电路似乎也出了问题,好几层楼都陷入了阴暗。
    大量普通员工死在了这种混乱当中。
    但这所有一切仿佛都与青衣男子无关。
    他只做一个安静的看客。
    沈儒霜拼命仰着头大喊:“你疯了吗??真要毁掉整栋大楼你那些学院的人也都活不了!”
    青衣男子低头看他:“你不是说他们早就已经死光了吗?反正死了,干脆一起埋了,节省土地资源。”
    “我。。”沈儒霜被对方的逻辑搞得哑口无言,半天只憋出一个“草”字,终于失血过多外加心神激荡,脑袋一歪昏了过去。
    事实证明。
    世上的人总有一个通病,在问题没涉及到切身利益的时候永远不紧不慢。
    现在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天盛的动作变得很快。
    没过多久就看到天盛小公子郑晓东在一群人的保护下出现在面前。
    青衣男子正了正微笑面具,微笑道:“这种效率还算可以。”
    郑晓东衣服到处是灰,脸上还有血痕,整个人看上去非常狼狈。
    他冷冷地盯着青衣男子问:“你是谁?”
    青衣男子甩了甩已经昏过去的沈儒霜,疑惑地说:“怎么他没汇报吗?我说了很多遍我是学院的人,你们把他们关在哪里了?”
    “学院的人啊?”郑晓东冷笑:“鬼话连篇!”
    他不再啰嗦,直接对身边的人下令:“杀掉。”
    三名上次击败学院高手的集团精英,高达五百层的爬塔者气势汹汹冲上。
    抬手间四周空气都凝住,如同透明固体般从四面八方挤向青衣男子。
    凝固的空气力量无匹,经过的路线连地面都下陷半米多。
    青衣男子甩了甩手中的沈儒霜,好奇地问道:“你们直接动手,这家伙的命不要了吗?”
    回答他的是瞬临身前的凝固空气。
    沈儒霜的半个身体被空气压中,直接化为血沫。
    他在无法形容的剧痛中醒来,“嗷”地惨叫了一声,随即看到自己“消失”的下半身,透过凝固空气看到外面满脸冷漠的郑晓东,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生死关头急中生智,用仅剩完好的一只手插进眼眶掏出一颗眼珠扔出。
    “轰!”
    整个空间化为一片火海,沈儒霜像被高温熔化在火焰中蒸发。
    青衣男子玩味地看着手中的半片衣领,随意挥了挥手,周围挤压的凝固空气宛如解开塑封的流沙,砰一声散成清风。
    三名天盛精英连连后退,脸色如同见鬼。
    其中一人还不小心吐了口血,连忙掏出一个小瓶子往嘴里倒了些什么咽下,呼吸才算恢复正常。
    郑晓东看到这一幕。
    掉头就跑。
    周围保护他的人一个不留神差点没追上。
    青衣男子对三名精英笑道:“你们主子都跑了,还不赶紧追?”
    精英们的表情非常精彩,吐血的那位阴着脸问:“冒昧问一句,阁下多少层?”
    青衣男子摇头:“反正比你们高。”
    吐血哥又想吐血,强行忍耐伤势,举手抱拳道:“各为其主,身不由己,得罪了!”
    话音落下。
    他拿出一个椭圆形的机关,按下中心一个红点,扔上半空。
    旁边两位精英浑身一震,惊得大喊:“草!你他吗疯了吗?”
    喊叫同时,二人的身影像是一个屁,无形无色地消失在空气中。
    留下吐血哥一人神情凝重地看着青衣男子。
    青衣男子没有管他,悠悠然地看着半空中那个椭圆形机关。
    直到机关红光大涨,在半空中化身为一朵残阳般的赤红光团。
    “咻轰”
    红光炸开。
    天盛集团主楼,底部仿佛被突然抽空了一片。
    整整两层建筑湮灭散成一蓬烟雾。
    原本就已摇摇欲坠的大楼彻底倒塌。
    轰隆声连绵不绝。
    如陨落的巨人般层层叠叠倒下,掀起漫天尘土。
    大楼外跑得慢或者离得过近的人,统统与大楼陪葬,埋进浓稠的尘埃里。
    远处的郑晓东,在一群集团精英的护卫下,看着大楼一点点粉碎,牙根几乎咬出血来。
    饶是天盛集团,面临这样一栋大楼的损毁也是实打实的伤筋动骨,经济财政至少倒退十年。
    。。。
    PS:最近房子装修比较忙,大家容我慢慢写,等房子装好再来追字数。

猜你喜欢: 《两分之差》 《一夜情深:霸总的心尖宠》 《赘婿丹帝》 《腹黑娇妻不好惹》 《都市神豪聊天群》 《戏精的位面之旅》 《医妃为上:殿下,来号脉!》 《战婿为尊叶无道徐灵儿》 《森厨的自我修养[综]》 《最佳金龟婿》 《姜六娘发家日常》 《婚婚欲醉:阮先生,请接招》 《重生之绝品公子》 《宿主被投诉的365天》 《TFBOYS之跨越宇宙》 《最强剑修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