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神秘的甲先生

    第73节神秘的甲先生
    就像王玟一直嫌弃的那样。
    科学解密的过程真的又枯燥又无聊。
    机关术好歹能动手拆拆卸卸,偶尔来个大爆炸炸掉半条命权当提神醒脑。
    野外生存就更不用说了,在制毒大师面前完全跟野营一般愉悦。
    唯独科学解密全程充斥着大量繁琐冗长的文字信息。
    王玟最耐不住这种逼仄环境下的枯燥工作。
    他是那种限时密室里零星碰到一两个类似输密码的小机关,时间充裕的话宁可蹲那里穷举也不想去科学解密的奇葩。
    文字信息什么的一点点都不想看!
    可想要通关却又不得不静下心来慢慢看细细捋。
    这就导致他每次一看到限时密室就头疼。
    考虑到全能爬塔者的专业度,只能委委屈屈地自我催眠。
    告诉自己这是在训练精神力。
    事实上。
    上辈子每次经历科学解密的限时密室,他的精神力确实都会有所增长。
    这一现象每次都会让同队的队友们叹为观止,各种羡慕之情溢于言表。
    要知道精神力训练是非常痛苦的,并且市面上还没有百分百见效的训练方式。
    已有的训练大部分都需要直面内心最排斥的东西。
    悲催的是,更多时候“直面”完了也没增长。
    精神力大师们只好不断去寻找更痛苦的东西来刺激自己以求突破。
    王玟不用。
    他每经历一次限时密室,精神力必定增长。
    根本看不到什么瓶颈。
    得益于此他几乎没怎么专门训练精神力就冲上了精神力大师。
    要不是世界塔的关卡是随机的而塔外模拟的“不致命”密室又对他无效,他估计是人类第一个毫无滞碍冲上精神力宗师的牛人。
    世人多是羡慕他有如此“轻松”提升精神力的天赋异禀。
    没人想过出现这种情况,限时密室对他的杀伤力究竟有多大?
    个中滋味如人饮水。
    或许只有他自己才能知道自己平静的面孔下承受了多少不为人知的折磨。
    又需要多大的毅力和忍耐力才能控制住不发疯,安安静静地度过每一次“轻松”提升精神力的限时密室。
    别人不会理解,他也不会说。
    这个世上任何一种他人无法理解的痛苦都不能说。
    否则只会显得矫情。
    所以他每次都是微笑着接受队友的羡慕,偶尔状态好还能摆摆手开个玩笑。
    上辈子瘦小男孩的科学解密很无敌。
    常常提前解完属于他自己的那份后还意犹未尽。
    看到王玟便秘般对着一大堆文字信息默读,他就会上前帮忙。
    王玟就很佩服他。
    究竟多么伟大的人才会愿意一个人解两个人的密?
    太神圣了!
    简直就像圣母玛利菩萨!
    可惜这辈子,没有男孩来帮他解密了,全程靠自己。
    王玟紧锁眉头蹲在角落,一边恢复体力,一边便秘般看着大堆文字信息。
    。。。
    终究是全能爬塔者。
    百层内的限时密室,就算只是入门级大师,也能在时间结束前解完。
    当看到下一层的入口出现。
    王玟随手揩去鼻孔流出的两行血线,感受着明显增长的精神力,表情复杂地笑着摇了摇头。
    站在入口前。
    一直等到时间走完密室开始坍塌。
    他才抬腿迈进第十八层。
    光影流转。
    眼前出现的场景令他头晕目眩。
    又是移速机关!
    。。。
    匹配组队过程应该是世界塔内少有的可以安心休息并且众所周知的时间段。
    大多数没有固定队的独行侠都喜欢在这个阶段放松之前积累的疲惫,以便更好地应对接下来的整数层关卡。
    世界塔第二十层。
    一个便利超市样式的货架过道内,两男两女正在悠闲地聊天。
    男一:“没想到这么巧,原来大家都遇到过那位神秘的甲先生,看来上周两天内冲上一百层造成的轰动不小啊!”
    女一:“两天内冲上一百层?”
    男二:“咦你不知道吗?那你还说一起合作过?”
    女一:“没有,我是更早些碰到他的,那时还在二十层,遇到劝退我就出塔了。”
    女二:“那看来你是真的不知道甲先生的厉害了!我实话实说哦!我那次是70层,你们都知道69层很容易出现生命收割机,一般人刚到70层基本都是半死不活的状态,可他精神头倍儿棒!我问他是不是运气好没碰到毒气室,他笑得很开心说运气好碰到了,收集了很多材料,我当时都惊了!别人碰到毒气室是脱一层皮,他碰到毒气室居然还在收材料!制毒大师实在太可怕了!”
    女一:“你说他是制毒大师??”
    女二:“当然!除了制毒大师谁能那么轻松过69层?我们当时70整数层多亏了他的毒粉才能安然通过,否则至少得有两个人要被怪物打出塔!不吹不黑,他独自冲进怪堆撒毒粉的背影实在太帅了我一直忘不了,好想再见他一次。。”
    男一:“不止制毒大师吧?我那一场碰到虫灾,他一人一剑消灭的数量比我们四个人加起来还多,关键我们这边还有个大佬用了一百多层的稀有道具,火焰烧死了不少虫子,就那都没赶上他杀虫的速度!”
    男二:“唉你们这些都是小儿科,小儿科知道吗?我遇到他是在100层,你们知道他当时说什么吗?他说赶时间搞快点!然后堂堂一个整数暴力层,他硬是用机关术带着我们强行破关速通!我的天那可是第100层啊!绝对暴力的大整数层用技巧硬通是什么概念?全员无伤全程没花半小时!机关术大师太可怕,秀得我头皮发麻!到现在想起来还麻!”
    女一:“机关术大师??”
    男一男二女二:“。。。”
    “你怎么啥也不知道?”他们异口同声地瞪着女一说道。
    女一满脸无辜地委屈:“那我的确是不知道嘛。。”
    就在四人越聊越嗨,各自描述着对那位甲先生的崇拜之时,入口传送门窜出一个人影。
    众人转头望去。
    只见一个浑身汗如雨下,面容苍白头发凌乱的人躺在地上吐着白沫抽搐四肢,后背还有密密麻麻的血渍不断渗出。
    四人愕然。
    男一问男二道:“这是第几层?”
    “20。”男二有些无语地回答。
    女二捂住额头:“我惊了,才爬19层就搞成这副模样,这人该有多菜?不会还是学生吧?”
    男二无奈地说:“低塔层是这样的,总会有那么些不自量力又幻想着一夜暴富的普通人进来碰运气,真的是不知死活,可怜又可悲,算他运气好碰到我们这组全员百层高手带他躺赢。”
    听到自己也上了“光荣榜”,男一与女二也是面露得意,连连赞同,感叹“趴地者”的好运。
    全场唯独“啥都不知道”的女一没有说话,目光紧紧盯着地上的人,总觉得有些眼熟。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从九百层归来 九桃小说(9txs.org)”查找最新章节!

猜你喜欢: 《三少爷的霸道娇妻》 《我在八零年代当学霸》 《重生星光俏佳人》 《地狱恐怖故事会》 《九死成神》 《我在古代当大侠》 《逆行》 《重生后我成了权王的主子》 《二周目的我想做夏油的猴子》 《诸天从大时代开始》 《今天我又没能成功死掉》 《佛光普照NBA》 《萌宝驾到:送了妈咪要爹地》 《总是万人迷的正义之光》 《天尊令》 《沈总,请打钱》